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 年八月

再强的政府公关抵不上一场暴雨

作为在深圳生活了8年多的人,我对这个城市总是充满希望。
这场凌晨开始的暴雨,发生在处暑这样的节气中,其实是无法避免的,带来的人员伤亡,映射的恰是这个城市的特点。

一般而言,留仙大道上的悲剧,最大的问题是警察\救助人员,为何那么久才下水救人。

从新闻报道以及现场环境的推断,当时路面的车非常少,所以救助人员应当很快就能到达附近,未能及时营救的原因:1找不到出事的车辆,2找到了但条件恶劣,无法施救。

想象一下凌晨五点的情况,由于暴雨的关系,涵洞内很可能一片漆黑,汽车已经只剩不等车顶露出水面,救助车辆到了附近,缺乏必要的照明设备,很不容易定位事发地点。

水深而且浑浊,如果没顶的情况下,相当于到常人的颈部。

警察和救助人员缺乏此类情况下的施救经验,不敢下水去营救,于是等专业人员到场。或者是已经尝试下水,但徒劳无功。

最后需要蛙人,但此时已经有3个多小时了,回天乏力。

回看整个悲剧,谁的责任最大?

如果说救助人员无能,我觉得是说得过去的。但最大的问题是,专业精神和操守的缺失。这不仅是政府团队的问题,整个深圳都是一样的,金钱来得糙快猛,于是我们不再把专业精神放在首位。

政府对警察团队的素质要求不高,企业对研发团队的技术要求不高对供应链的管理失控,所以有这样的惨剧,还有比亚迪不如长城的问题。

得失寸心知

最近看到一些熟悉的人进行了一些选择,也跟第三方进行了交流,想了一些。

早上看完了东邪西毒终极版,终于算是看了个完整的粤语版,也许其中很多句子都太熟悉了,而终极版则给了一个算是完整的串联,弥补了之前一直没能完全体会时间的灰烬的遗憾。

洪七断指后的体会很深刻,为何就没以前那么快了呢?因为人变了,那么只是为了小小的一个鸡蛋,他的刀也变慢了。

商业社会是根据能力与贡献给予对方报酬,所谓的货与帝王家,最后无非是金钱与荣耀。在反复的衡量之后,人会在金钱之间进行衡量与评估,而并非道德。

如果频繁的做出选择,则有唯利是图的嫌疑,因此很多人也就是选择有限若干的次数。

而如果经济基础足够丰厚,这样的选择也不会发生,所谓,仓廪足而知礼节。

洪七最后成为了北丐,九个手指,他也知道自己的选择,不可能跟欧阳峰一样,反复做出金钱多寡的衡量,所以他走了极端,以无产状态成就自己的强大的能力。

而因为舒适而放弃自己强大的优势的例子也有。讲一个我2004年做的一个梦,当时发在胡烈上,一直想把它写成完整的寓言。

狮子游走在草原的边沿,强大而孤独。晚上不堪蚊虫的滋扰,求助于流浪民族的帐篷。浪人们接纳了狮子,给它提供较为舒适的环境,于是跟着他们走了。在舒适和自由之间,狮子做了进一步的选择,最后加入了马戏团。

后来我看了少年PI的奇幻飘流,看来这种对动物自身思想的假设确实应该更多元化的,子非鱼,你不能假设笼中鸟都是喜爱自由的。

大书柜

今天去看了四季花城的房子,装修已经差不多了,还有一些小瑕疵需要再跟进一下。老婆上两周自作主张地把CC的房子和书房换了个位置,这样CC房间大是大了点,但窗口朝北,以后就不要指望他在自己房间读书了,让他也在书房里面学习吧。

原来的书柜搬到朝南的书房,刚好放下,占了一面墙壁,这房间注定放不下大的书桌了,也许直接在沙发床上看书是个选择。

发了个微信晒了下书柜,大家都觉得这书柜太大了?我不这么认为,05年刚毕业时候那种买书和看书的速度,恐怕两年内都能填满它。何况还有这么多年的积累呢。

很怀念白沙圳壆下那房子的卧室,南北通透,虽然书桌很小,书架也很小,但那可是在那些年自由塑造知识体系和世界观的黄金时代啊。

有同学说书架颜色偏深,其实我想,也许会带来CC对看书的好奇和神秘呢,毕竟我相信他会在两年内对电子产品失去一定的兴趣,填补的,也能就是这些传统的书籍了。

 

是与非

今天碰到打击比较大的事情,是得知一个月前以家庭原因为由的一个同事,没有依其离开的理由回去带孩子,而是去了竞争对手那里上班。

有点让人惊讶。毕竟她毕业就在公司上班,工作也有五年了,最终做出欺骗,然后跳槽,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记得刚谈要离开的时候,该同事还哭,说是并不舍得离开,只是为了家庭,不得不放弃工作。

我真是不愿意去怀疑一个人的诚实,不过这次确实过分了点。

 

上个报纸

周二,阿胡同学打电话过来,说你儿子上报纸了,我想想,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吧。然后她解释说是万科第五园的社区活动报道把CC的照片拿去宣传了。

然后我把链接找来看一下http://www.sz-qb.com/html/2013-08/05/content_71132.htm

果然是,心想怎么能未经同意直接用小孩的照片呢。
回头一想,那天社工拍照时好像问过我是拿来做宣传的,只是我没想到是上报啊。

不是什么大名气的报纸。不过相对我19岁才上报,CC3岁不到就露个脸,社会变化好快啊。

以后不怕别的家长吹牛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