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 年七月

我的爷爷

也许要三言两语去纪念爷爷一方面写不完,另一方面又太轻率了点。

随着年龄的增长,现在是奔四的人了,而我爷爷在11年前已经过世,前几天再回想起他的音容笑貌,似乎开始有点陌生。但记忆中他那种豁达与乐观,又掩饰了这些年陆续了解的当年的事情。

05年我毕业工作后,爷爷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我照例放假回家都去找他坐坐。他有次对我说,其实,阿持,人与人之间都是利用的关系。比如我也是在利用你。我当时有点愕然,以为只是要告诫我注意各种假义气、友情之类的陷阱而已。及至几年后,一次和我妈一起坐港铁,我妈跟我说了当年一件事情的背后。

那时我在白沙小学读一年级,而我哥比我大四岁,读五年级。我可能经常有点小感冒,我爷爷跟我妈商量,阿持身体不好,就请假回家吧。我妈也同意了。

于是我开始了长达半个学期的病假,及至期末考试前一周,才回学校考试,结果还是考了第一名。下学期,开始亦如是,后来与老师校长之类协商过,还是回校正常上学吧。但从此我在同学中就有身体不好的美名了。

我妈跟我说,其他事情串起来是这样的,有一天,我哥从学校回到家里,爷爷奶奶发现我哥情绪不对,大概是眼湿湿的,一问之下,原来我哥做开班长,突然班主任把班长一职给了另一位女生。再问原因,原来学校新近换了一位校长,而这女生恰是校长的女儿,班主任为讨好校长,就做了如此的调动。

我爷爷很生气,不过那时候还是80年代,他虽然解放前也当过老师,但成分不好,找学校理论,恐怕得不到什么帮助,何况一个小学的班长职位而已。但这口气还是咽不下。

于是借我生病的机会,让我回家呆着,但考试照常考,也是我天生当枪的属性优秀,不负他老人家所望,在半个学期不上课的情况下,考了第一。

我的班主任是个美女老师,倒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只是校长坐不住了,因为从另外的角度看,学生呆在家里由家长教,比在学校学得更好,就是在挑战学校的教学水平,也就是挑战校长的能力。

于是校长找我爷爷谈,还是让我回学校上课,大概也是要和气一点的了。

我相信爷爷大概是觉得当年这个意气,还是有让我冒险的成分,假如我因为呆家里而成绩跟不上呢?所以有了那番谈话。

又想起他05年还跟我说了另外的话,大意是,不要太在意家族的事情,以免被这边牵绊着个人发展。也许,这是一种弥补吧。

无论如何,爷爷是我小时最亲的亲人,一起睡一起看果园,我跑步他骑车,度过一个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看完古文观止

在家里也放了有十几年了,当时是北京地坛书市淘的旧版。

花了半年,陆续看完。很多中学古文篇章都能跟古文观止对应上,可见其选集的认同性非常高。

每篇都有每篇的看法,不一一记述了。不过吴氏在某些字后面标了同音字,也算是对清朝音有个认识了。

image

吴氏自唐以降,最喜欢的应是韩愈和欧阳修,这两位的入选是最多的。

西方不亮东方亮

记得去年在CARTES上,有个Ingenico的员工过来聊天,说起他们在为欧央行做数字货币的工作,还说如果成功了,就没有卡支付什么事云云。

当时我在想,欧盟能不能坚持多几年都成疑问呢,万一成员国陆续脱离,很多一体化的事情就无法实施了。

两个月后了解到人民银行也在评估数字货币,估计中国也是希望引入这些一体化的形式。

没想到英国率先公投脱欧,欧陆本土右翼主义兴起,大一统还真是阻力重重,而中国则基于稳定及长远发展的考虑,必然会加快中央集中+一体化的的举措。欧盟所做的努力,正好为中国提供技术上的参考。

社科院对数字货币的分析

同时,中国金融业界也在增加对区块链的投入,试图占领数字货币技术带来的技术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