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 年五月

伞形攻击群

昨晚起来看了一半不到的球,包括了Messi和Villa的进球,巴塞罗那的确很强很强,打法是再清晰不过的了,几大中场可以轮流充当伞形攻击的根节点,其余前场和中场多点开花,必须要有一个同样强大的中场以及同样后卫群才能适应这种攻击。

巴塞罗那的强大在于,他们的中场控制并不是一个或两个人,而是很多个。

看直播的时候,你甚至可以很容易分析出来Messi可能选择的突破或者出球的方式,而这些即使对手能够洞悉也没用,突破和出球的速度一般都要快于你补防速度,于是曼联只剩下大禁区前沿的密集防守。

所有的传奇门将,巴塞罗那都将是他们的噩梦。强大而高龄的Van Der Sar,略带点遗憾退役吧,其实他已经触摸到Schmeichel的高度了。

营造复仇气氛的赛事

看上去这一季的NBA会以热火和小牛进行总决赛作为最后的高潮。

这几年看各种比赛多了,it is written,总有一些被操纵的感觉。

比如05年欧冠决赛,AC米兰对利物浦,利物浦夺冠,等到07年又搞了一次,轮到AC米兰夺冠

比如08年NBA总决赛,凯尔特人三巨头击败湖人,到了10年,湖人又打败了老迈的凯尔特人

======================================================

然后是今年的欧冠决赛,这个周末,巴塞罗那对曼联,09年曼联就输过了一次,不知道会否安排他们今年赢回来。

而假如热火和小牛顺利进入总决赛,那么看点就是小牛能否报06年的仇了。

我现在很乌鸦,所以还是先不做预测了。

浮生若梦,如梦之梦

好多年前在中戏的小剧场看过一段赖声川指导的如梦之梦,记得当时脖子扭得比较累。后来看了完整的剧本,原来我看的那部分,虽然在手法和情节上很引人入胜,然而却只是一个引子,在故事中的比重并不那么高。

叙述的技术和故事本身,也是矛盾和统一。有点像我们做一件事情的过程与结果一样。

另外,话说让人产生联想的是这些叙述的技术和手法,故事本身说个简介就没人关心了。

一个buzz上共享的小故事:

上个月,单位有个同事因为车祸去世了,原先单位给他配的电脑就给了我用。

昨天晚上,我在公司加班,电脑发生了故障,给负责技术的同事打电话求助。那个同事说干脆用QQ给我远程控制一下。

那会儿我不用插手,就起来去外面接水了。

我的领导经过办公室(我后来才知道当时他也没走),看到我的电脑屏幕上,鼠标指针颤颤巍巍地自己不断打开一个又一个文件夹,立马产生了那个逝去的同事又

回来

的错觉,等我回到办公室,看到领导的手都是颤抖的,脸色煞白。

今天领导病了,一天都没来,我还在纠结该不该告诉他真相,

这就是管中窥豹,走马观花,盲人摸象的害处了,然而大多数的观察者都凭借着既有的想法对看到的事情进行判断,他们不会去寻根问底的。

表象,都是表象。

浮生半日

昨晚出了点小意外,今天决定只上半天班,下午请了个假休息一下。

一觉睡到3点半,然后和老婆一起去坂田的南国影院,看了加勒比海盗4。

好久没在影院看电影了,上次看的还是avator。然后就是CC占据了生活的时间。

从影院出来已经是7点了,虽然影院是五星的,但坂田商业广场这片还是一个关外的楼,什么都不完善,逛街的以农民工居多,货车的比例也大。

一个美好的下午,没有案牍劳形。

想法

最近对行业内的发展趋势,公司的环境,人员构成,想了几天。

有个想法就是,如果拉一帮有才华和能力的人,我想完全可以重新定义一下这个行业。当然这是一个想法而已,而真能拉到这么一帮人的话,方向上自然会选择一个利益最大化和数学期望最大化的方向。

============

说回这个行业,这两年变化的速度已经加快了,大家开始在拼研发。其实移动通讯的发展在各个方向上刺激着其他的行业,比如这个行业,如果不是iphone,android等突飞猛进造成的刺激,那它会跟Nokia一样,不思进取。

然而还想着不思进取的人多了去了。

如果仍然想着出货量,低端,价格战等名词,那么目前大多数产品线就会退化,退化成一个外设,门槛更低,利润更低。

公司的高层应该是意识到这一点的,只是在乎还是不在乎,这是个问题。而大多数中层则得过且过,虽然是被推着走,但也没有主动求变。

而招聘人才的能力上限,很明显是他们的能力上限。一方面他们没判断能力,从而导致不愿意冒险;而另一方面,则是对自我管理能力的自卑。值得一提的是知识结构上的集体缺陷,这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一个对于普通的技术概念,由于元老们的知识结构的缺陷,一代代的不重视,老中青的技术人员都缺乏某些知识。而他们又主动地去承担招聘的工作,于是缺乏判断能力 +

