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7 年五月

这个世界上有三种人

时间回到1998年的冬天。

在10#104看到Andor和某人在说笑话,

这个世界上有三种人,一种是识数的,另一种是不识数的。

然后Andor沈默。

我没玩过这么有趣的急转弯,于是插了一句,

那么第三种呢?

Andor笑了,

看来你是属于识数的那一种。

我不清楚这种有趣的答问是不是量子计算机的雏形,然而当时我也不知道Andor一年后会用

Andor

这么睿智的ID。

在3年后的一个冬夜,三种人变成三种男人,建国门的男人中关村的男人三里屯的男人。

同时,在清华中,也有另三种人,男人女人女博士

现在Andor在HKUST,貌似很努力地生活和学习着,当然,他应该会有成就的,上次和Andor离别,是在黄浦江边。滔滔江水,冲走人生一切离愁。

农忙假

上周偶然一次聊起当年农村小学的这个特别的假日。

珠江三角洲,农村,80年代。这几个条件才固定了我所说的农忙假的特点。

一年两个学期,春夏学期和秋冬学期,对不对。

我爷爷这边很早就转成种果园了,我爸爸又在外地谋生,我家是没有稻田的,农忙假一般是跑到我妈妈外家那边帮忙去。

春夏学期的农忙假发生在插秧的时节,

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

,珠江口东岸这边很少人养蚕,一般是利用插秧前的这段时间来弄点别的。秧苗集中在一块秧田里面,插秧的时侯把它们挖出来,然后在犁好的水田里面插种。

然后看到邻田有几个大姑娘一边干活一边吵架,无非就是一个说对方偷懒,做得少,另一个说对方做事马虎,贪快。被说干活马虎的姑娘怒了,于是抓狂,粤语称发烂咂,

到时候长出来歪歪斜斜的都是我插的,得了吧!

据说以前的公社时代还有一个插秧比赛,最后我爷爷家的邻居的一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和一个在镇口的有名医生进行PK

。本来大家的速度是一样快的,不过最后是医生处理最后一株的时侯,使用了两个手同时插的策略,于是比我爷爷的邻居快了一株。现在那医生去世了,他生前跟我爷爷是好朋友。当然我爷爷也不在了,希望他们在那边也是好朋友。

插秧是很快很无聊的事情,大家都很忙,因为要赶农时,不像收割,则是另外一种景象。

秋冬学期就是收割了。

也有一个星期的假期。

在金黄的稻田里面收割,然后跟一帮表兄弟们比谁的速度快。

割下来的稻草要经过1.打谷,把稻谷和稻杆分离了,

2.筛谷,用筛谷机,把饱满的谷和瘪谷利用卷起的风力分离,

3.碾米,这个是在一家碾米厂里做的

不过只有打谷机是放在稻田边上,因为我们是小孩,总被教训不能往那上面凑,说是曾经有小孩的腿被夹住云云。

我哥和我一起去帮我妈外家割禾,我哥是同辈中最大,结果他的几个表弟老是偷懒,弄得最后都要我哥收拾东西。我哥很不爽,回去告诉我爷爷,我爷爷也不大高兴,毕竟不是自家的事情,却要他孙子受委屈。

在田地里面劳作,有个习惯就是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喝糖水或者咸粥,补充能量。胡兰成的书里面有晏酒一词,然而我觉得田地里的这种食宴在粤语里面发音,更像是

晏昼

。大意就是在毕竟晚的白昼里面吃的。

到了90年代初,珠江口东岸的大片稻田已经逐渐被工厂所取代。农忙假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到工厂去做暑期工,或者领一些胶花之类回家慢慢做,收入也是很低,这个时代,也正是香港的夕阳产业向珠三角迁移的过程。

一个经典的老问题

小时候看日本出的益智系列的书,里面有一个很经典的问题。

甲地和乙地相距数公里,A公司和B公司都同时经营从甲地到乙地的公共汽车服务。两家公司都是每小时发车六次,平均每10分钟发车一辆。然而,某乘客发现,不带偏见的他乘坐A公司的客车的概率要远远高于乘坐B公司的客车的概率。

为什么?

