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8 年九月

八达通的危机

香港近期开始发现自身落后于时代,最明显的就是电子支付了,先是落后于北上广深,然后新加坡推动NETS也很快,于是香港有点担心十几年前设计的八达通会拖后腿了。

林郑的推动下,香港也在制定自身的二维码标准,这无疑是与大陆的流行接轨的,与此同时,依托于智能手机的NFC交易也起来了。

相比之下,八达通只是单一的卡片,大量的可挖掘场景,会员管理等功能都需要手机App的参与,在这一点上,八达通只剩下便捷的优点了。

单一的八达通接近垄断性质的市场地位,也不符合fintech如火如荼的香港市场,必然有各方势力在挑战其地位。林郑和香港金管局还是在合适的时间做了合适的事情,先做一个规范,然后允许各家挑战者进场竞逐。

二维码与NFC将在香港的市场上并存,早期二维码会略占上风,但逐渐的,NFC会重新回到正中的赛道上,这都需要时间。

过度的高质量社交带来的后遗症

今年第一次到北京,一方面是出差,一方面是60周年系庆。期间约了些朋友坐。

我回想自己在北京的朋友里面,女性未结婚的竟然比例还不低。具体问起原因,大致上的意思是可以没有伴侣,但必须有独处的空间,而又难以找到合适的灵魂。

回想起来,北京的大学校园,尤其是以海淀为主,互联网兴起那几年,大量的社交发生在网上,然后线下随之而起。由于人的素质非同一般,所以社交的质量甚高。

直到我到了深圳工作,发现周围真的比较难找到一大稍大的社交圈可以与水木或者酒井所匹敌,这意味着,我如果要保持同样的社交强度,则社交质量必然下降。而如要保证社交质量,则社交强度必须降低。

在无意识之中,选择了后者。毕竟这不需要夜夜笙歌、觥筹交错这些额外的无意义的付出。

一切均源于,当初和你交流的灵魂是如此的有趣。

有些人说,高考就是一辈子的巅峰,在我看来,高考倒不是,大学里面的愉快的交流才是。

 

瑞典无现金潮流的法律原因

今天看到一条,说的是瑞典会先于丹麦成就无现金社会。其背后的法律基础是:

This is possible in Sweden because even though cash is a legal tender, contract laws have a higher precedence than banking and payment laws here. If a store puts up a sign that it does not accept cash, then you, as a customer, have entered a contract or an agreement with that store that they don’t accept cash. But in other countries, like Denmark for instance, payment laws have higher precedence than contract laws. In those countries, if something is a legal tender, then according to the law a store must accept it. This is one of the key reasons why Sweden is more cashless than other countries — because of its legal framework.

放在中国也是类似的,由于央行信用和权威在那里,人民币法要求商户必须接受人民币现金,所以商户不能拒绝现金交易,否则就是违法。

而瑞典的情况特殊,合同法高于支付法律,商户的服务条款中如果不允许现金交易,则顾客不能要求商户必须接受现金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