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7 年八月

一个折腾了半小时的问题

原因是工作机的windows启动的时候老是提示我有个dll找不到。

于是我去注册表找,

发现HKEY_LOCAL_MACHINE\SYSTEM\ControlSet001\Services\WinSock2\Parameters\NameSpace_Catalog5\Catalog_Entries\000000000005

这一项就是那个dll所在,一看是以前某个乱七八糟的流氓软件注册的。于是很爽快的删掉,连备份都没有。

然后网络就出问题了。IP获取不了,所有网卡的IP都丢了,等等。

到别的机器上看,也没有这一项,那么这项本来就应该是该删的。

重启几次,依然故我。。。

而且系统进入的速度其慢无比。

总算进来了,嗯,再regedit看看父路径的父路径上:

HKEY_LOCAL_MACHINE\SYSTEM\ControlSet001\Services\WinSock2\Parameters\NameSpace_Catalog5

有这么一个Key:Num_Catalog_Entries,还是5,于是改回4,系统马上正常了。

。。。

所以,手动改注册表最好还是先把相关的项搞清楚。

扎铁工人罢工

在大陆发布对香港的看法应该是很和谐的。

先看看在香港无人问津的《大公报》,该报的新闻从来都很受这边欢迎,当然也没有任何被block的迹象。

http://gb.chinareviewnews.com/doc/1004/2/9/1/100429173.html?coluid=2

kindid=0

docid=100429173

题目是:

扎铁工人堪同情 滋事者应被检控

前半段明显是为工人说话,后半段把矛头指向职工盟。

职工盟的位置相当于一个民间工会,政府和商会都不承认其谈判身份的。

看看政府的态度:

http://sc.info.gov.hk/gb/www.news.gov.hk/tc/category/atschool/070819/html/070819tc02001.htm

政府冀扎铁工人早日复工

劳工及福利局表示,高度关注扎铁工人的工业行动;并期望劳资双方可缩窄双方的分歧,而扎铁工人可早日复工。

该局今天回应新闻界有关扎铁工人游行的查询时表示,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张建宗和劳工处正不断就这宗劳资纠纷努力斡旋,以及与劳资双方沟通。

当局希望劳资双方本

互谅互让的精神,缩窄双方的分歧,并希望扎铁工人早日复工。

总的来说,仍然处于一个不愿意参与斡旋的态度。那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次冲突的原因很简单,扎铁工人的日工资从巅峰时期扣减到目前的水平,而现在要求回调工资(基于通胀已经各种原因)。而众所周知的原因,亚洲金融风暴之前的建筑工人薪水根本不能作为参考,时过境迁,建筑商会的一方也不大可能接受让自己的生产成本如此上涨。

受影响的建筑工程多数是政府工程。因为私人工程会不惜工本去保证进度,所以对于其工人的加薪请求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政府想不想解决这种问题?

几种方向:

帮扎铁工人,结果就是让政府工程成本上升,以后的工程只会越来越难做。

帮商会,那么让职工盟之类的政治团队有发挥的空间,这两年很不容易把泛民主派摆平了,曾生的政府还是想少点噪声。

斡旋,斡旋的时间需要把握,不能太早,又不能等到事态无法收拾。太早斡旋就两边不讨好,所以一定要让双方都筋疲力尽,对这种旷日持久的对抗感到厌倦才开始。由于目前双方仍然很有对抗的活力,所以政府目前放出来的话都是些废话,目的就是坐山观虎斗,等斗得差不多再来当和事佬,只要这个过程不出人命就好。

其实,政府更喜欢本地的扎铁工人比例降低,通过输入外劳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样一方面不需要给出太多的支出,另一方面,也没有了这种加薪的诉求。

目前的香港政府的工程多数是几年内的行为,对这种工种的本土人数实在不宜过多。加薪就导致更多人投入建筑行业,令将来的就业率容易出现较大波动。

NBA的阴谋

最近留意一下NBA,有些已经退役了的球星宣布复出了.

例如 reggie miller,

penny

hardaway等等.

这看上去新赛季的NBA又有看头了,然而,这只是david stern的一个阴谋

当两个月前,整个NBA陷入裁判门的时候,看上去这个全球最伟大的篮球联盟一下子出现了公信力危机.丑陋的总决赛被认为是预先设计好的结果.(哪怕不丑陋,再华丽,大家也是这么看的)

这时候NBA需要强心针.让MJ复出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因为他老人家的孩子都快能打NBA了.

于是这些他的昔日的对手们,曾经带着遗憾而离开的各位,在david stern的挑逗下,又回来了,为了他们自己,而david stern则是为了挽救NBA。

新赛季的NBA,焦点会在哪里?