给出的答案很简单,A公司的车的出车时间是整10分,00,10,20,30,40,50

而B公司的出车时间是1分,01,11,21,31,41,51

那么,假如乘客到达车站的时间是均匀分布的,那么A公司就把从1分到0分的乘客载上了,B公司载上的是0分到1分。乘客比例是9:1。

之所以想起这个问题,是因为昨晚在世界之窗等26路回桃源村久等不至,有点怒了。最后一下子来了三辆。

其实很简单,由于从皇岗到桃源村的路途遥远,早段的路上,发生塞车的概率非常高。塞车不是一个均匀发生的事件,有突发性和短期性。因此,往往N辆公交在同一段路上被堵住了,那么乘客等车的时间相当于塞车时间+正常等待时间。当塞车解决之后,这N辆公交又几乎同时抵达,造成大量的浪费。

解决方法是有的,一个就是解决塞车了,这个是废话。

另一个就是司机有自由切换线路避开塞车的权限,然而由于很多车采取无人售票,乘客数与他自己关系不是很大的情况下,司机就不会太care有多少人坐他的车,而开塞那段时间,他们反而有飙车的可能,fear。

第三个就是公交改线,或者长线变短线。这个似乎更可行。

说说NBA

骑士对活塞第二场完了

活塞还有以第一场同样的比分击败了骑士,79:76

不过我依然预测这个系列赛活塞4:0横扫骑士

活塞的可怕在于,前两场的胜利,仍然让骑士看不到自己做得有哪里不够,因此骑士们就没想到怎么去击败活塞。他们认为这只是一点运气加主场优势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限制Billups是对了,然而这不能保证你能战胜活塞

James进攻或者分球都是对的,然而不能保证骑士一定胜利

活塞的特点在于,即使他们某个人只在一节爆发,也足以消灭你

以目前骑士这帮球员的水平,看不到有那么聪明的3到4个人。

当年湖人就是一再认为自己会赢回一场,结果还是0:4。

伟大的胜利

不是战术上的胜利,也不是技术上的胜利,就是比赛上的胜利。

这样,AC米兰也不需要跟去年巴塞罗那那样说,我统治了欧洲。

利物浦赢了战术,输了比赛。

纵观全场,利物浦大多数时间把球压在米兰一侧,然而意甲的后防一点都不care这种压制,关键的一点是利物浦没有强力前锋,可惜啊可惜,无论换不换高佬上都是一样的,Kuyt是个欧冠的弱棍。那个进球也不过是裁判施舍的。

利物浦下半场的远射少了,远射这东西就好像在博采,米兰几个后卫连成一个铁链,把起脚的范围都挡在禁区外了,于是利物浦一次又一次地博采,Dida一点都不用怕。

Kaka被防得很死,然而不妨碍他能制造任意球的机会。Seedorf纯粹作为吉祥物在场上游荡。

不过米兰还有Pirlo和Inzachi。哈哈

中场时候和一个电机系的朋友聊,我猜下半场各进一个,居然中了,谢天谢地,那么多年,第一次中得那么彻底。

赢在中国

昨晚有个朋友介绍我看这个节目,

不过,因为看见了史玉柱和马云,两个人都不算造作的人,不管名声如何,他们目前都是互联网上最成功的

实业家

之一。

几个选手,第一个23岁的小孩,大+空,要做什么云云

第二个,用马云的话来说,不过是在交一个MBA的作业

第三个,陶瓷,大家都不懂,只好装模作样评点一下,毕竟人家的工厂也赚不少钱了

第四个,保险丝,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是,傻瓜逻辑,全国都没有人卖的东西,最后发现是因为全国都没有人买。

史玉柱一直强调大家不要把他和97年前的史相比

马云说大家不要老想着要超越淘宝

等等

还是挺好玩的,主要参赛选手都很有意思。

昨天的状态真差

主要是体检抽血弄的,早上忘了多喝点水

起得早,前天晚上没睡好

测两对半时候抽了好大一管血,心痛死了。

然后一天发困,恹恹欲睡的,再加上有点小感冒一直没完全好

打呵欠打了一天,晚上吃过晚饭睡了一个小时又开会

真是身体不舒服的一天。

实在是太太太土了

Javascript写了个正则表达式,死活不能用

想砸了IE的时候,发现

Javascript

一词写错了,tnnd,写成

javascirpt

状态不好还真不能写代码

Chelsea赢了

果然不负我望,Drogba和Lampard的精妙2过2很是太出色太经典了

这个进球将永远刻在足总杯的光荣榜上

Cech和Van der sar全场表现都很好很好

曼联后卫应对像Robben这样的冲击是问题不大的

Drogba才是英超后卫的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