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8 年三月

blusthost的PHP升级和wordpress版本升级

有相当长时间没有碰PHP这一块了。随便调研一下新的CMS和PIM,发现都要PHP7.1了,一看bluehost的空间,居然只有PHP 5.4,于是查了一下,原来PHP跳过了6,2015年下半年就把主版本升级到7了。真是孤陋寡闻。

再搜一下,原来bluehost要升级PHP很简单,到后台设置一下就可以了。

由于担心老的代码和PHP 7不兼容,我决定先把PHP给升级了到5.5,这个工作做得比较少,还是一步步来吧。

顺便又把wordpress升级到4.9,应该是对于PHP5.5的最新版本了。

红海行动

过年期间在影院看了几部电影,分别是《熊出没》《捉妖记2》和《红海行动》

最失望的是捉妖记2,虽然大家都很喜欢梁朝伟,但是,正是由于梁朝伟的存在,侵占了本应更丰满的剧情和特效,总投资无论多少,梁朝伟的大头在,自然吃掉了很大的部分。

除非他免费出演?不可能的。

红海行动确实比战狼2要高一个档次,战狼2有些为煽动爱国热情而作,红海行动则是以撤侨事件为背景,糅合了中东地区错综复杂的局面以及多方利益。更是直接把脏弹这个流行的话题都挖出来了。

如很多人观后感所说,基本上是高潮迭起,不停的移动、布防和射击,又不停有各种血腥的镜头,惨死和血淋淋的受伤。

太久没关心军事了,以至于都不清楚那些无人机携带炸弹是不是完全军用了,理论上技术上没有难度,而成本又低,中国军方发展这样的武器也合情合理了。

与战狼不同,红海行动没有单一主角,与黑鹰坠落类比是可以的,另一个问题是,不大可能有续集了,除非下集虚构一个什么事件出来。

中宣的水平不好说,文化部的水平是有所提升了,用市场的方法去煽动爱国,增加国力宣示的主题电影。治大国如烹小鲜,官方现在在烹的是加强意识形态认可这一道菜。

虽然明知如此,但也是很受用的,对不对?

如梦之梦

在美国买了个Sony的DPT-RP1,索尼大法好啊,很是满意,虽然需要和PC联合使用,也就是要在PC上把PDF文件拖到电子书的管理工具上。但是可以wifi同步,也是很舒服的功能了。

然后就开始看书,在办公室看技术文档,在家里就看文艺的以及小说。

过年期间,顺手就把如梦之梦的剧本再看了一遍。

想起在14年前,我在上海的时候,借过kana手上的如梦之梦看了一遍,那本书是centerwise在hk帮kana买的。

这次重看,也许人生阅历已经不一样,而对文学、表现的手法也接触得足够多了,如梦之梦并没有带给我更多的感悟,相反则是一个故事,以及去思考为何会有这个故事。为何赖声川也许是为了表达轮回、因果,而用了这样的(当时)崭新的表达手法,然而形式并不是戏剧最重要的,意义才是。

五号病人的故事更多的是莫名的际遇,而他则去探求其原因,然后上海青楼女子的故事则是简单的爱恨情仇,愚昧与文明,解放与背叛,串在一起。

表演工作坊过于注重形式,目前看来是这样的,但是形式本身的创新,也足够让他们蜚声。

新三国

赶在2018春节假期,和CC一起把这部2010年的电视剧一起看完了。新时代的历史观毕竟和旧时代不一样,我观察CC的反应,其实他也并不是那么喜欢刘关长和诸葛亮的。

新三国也恰如其分地表达了关羽的目中无人,张飞的专横跋扈,以及刘备后来的自我膨胀。直到诸葛亮与司马懿对峙,CC是倾向于司马懿的,当然有导演和编剧的倾向性,另外,诸葛亮的所作所为,在北伐中原这个事情上确有绑架整个西蜀、一意孤行的成分。

