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 年三月

燕子坞

最近在看04版的天龙八部。

有点可怜金庸笔下的慕容复了,一个有能力和理想的年轻人,为了理想而甘愿牺牲小我,却反复被命运嘲弄,距离复国梦连一丁点的进展都拿不到。

真正的问题是,能力和实力无法支撑自己的理想/梦想。空有一个大燕后裔的头衔,事实上,金庸把姑苏慕容的地点设置成燕子坞,就足够说明他对慕容氏的定位了。

名字来源于 南京 燕子矶和乌衣巷,而刘禹锡的《乌衣巷》则足够有名,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燕子坞象征的就是以前显赫的大燕王族慕容世家,已经是寻常百姓了,要恢复大燕,真是不自量力。

说的是大燕,而实际上不过是个小燕子而已。

慕容博的所为,则比慕容复要有效,然而他当年明明已经是带头大哥,却于雁门关一役,多少丧失了武林对他的支持。

独钓寒江雪

上周末终于看完了胡国亨的《独钓寒江雪》,书写得其实挺好的。涵盖历史、社会、科技和哲学。

成书于1999,之前几年新儒家兴起,加上亚洲金融风暴,有识之士会认为西方科技与新自由主义遇上麻烦了。胡国亨就是从这些角度分析。

提出“智性”一词,是智性兴起,宗教让位,于是欧洲走上科学之路。智性的逐步推演,就是对个体的越来越尊重。从而导致社会逐步裂化得更小。

政府希望有所教化,而尊重个体则让有深度的教化不可施行。

// 这里就留下空间给各种狂热和宗教了

作者设想的大孔子学说,不得不重提教化,取中庸之道以保证集体和个人之间的平衡。

香港大学出版社的书纸质非常好,这本书也是看得虽慢但不累的小薄书。

 

一千零一夜

为了提升CC的想象力,这一个月来,给他讲《一千零一夜》,当然了,曹文轩的更好,只是《一千零一夜》封皮上也写着大大的曹文轩推荐的字样。一些零碎的故事就不说了。辛巴达是最精彩和震撼的,而且七次航海,每一次对人性的拷问都更深一步。

要是结合《少年Pi的奇幻漂流》来看,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古怪的巨人巨鹰和大蛇,恐怕这就是辛巴达最终被划为海盗的原因。

在恶劣的环境里面独自生还,可不是强壮聪明就可以做到的。

当然了,跟CC不会说那么多的人性,但是即使不说,辛巴达和异教徒之间的互杀,异教徒的风俗,食人族的故事,辛巴达打死野人等等。说下来,主角视觉都是合情合理的,最终只为返回家乡。

当然了,过程中要念真主伟大和感谢安拉。

所幸CC听得进去,问题也尚可,那么小是没必要拷问人性的。

 

 

 

 

那些诗文的差异,002

上周,母亲在群里凭借记忆发她想起来的古诗词。其中有王昌龄的一段从军行:

琵琶起舞换新声,总是关山旧别情。撩乱边愁弹不尽,高高秋月下长城。

我对母亲在我小时候念这段还是很有印象的,只是我自己没有背诵过,于是网上找了来看,发现目前最多的版本是:

撩乱边愁听不尽,高高秋月照长城。

从上下文看,“弹”比“听”好,只有听不进去,听是被动的,而弹是主动的,心中撩乱边愁,弹也弹不完。

而秋月“照”长城更易于接受,因为是高高秋月,如果说高高秋月下去了,则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短暂的画面。但下去了,就不能说是高高的秋月了。

我认为王昌龄的从军行经过多年的流传,很多地方有民间的修改在里面。

如果更偏激一点:

撩乱边愁弹不尽,皎皎秋月下长城。

还是回到琵琶本身,弹了很久的边愁,皎洁的秋月都落到长城下面去了。

唐朝应该没能做到遍及全境的普通话,因此边塞少数民族聚居地讹传的优秀边塞诗会更容易出现文字上的变化。

 

那些诗文的差异,001

去年在小区自助图书馆上借到本古诗精选之类的书,翻到一诗与印象中不一致。是这样的:
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唐 韩愈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
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印象中,初中时候背诵的是,“夕贬潮阳路八千”。

网上一查,两者皆有,但使用潮州的更多。

我的理解是,潮州应是原意。理由如下:

上一句,朝奏和潮州相对,且基本上同音;虽然同音,庙堂之高与江湖之远正是鲜明的对比;一朝一夕间人生跌宕起伏。

后发到朋友圈,潮汕的朋友说,唐朝只称潮州,及宋才有潮阳之谓,因此应是潮州为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