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9 年七月

能看的就看,不能看的就别看

说的是今天的日全食。

选择在杭州看日全食是一个无奈也是个幸运,因为工作的关系需要在杭州呆上一段时间,所以就把09年的这一个愿望实现了。

早上去跑步,看见天阴有薄云,当时才6点多,太阳还没升过山头,心里觉得有些不妙,待到跑完回来,太阳已经升出山,并不耀眼。

这情况持续到了日食。

开始在院子的池塘边上用倒影看,由于云层已经滤了部分阳光,所以在池塘看倒影并不觉得特别刺眼,及至蚀得比较多了,才觉得太明亮了,不得不借个专用眼镜看了会。

食甚缓慢的来到,很漂亮,黑色的圆盘外圈了一个不规则的光环,可惜云还是多,食甚的美景看了大概半分钟就进入云区了。

天地变暗,鸟归巢,鱼冒泡,蝉停止叫唤,蟋蟀开始鸣叫,仿佛夜间。附近也有放烟花的,不知道是不是习俗了。

马厩里面的马倒是没什么反应,大概它们是不了解外面的变化的。

俱乐部的服务员mm们都在大叫,直到生光初段过去。

生光,是一颗红色的珠,闪动了一下,之后就是日牙,在过两分钟,就觉得没什么特别,便回屋去了。

灵隐

今天早上一众人去了灵隐寺,虽然简体字的习惯已经让心里接受了

灵隐

二字,而看到繁体的

靈隐寺

字样,还是能感到确实来到了名刹。

灵隐寺其实并不大,飞来峰有些石刻,相对于那些大石窟来说,这些是小巫见大巫了,不过各个朝代的佛像堆在一个小小的飞来峰上,还是很有历史感的。

如果说可以把西湖分成一段段朝代的湖和岸,灵隐寺可能还是宋明的沉淀更多一点,毕竟这两个朝代是杭州的极盛期。

灵隐寺也不算太大,比南普陀大一些,比弘法寺稍小,就更不能跟崇圣寺相比了。毕竟是被禅宗洗礼过的寺院,糅合的本土特色更多一点。寺内有个道场,一个大和尚用不错的普通话在讲禅,虽然横匾上是狮子吼,实际上是不会有什么辩论的,讲禅的内容也很没意思,不会设计到公案之类,而是对那些十年前被取缔的教派进行批判,颇为无聊。

灵隐寺把寺内历年收藏的文人墨宝,富商捐献的宝物之类都放在一个小博物馆里面展览,这颇为大方,毕竟灵隐不是以法师著称,而是杭州的文化环境让它增值。

另外,寺内各处的讲故事的牌子上的公案,多数是赵州禅师的

这大概跟灵隐寺现在的宗派有关系吧。不知道现在灵隐住持是不是临济宗的,事实上我也看不出区别来,歧路亡羊而已。

出来之后去了永福寺,风水比灵隐更好,而且游人较少。

心宿二

如果说冬天印象最深刻的是猎户座

那么夏天的这个时候,银河还没有浮起,最能打动人的就是天蝎座的主星心宿二(Antares)了。

七月流火。

杭州郊外的夜空相当的清亮。

虽然全天最亮的是东方升起的木星,中天的亮星也是相当的多的。

有点回到童年的感觉,那时候经常会想象着天上奇异的力量伴随着星光保佑我。

杭州马会俱乐部

又到杭州了,搬进了这么一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岭。

不过很安静,空气也很好,就是白天热的时候,蝉鸣太恐怖。

晚上出去看了看星星,比深圳多了好多,这才是星空。

关于天象,目前的愿望就是顺利看到下周的日全食了。

Andy Roddick

昨晚知道有温网男单决赛,及时开了电视,趁着睡觉前的一小时,看了前两局。

其实ROD一直运气都很好,但是FED似乎就是用那种霸王的气在一局一局地抵抗,一局一局地消磨ROD的杀气和运气。

其实从局分总和或者破发数来看,ROD是胜的,可惜网球规则不看这个。

ROD哭了,假如未来不能再前进,他将永远位于历史书的注脚而不是正文中。

月地距离合适

疯狂降水的两个月。

可以想象得到的是,随着日全食的临近,月地距离越来越近,而由于引力造成的水汽大量上升,返回到地表就是全国性的强降雨。

至于这是不是全球性的普遍气候?不知道,没进行过推演,而水汽循环周期由于月球引力的原因而加速应该是成立的。

那么内陆可能好一点,沿海的应该都有充足的水汽供应。

桃花水母

桃花水母大量繁殖?

虽然说桃花水母需要很好的水质才脱离水螅态进入水母态,然而水母好死水这是无疑的。

看来淡水系统全面受到考验了。

整整齐齐的房子倒掉

早上才看到上海梅陇的房子齐刷刷倒掉的情景,真是有意思。

中国的高层房子绝对不可信任,这是我一直以来的观点。至少要看桩和柱的直径,其实从楼房的外观上就可以一眼就看出来,而某些地方的本身是填海或者土质不够硬,桩的质量更重要。

上海的这栋楼还是有可取之处的,比如地面结构一点都没有改变,这说明上层施工比较够料的。

唯独是桩的问题,而目前官方的报告是反侧的泥土堆得过高。

这有一个逻辑先后的问题,这堆泥土是因还是果,还是和楼房互为因果。也就是说,为什么要在反侧垒这么高的泥土,是不是对楼房的桩的安全性一早已经有了担忧?垒这么高的泥土难道不是为了让危楼保持平衡么?

个中的原因绝不如官方报告如此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