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 年十一月

人生

今年很多事情,也很多意外。

陪家人进了好几个医院,市二医院、北大医院、儿童医院、福田妇幼、北区医院、威尔斯亲王医院。

自己感冒头痛都是自行买药解决,或者是煎熬几天等它自然过去。

意外的是老二不能要了,老爸得了让人很难过的病。

公司顺利,工作不顺利。

今天公司市值100亿港币了。整个部门换了办公室,有些独立的感觉,然而压力和责任就更大了。部门有同事出了状况,公司从来没碰到的事情,快速判断、人性化处理、还要保障公司利益。

也许三十六来临之前总要经历的槛吧,宠辱不惊是需要足够的历练。

移动迷宫

原名是maze runner,即迷宫行者。译成移动迷宫实际上突出了它的实验性质。

老美近年来特别喜欢虚构一些场所,作为社会化实验的一些说法。

移动迷宫从开始看来,有cube的作派,然而并不是为了验证萨特的理论,因为他人即地狱的说法在90年代已经玩烂了。

从场景设定上来说,更像饥饿游戏,而对命运抗争和对制度的挑战上,则跟雪国列车和羊毛战记更类似。

美国文化已经热衷于鼓动其他的社会去挑战其固有的有效规则,所谓的颜色xx,雨伞xx,大抵类似。

其实这些电影只要结果稍作修改,就相当的悲凉。

知交半零落

午睡时又做梦了,不是梦到如何赚钱,而是梦到了bye和daodao。

一晃眼就是十五年了,很多朋友散落在全球各个角落,也许有一天,会路过某个地方,但是否约出来,碰个脸,似乎都已是一个颇难决定的问题了。

朋友和回忆,并不是一本书,你想回顾就可以拿出来翻翻的。

地球小吗?也不小,社交网站和服务也很多,只是自由的联系还是很困难的,内在和外在的原因吧。。。

秋天

已经是11月了,占中的还没退去,在股市上的收益已经负了两个月,好在目前是与占中前是一样的。
真正造成大的亏损,一个是属于濠赌股的美高梅,一个是东风集团。
美高梅的教训是,迷信小周期,事实上,打老虎对澳门影响确实很大。止损尚属及时,不过对濠赌股有了戒心,对macd的技术指标也有了较深的认识。
濠赌股作为非港非陆的有效投资标的,还是能起到一定的避险作用,虽然这次跌得颇惨。

东风集团的判断则眼镜跌得厉害,即使所有的报告都说好,但汽车工业仍是中长周期,短线根本不行。macd应该换成看周k线而不是日k线。另外做好长期持有的准备。

最后还是回归支付,pax我是没太大兴趣,于是选了可能具备潜力的支付股。另外,港交所的主股足够稳定,留意其衍生产品的机会,找适合自己的时间投入和风格,才是最好的。

说回占中,不排除产生负面的作用,但目前看来,除了大陆外,其他各方都是输家。港股不等同于香港经济,所以可区别对待。

各种偏激言论渐明显,于是一表态就是破坏之前的关系,我的风格并不适合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