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 年一月

期待

基研健康的报告出来的,全部都是low risk。当然,检测总是有概率性的不准确,也不能掉以轻心了。不过好处就是老婆终于宽心了。

我们之间也可以大胆地开开玩笑。

比如,她说自怀了以来,脸上的皮肤惨不忍睹。嗯,我回一句,按照流行的网络用语来说,就是:“都怪宝宝咯”。

2017年,注定进入奔波与疲累的一年,希望工作上张弛有道吧,也努力把公司需要的事情做好。而家庭,期待与专心,也许没有更多的时间花在别的地方了。

新年第二飞

这次是接受任务过来处理一些棘手的事情。之前一直没有深入接触的事情,如今要在一两天内给出一个完整的方案。

这几年经历的历练也渐多,不会畏惧或者彷徨,遵循自己的内心,按照大公无私的立场去做。当然了,前提是要了解得清楚透彻。

也许各位目前看不清楚,要日后才知道我的好了。。。

2017年第一飞

终于有这些强度不大的出差了。是因为杭州办公室开年会,因而获邀过去参加。是不是已经落到可以刷脸当工作的地步了?慢慢想开了就好了。

杭州办公室,自从我09年参与其技术架构设计以来,已经7年多了。现在的技术还是沿用当年的基础,一方面是当年做得好,另一方面市场日趋成熟,因为对技术革新的要求反而不高,反过来,也对创新人才的需求不足,团队慢下来,也就难以承载革新的任务了。

还是一个技术和市场上不错的范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