月度归档:2018 年十一月

过华清宫

Just try to translate the famous poem, referred to other translation.

Passing Huaqing Palace
Du Mu

Viewed from Chang’an, Mount Li seemed full of embroidery, pile and pile;
On the top-hill, countless gates opened one after another with rhythm;

The imperial concubine smiled, to meet the horse stepped red dust;
No one knew it was for the litchi arrived.

Restart the English writing

Which level is my English grammar? I am not sure.

Today, I install the Grammarly app to my chrome. When I do input the English in the web pages, the plug-in will check my input and give the hint when it found errors.

Therefore, I will try to do some writing on my personal blog–guipo.com.

 

无现金支付进入捐赠领域

昨天看到一篇说荷兰教会开始提供带NFC reader的捐赠盘收取教友的捐献。

很正常的改变,因为西方国家陆续取消现金了,而教众又确实有捐献的宗教情感需要。于是捐赠盘应运而生。

带来的结果是,更容易统计到教众的捐献习惯以及金额比例等数据。有些挺有意思的,比如:

天主教信徒的平均捐献金额要低于新教信徒。

文中大概解释了一下,新教信徒会更大程度上认为教会是自家的,因为新教的牧师是由教众选出来的,而天主教的神父则是教会委派的。既然有了拥有的感觉,多些捐献也是顺理成章的了。

人聚人散

最近T总离职了,而当年我回公司的时候正是找的他。听到他要离开,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是因为年龄大了,钱赚够了就退休而已,其实他也就是50不到,两个儿子一个读小学一个读大学。

后来问起了解的才知道是到竞争对手那里去了。不由唏嘘。说起公司,在行业大势转差的情况下,依然有不错的业绩表现,当然了,起因是竞争对手之前不愿意花大力气做好的海外市场被一步步深耕而出的成果;然而竞争对手一般是短视而且激进,看到自己业绩不行而你做得好,不会去分析你是什么原因成功的,就看着,你做XX区域市场得到了成功,那我也去做,缺人就挖人。

你做的产品为什么就能被这些客户认可,那我也去做一样的。产品同质化,各个链条的人员都挖一遍,还是没成功啊?钱还有剩的话,那就再挖,价格战。钱花完了?一地鸡毛。

真正的差异是什么?我认为是企业文化。一个to B市场的企业文化是非常重要的,从坏的角度看,也许是谨慎而保守。拿着风投的钱,恨不得把人员就位,996就能获得良好的业绩的想法则是to C的。从嫉妒的那一刻开始,就在企业的文化基因上面有了质的差异。资本的意志在这种类似于创业公司的搅局者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说回T总,也许是在错误的时间做了几年前就要做出的决定了。性格上与创业公司显然是不相匹配的。当然,对方也许是看重,毕竟当年有成功地垄断一个市场的经验,虽然那已经是十年前了。

人来人往,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有些人是赶下一场了,有些人则留在席上,等下一道菜。

想起以前乡下的一句

读书读到老,不识“鼋鼍亀鼈竈”,为了视觉效果,都统一成各自的繁体字里类似的部首了

鼋是大鳖,鼍是鳄鱼,亀即是龟,鼈即是鳖,竈同“灶”,我猜测古时也是通一种动物。

这句话倒是没什么嘲笑读书人的意思,倒是嘲笑古时造字怎么这么可怕,一堆很像很像的,用来考汉语托福不错啊。

=====

事实说明,猜测是错的,竈就是灶的繁体字。这就是个坑,谁猜谁错。农夫用来嘲笑连灶都不认识的读书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