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4 年五月

Interview with the vampire

末段算是有点意思,他们不绝于世,他们这样,他们那样,一直延续下去。

用记者的话说powerful有什么不好,作为小人物确实不爽啊,庸碌一生。

莫名其妙的胸口不舒服,也不是明显的胸闷或者绞痛,就是觉得心里不舒服的那种感觉。

在这么下去我就怀疑是有血栓pending在那里了,咕噜,还是看看医生比较妥当哦

The English Patient

导演跟Cold Mountain一样,安东尼某某。

用了一个周六加周日的时间,断断续续的看完了。没什么震撼,倒是为了兑现一个承诺而不择手段值不值得?因为负疚而死去也许能得到一丝的解脱吧。

那女人的丈夫郁积的愤怒也太深了,以至于竟然希望选择一种三个人同归于尽的方式……噗。

这种仇恨大概跟被切掉手指那位仁兄还是比不过,对于出卖情报的痛恨,对于自己苦守而被出卖的感觉。

这个和那个,仇恨的都是那男人(和女人?),于是,Almashy只好去死了。

金星凌日

也只有进行跟水星可以凌日了吧,如果凌日的那个星球叫Moon的话,那就是solar eclipse了。

凌,逼近。或者渡过、越过。

凌晨,凌云等等。

当视界内的金星逼近而且穿过太阳的时候,也就是金星恰好位于太阳和地球之间,于是在明亮的圆盘上留下轨迹。

君子之过,如日月之食。当然是少见而值得一看的。

同学少年,贱还是不贱

还是贱好,贱一点才能长存,红楼里面的石头,补天的废物,所以能在天地间长存……

很怀念本科那段日子,那些得不到的和追不回来的日子。

于是失落,每每对现况的不满,便又一次想起那些颇为无忧的光阴。记得那个著名的流星雨的冬天,过后一周,我们从大礼堂走出来的那个激动人心的夜晚,抬头看见一颗迟到的蓝色的流星,心中感叹,无论希望看到的,或者不期而遇的,都过去了。

IDE设备中断

有点烦,为什么出不来这个中断呢?我已经不去读相关的状态寄存器了,干等它也不来,咕咕。

不出来中断就做不成异步的驱动,Ft。

双曲线的关系

天气晴,心情却有点迷惑,或者有些事情我并不了解,我就应该放下不管。

就好像,这几天日落时分出现在西天附近的那个彗星,当太阳不足以抓住它,就让它走吧,于是它的轨迹,

双曲线

,而并非椭圆/抛物线。

不过我还没能看见它呢,太灰暗了,而且这几天傍晚时分都踢球或者打球去了。

May-10

发现这里不错,没有繁复的手续,要提供作品等等的。

还有一种迷信,说是如果到一个新的可以发文的站点注册了,第一篇没有超过三行的话,那么……

至于后果会怎么样,当时他也没有说出来就被打断了,为了尊重这一个迷信,我决定敲足三行或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