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 年二月

方韩之争

最近又兴起了一大堆比较有含量的评论,有些是质疑倒韩派所用的手法的,另一些则开始分析南方系与挺韩派的种种不足。不过由于当事的一方已经决定不再回应,所以事情就变得并不那么纯粹。

其实我对方韩都不大感冒。南方报系的立场反而是我乐于关注的,作为东莞人,我一直不喜欢南方报系的立场与双重标准。

龙纹身的女孩

没看过原著也没看过瑞典语版,很好看的电影。

征破疑案、密室血斗、社会工程式复仇,都是让人很爽快的剧情。

不过结尾还是个似曾相识的故事。

其实这还是一个爱情故事,一个古惑女黑客与一个知名记者的小小误会。

不过救命之恩就是救命之恩,与爱情无关。

欲望也与爱情无关。

想起《白马啸西风》里面的李文秀。女黑客最后选择洒脱地离开,因为她自己才是主角,无牵挂的主角。

一夜迷情(Last Night)

这是一个说出轨的故事。

婚姻是商业人士和文艺人士的组合。Michael从事商业地产,而Joan是个作家。

在Michael出差的那天晚上,M在肉体上出轨了,而J则是在精神上,肉体也差不了太多。

然而,总的来说,这还是个很正常的故事。。。

有段表达的意思还是挺有趣的,Michael公司的party需要Joan陪同出席,她的衣着只是草草搭配。而跟旧情人的叙旧的约会,则精心打扮,很明显的差异。

星垂平野,月涌大江

有段时间喜欢把这些五言诗进行一些减字的读法,这样处理可以比较一下,到底是形式重要还是内容重要。

杜工部的《

旅夜书怀

》以这两句最为有名: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如果进行减字的话,我会先减阔和流,因为平野必然阔,否则不能称之为平野,而大江自流,是江的定义就有了。

星垂平野,月涌大江。继续减字,就是星垂野,月涌江。如果再减,就是星野月江。

意思仍在,意境淡了。

杜工部的诗适应五言诗形式的写法很明显,其实四言对于其诗意是足够的了,不过这些不妨害他成为诗圣,因为诗意的构成已经成就了其作品的灵魂,如果换个朝代,杜工部同样会成为著名的词人曲作家。

旅夜书怀 杜甫 细草微风岸, 危樯独夜舟。 星垂平野阔, 月涌大江流。 名岂文章著, 官应老病休。 飘飘何所似? 天地一沙鸥。

四君子汤

太子参白术茯苓蜜炙甘草

今天买了太子参和白术,加上之前的茯神,四存其三了,等周末买点小甘草来炮制一下。

当然不是我自己喝的,给CC喝的。

目前的养生趋势看来,这些古方还是很有价值的,而让它们发生贬值可能的是,中药本身的质量下降了,所谓的去中医存中药就变得很可笑,因为存下来的中药因为环境污染和规模化生产甚至是转基因,必然不能和百年前相提并论。

按这样的趋势,中医和中药最后只能成为养生角度的饮食,而非医用。不过现状是有钱的群体更倾向于使用中药养生,而下层人,有医保的存在,而对比民间中医水平的低下,他们会自觉和不自觉使用西医治病的。

一片冰心在玉壶

小时候家里的茶壶上有这句诗。但以我的理解,它还不如改成一片冰糖在玉壶。

送别诗在唐诗里面占有很大的比重,《渭城曲

,《别董大》,《送孟浩然之广陵》,等等,还有王昌龄这个《芙蓉楼送辛渐》

初唐的送别诗套路大同小异,前两句一般都是写景,最后两句就抒情了。后面盛唐和晚唐的天才们就不再遵守这些了,李白

《送孟浩然之广陵》,后面两句以景抒情,大气无比。而李商隐的《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则意境越发向幽深而去,用典而不写景。

=========================

说回《芙蓉楼送辛渐》,后面两句更多的是表达自己的心态,这里

字用得很讲究,为什么是片而不是其他的量词?我看一方面是为了表达作者自身谦卑的态度,而冰心则是仍然有所自负。也就是跟朋友表达这样的意思,虽然我混得不怎么样,但我的心灵仍然很高尚/傲。自古文人居庙堂者寡,处江湖者众,这样的表达自然得到大多数文人们的认同。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阳亲友如相问,  一片冰心在玉壶。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想写一篇短blog,脑海中无意冒出如此两句。

凡事必有盛有衰,有开始也有终结。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这两句的写法太诗意,相比元稹的《行宫》,少了那些苍凉与唏嘘。

再看看完整的《行宫》

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四句,用了三个宫,与题目对应。行宫、宫花、宫女。既有热闹的景象,也有反复来去只有一个话题的辛酸。热闹与无聊,封闭的小世界。

想想《红楼梦》,贾政(?)遣散了那些为元妃省亲而配备的小尼姑,不失为一个善举。

乱象

去年看了《不可预知时代的可预知结果》,主要是以环法自行车赛的过程与结果,告诉读者,阿姆斯特朗团队屡屡能获胜的真正原因。

能力、团队精神、纪律,这些特点的不可缺少,这样才能在变幻莫测的赛道上得到恒定的结果。

不过环法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它是一场比赛,有确定的目的地和路线。这样决定团队所做的事情是有的放矢。

商业产品则要复杂很多。

很多产品/项目团队,在完成度80左右的时候就面临产品/项目夭折的问题,而原因并非团队本身,而是来自于不可预知的环境,无论是商业环境还是政治环境。

其实,将牵涉商业环境以及政治环境的人拉入团队中是更合理的做法。所以产品经理必须对此更为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