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3 年十一月

无题

我知道我已经变得很善忘,时间化为一堆记不住的符号,要做的与已作的没有太必然划分。

我习惯不记得一些人和一些事,虽然那曾经让我心潮澎湃。

我渐渐从属于我的生活里消失,直到他日成为一个模糊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