拥有KG,Pierce,RA三大巨头的Celts吗?他们还有Reggie Miller的流言中的加盟呢,说不定还真那么强。

要不就是Heats了。美国东南部的几大巨星的组合,热浪逼人啊。

Penny Hardaway的官方主页:

http://www.pennyhardaway.net/

上面有他对复出的态度,并不是十分强烈的态度。只是为重拾篮球的表态。

台风圣帕快来了

这个是比前两个帕布,蝴蝶强大得多的台风啊

特点是,大,慢,猛。

Sepat,马来西亚水域的一种热带鱼的名称。 叫什么名字都好,以前还一概以古希腊的女神命名,谭校长还有一首《暴风女神》。

不过看云图,似乎是台湾–

福建–

江西/浙江 这样来的,广东这次大概能逃过一劫吧。

今年几个台风,都是在菲律宾集结,过台湾向西向北的, 而以前从南沙群岛集结,向北正面冲击珠江口的台风越来越少了。

贴一下暴风女神的歌词:

暴风女神

lorelei

曲:芹泽广明

词:林振强

狂风猛风怒似狂龙

巨浪乱撞乱动

雷电用疾劲暴力

划破这世界震裂天空

狂奔雨中视野朦胧

狂叫着 lorelei sweet lorelei

神秘的 lorelei 居于风眼中

活着只喜欢破坏事后无踪

曾在那揭不开的漆黑中

压不低的恋火中

猛风当中她拥抱我 oh oh

oh oh 这刻身边只有风

跌跌碰碰再次发觉她于风中

lorelei

次级按贷,全球信用风波

最近道琼斯跌得很厉害,全球也跟着来了(贵国敝国除外)。

起因是美国的次级按贷的问题。

次级按贷是什么?简单点说就是,一些给一些信用度不高的人借钱。既然信用不高,那么还不了钱就属于比较正常的现象了。你知道那些次级按贷的公司又不会像澳门的大耳窿一样跑去人家门口喷漆的,于是坏账趋多。

正如雪球一样,这个脏雪球在这二十年间越滚越大,大有触发一场雪崩的危险。

不过既然是有问题,早发生比晚发生要好,何况,各大股市前几个月都升得不错,让次级按贷问题给它们整整风也好。有几个涉及的基金已经由于赎回压力过大而面临即使贱卖也要破产的危机,申请禁止赎回也被驳回,这事就当给国内一个警钟吧。

下眼睑的事情

下眼睑离上次开药也好多天了,好来发现它不痛不肿不产生眼屎就没怎么再理它了。

偶尔照个镜子,翻开下眼睑一看,还是差不多,于是停药有两个星期。

最近也没感觉有什么异状。

那是为什么会有呢。看上去连细菌感染都不是了。因为抗生素对它没什么左右,摄入虾蟹之类的蛋白质也不会突然发作。

还是有点红,这会是个什么样的征兆呢。

2007年的第二个月全食。

下下周就可以看到了。8月28日。

上次的月全食太衰了,整个华南,以至中国东部都处于云层覆盖中。那时候我还在桃源村居住,当晚听到雷声,就知道没有希望了,于是干脆好好睡了一觉。

这次的月全食是傍晚到黄昏到入夜这样的跨度的,开始食的时候估计感觉不会太明显,等出来的时候应该很不错。

担心的是立秋过后的这一个个风球像波动拳一样发过来,很难不是阴雨天气啊。

周日是七夕,如果是阴雨天可以原谅,反正在深圳我是不指望能看到银河的了,下下周日是盂兰节,下雨吧,正好不用出去撞鬼。但七月十五一定要晴天啊!我好多年没看月全食了,拜托!

太混乱了,把星期几记错了。

天灾还是人祸

地球一步步走向灾难了,这如今看来是毫无疑问的了。

其实由于一次次的世界末日的预言落空,导致自大的人类认为自己有能力解决和处理自己制造出来的灾难,变本加厉地压榨地球,于是地球渐渐走向毁灭。

一方面是富有的国家富有的人们继续他们的奢华与享乐,而贫穷的国家在生存的压力下不得不伤害属于他们的土地他们的水他们的空气,并承受着狂风暴雨洪水泥流飞沙走石的灾难。

被洪水淹没的会有富人么?即使有,他们的生活也不会因此改变。

至于穷人,在社会福利足够好的国家里,或许在灾难之后的日子依然可以保持温饱,而一旦这种福利制度不堪此种重负的时候,一个政府一个社会,甚至世界,都可能面临着重构了。

之前看到一篇荒谬的美国议员的建议,说是飓风给美国带来灾难,而飓风起源是加勒比海,建议用一种油将加勒比海覆盖,降低海水蒸发,从而减少飓风形成。

可想而知美国的议员都是什么样的素质。

真不知道是用以邻为壑来形容还是用杀鸡取卵来形容好了。

北冰洋的冰柱逐渐消融,俄国的破冰船优势不在,及时宣示主权很有必要。

太空探索的速度对比于地球资源的减少速度来说,太慢了。在未来二十年里,有可能出现大规模战争,让激增的人口减半,从而缓和资源的消耗。

土得掉渣了 我

把UltraVNC的工程改成DLL,发现能启动,但是密码改不了,连接那里老是Not listening……

于是调试.

搞了两三天才发现,是调用这个dll的mfc项目没有直接支持winsock……

不知疲倦。

喝完一杯像中药一样苦的药酒之后,我摊在沙发上没有两秒钟就弹起来了。

有些事情不在我的掌握之中。我能做好的只有我自己。现在的人总是太骄傲太自以为是,而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着失败的事例。

我也有明显的弱点,然而却不在对未来能预知的范围内。我有预言的气质,而没有规避的勇气。

无欲则刚。

可是,我现在想做一件事,然而却找不到合适的支撑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