回到煮酒论英雄的环节,曹操说得没错,天下英雄就真的只是曹操和刘备而已,孙权每每希望有所作为,要么被刘备所压制,要么打不过合肥,守成的统帅。

而刘备和曹操相继去世,天下竟然不复有枭雄了。这种情况下,诸葛亮真是进不如守,守好西蜀静待中原生变未尝不是上着,然而“益州疲敝”又是事实,汉中要经营起来也不大可能。更大的危机是,诸葛及刘备带入益州的将士属于少数,陆续去世之后,就更难对抗益州本土的大家族了。所以诸葛亮不得不以战之名团结益州,否则,第二个法正和张松都会出现。

新三国里面把李严和诸葛亮的矛盾锐化了,这是合理的。失去荆州之后,蜀汉也不仅失去了进攻中原的最佳跳板,也失去了中国最好的人才库。廖化为先锋真是讽刺啊。

在更多依仗益州人才的情况下,如何不要得罪士族和世家的利益又变得重要起来,这难免耗费了诸葛亮大量的精力。诸葛亮害怕使用蜀将,因此不得不使用降将和荆州将士的后裔。

正是因为考虑得太多,又不敢开罪大家族,所以诸葛亮在政治上做得步步为营,只好到前方充分发挥其军事才华了。

司马懿其实也清楚蜀汉内部的矛盾,诸葛亮也清楚司马懿不被曹氏所信任,然而司马懿选择了耗死诸葛亮的办法而又不得罪曹氏,诸葛亮无计可施。

上方谷是最后的天择,诸葛亮看到上天不助他,知道自己失天时,加上地利不足粮道艰难,人和有亏成都不支持北伐者多,三者皆无,实在是勉为其难,所以从身体上失败了。

新三国花了很多功夫在司马懿身上,包括曹丕送给司马懿的小妾。司马懿发现 小妾怀上了司马昭的骨肉,心中没说什么,但是在临盆时让胎死腹中一尸两命,虽然残忍了点。但事实上确实对司马炎的保护。须知如果名义上的儿子实际上的孙子出生,难保不会给司马炎一代人带来像曹丕一代的自相残杀。倒不如不让它有发生的机会了。

司马炎如果 能有司马懿这种鹰视狼顾的智慧,也不会搞出后代的八王之乱了。

新加坡之行

过年期间去了新加坡,周三出发周一回,走的是深航直飞,深圳出发。这是第一次从深圳机场出境,之前都是过去香港,或者在北京和上海出发。

飞了不到4个小时就到新加坡了,之前就很清楚新加坡很小很小,相当于深圳关内(罗湖福田南山加起来)那么大。但毕竟是异国,CC也还是挺兴奋的。

本来打算买一个几天的通票,后来对比了一下,发现坐地铁的次数并不多,完全可以每次买单程票解决。于是就一直买单程票了,而CC对买票这个过程很热衷,每次到自助售票机都第一时间过去按地图按站名,放钞票,取车票。

坐了两次之后,我才发现可以用之前用过的票再充值使用,同一张充值车票用三次返还0.1SGD,用6次再优惠0.1SGD。新加坡的地铁线也是相当复杂,好几家运营公司在做,当然了,比起纽约是小巫见大巫。

我们到的前几天是住在CityHall的Swissotel,一家瑞士起源的连锁酒店。放假并不贵,也许是我们订得早,当然了,楼层也不算高,不过视野还是可以的,毕竟称之为City Hall,附近以传统建筑为主。

酒店旁边就是Raffles City,可以购物吃饭,CC这个不争气的,老是惦记着去吃个麦当劳,当然了,后来我是早上带他出去逛别的地方的时候满足了他的愿望。说起这个麦当劳,我打小票出来的时候,发现上面赫然印着普通话拼音“HanBaoBao”,看来最初做新加坡餐饮系统的还是大陆华人啊。

酒店楼下有个很有名的教堂,挺好看的,叫St Andrew Cathedral,圣安德烈堂。在那里转了转拍了照片,白白的教堂,说不上雄伟,但也相当的大。教堂边上有几只鸽子,CC去赶了赶,又想找面包去喂,但我后来查了一下新加坡是否准许喂鸽子,得到风险提示之后就打消他的想法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