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 年六月

脱欧公投后

在微信朋友圈上写了一点点。其实也只是一部分的感想而已。

首先是这样的,大数据、历史数据、民意调查、博彩赔率,等等都没有判断对。如果多说阴谋论的话,全球股市暴跌,这恐怕不是哪个阴谋集团可以控制的局面。解释是,金融界赖以控制局面,消除不确定性的预测方法失效了。也正是之前预测成功得太多了,以至于大意,至于意识不大事情已经处于预测系统的边界上,失效可能性大,而一旦失效,则是较大的后果。

虽然预测存在失效且一旦失效影响如此的大,但金融界也并非只有预测一条路可走,量化和对冲这样的工具大量使用,会让我们感觉整个系统还是和顺的。

世界大同的悲剧,法德虽然一直在竞争欧洲领导权,但其出发点是一样的,一个大同的欧洲,所以他们忍心养着欧猪数国。可是,自由竞争不会过久容忍这种级别的福利。自由移民、不合适的福利主义,是吸引别人认同大同的因素,但也让本身条件好的成员觉得失落,尤其在其付出这么多之后还无法取得主导权。大同意味着出现控制,控制必然引起反弹。一个不经战争而统一的联盟非常不可靠。

合纵与连横,英国脱离欧盟后,为了自身利益,必然大力推动欧盟解体,合纵体一旦出现强大的脱离,连横就被提上日程。对于中国,一个裂解的欧洲,施行连横是有效的。美国在全球范围来说,其实也是连横多于合纵,只有面对中、俄这样的实体,才会采用合纵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