知识结构明显缺陷,造成招进来的人只是他们能力的一个子集。

============

冠军都在曼彻斯特

昨晚10点才到家,打开电视还是0比0,但一致看好的是曼城。最终丫丫不负众望,抽出了一个极狠的入球,穿过三名防守队员,而守门员则飞起来,扑向了相反方向。

很经典的画面。

90年代开始看英超的时候,就知道了有曼城这个球队,而一直被曼联压制,这两年,中东人太有钱了,于是曼城多了很多怪才和桀骜不驯的家伙,但是终有回报。

足总杯,这是个全球历史最悠久的杯赛,没有之一。相信这个迟来的冠军能把曼城的怪物们凝聚在一起,这样,他们就真的可以在英超/冠军杯等比赛中超越曼联。

因为同一个晚上曼联得到英超冠军,因此曼彻斯特的警察们都如临大敌,一半红色一半浅蓝,一旦冲突起来就麻烦了。

曼联夺冠,湖人出局

那个,看到阿仙奴1:3我就知道曼联要夺冠了。昨晚看了上半场的红蓝大战,大卫路易斯有点兴奋而动作并不细致认真,两个进球多少都与他有关。

其实双方的实力是可以形成均势的,可惜第一个失球来得太早,而后来有被维迪克捡到了一个。

Anyway,恭喜曼联,他们和巴塞罗那之间可以全心意地酝酿一场经典之战了。

另外湖人出局,很意外的结果,但看一下小牛的阵容,Kidd和Peja都是以前湖人三连冠的苦主啊,而之前湖人跟小牛之前在季后赛很少碰面,再多的经验都没有击败小牛的经验。当然0:4还是很shock的。

失意者最终会走到一起,我比较看好霍华德过去洛杉矶投奔湖人,湖人也可以清洗掉加索尔这个软软。

=============================================

费格森和菲尔杰克逊两个号称要退休的教练,看上去有一个会留下,另一个会离开。

大地恩情

借着放假的时间把大地恩情

家在珠江,以及金山梦看完了。古都惊雷没看,因为印象中那与杨九斤没有关系。

家在珠江的编剧是有名的萧若元,也就是眼下最红的3D三级片Sex

Zen: Extreme Ecstasy的编剧了。

=========================

家在珠江的前半部分,乡土气息烘托得非常到位,老实憨厚的农民,企图占小便宜的农民,不甘心被地主剥削而落草为寇的,地主家庭中,同情农民的,黄世仁式的,而在地主和农民之间充当中间层的管家和村长,那种雁过拔毛,中饱私囊的,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天灾,匪患,革命,赈灾交合在一起,一步步地将佃农与地主之间的矛盾升级,最后激化成:容家的入赘女婿吞掉赈灾粮,杨九斤率领农民攻入大院,洗劫容家。

然后就是报复,逃跑。这时候一场水灾,中断了所有的恩怨。

逃难,流落澳门的艰难时世。

九斤卖身到金山,换了一家人的暂时安定。杨家的人重回广兴围。

家在珠江到此就结束。

=========================

而金山梦则是描写华工们在加州的苦难。杨六斤追讨欠薪不成而失手杀人,回家计划被中断,故事重新开始。编剧让六斤和九斤同时分别在广兴围和唐人街管理赌场,让这些纯洁的劳动者同时堕落。而感情方面,杨六斤事实上在精神上是已经出轨了,他所做延迟回家的决定,是为了外面的女人的安定而没考虑家中苦苦等他的妻子。当然结局篇中他回家之后的悔恨是对观众感情上的一种弥补。但实际上是,这些情形下重婚的人大把。

记得小时候看金山梦的时候,对李大石在过道中被打死的情节印象很深刻,而今天看完,也不过而已。

纵观全局结束的时候,杨九斤重回金山,这时候他应是一个赢家,金矿的合伙持有人,除他之外,一个是他法律上的父亲,一个是残疾了已经意志消沉的死党,另一个是和他有感情的秀姑。知道金矿消息的人基本上已经被干掉了,这里假设三K党只是被探长利用过来骚扰他们的。

因此这到头来还是一个西部的故事。

=========================

再看杨九斤的选择,那时候他手头已经有现金了,为什么不愿意留在唐山(中国)?至少中国还有至亲的人。

编剧的意图也很明显,以家在珠江和金山梦同样都是悲惨遭遇来看,金山虽然被鬼佬欺负,但也有生死之交,而未来的可预期和安定程度多少都是有点(法律)保障的,而地广人稀更是有能力的人的好去处。家在珠江中,家里的耕牛在旱灾的时候被那些饿极的乡亲抢去宰了,人已经不可信任了;而举报/揭发/唯利是图更是司空见惯。对于贪婪/狡猾/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性的恐惧,最终让他还是决定成为一个华侨,并庇及其子女。

曼联失分!

昨晚居然有两场英超直播,都看了。

利物浦对纽卡素。好久没看利物浦的比赛了,苏亚雷斯确实不愧锋霸的称号。所谓锋霸,不在乎技术有多多多NB,其实速度和身体,对对手施加压力,然后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进攻,在这些高强度的比赛中,后卫抢截不成之后,锋霸自然偷鸡。

之后看到曼联输了,其实看到曼联对其他英超三强,我都是偏黑曼联多一点的。酋长球场的气氛很好,阿仙奴在身体对抗中似乎没有输多少,曼联倒是脾气暴躁了点,尤其是朗尼,小胖子技术上没什么长进,还是靠身体吃饭啊。曼联输球是好事,车路士有了希望,阿仙奴其实也有点希望,这个赛季末才有趣。

希望曼联再输一场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