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4 年十一月

水浒之接家眷

每晚必看两集水浒的电视剧,发现很忠实于原著。

梁山众人,虽然上山的前因后果可以分为好多种,但毕竟孑然一身如武松鲁达那样的不多,于是多多少少有家眷。

接家眷上山也可以分好几种,一种是没有投靠之前,家眷就被骗上山的,这跟说唐里面裴家被骗到瓦岗很像。另一种是投降之后,梁山派人去接的,事实上,朝廷是看不起这股草寇,因此,没有对将军荡寇之前后实施对其家眷的监督。

第三类是携了家眷上梁山,那些流氓头的人物多数走这条路。

比较惨的是李逵,一个人回家接老母。可怜。在李逵之后,再也没有单独回家接家眷的例子了。

我觉得梁山领导层对李逵的态度导致了这一悲剧。李逵一直被认为有勇无谋型,而且还不是福将。死心塌地支持宋江,让宋江屡屡将其作为垫脚石或者马前卒利用。李逵要一人回家接母亲,宋江以他“性急”为由,不让别人跟他一起去,虽然后来再派朱贵接应,但朱贵却是顺路回家,因此也不会专门照顾李逵。

李逵回到梁山诉说这一段故事,受到的待遇更不爽快:

“李逵诉说取娘至沂岭被虎吃了,因此杀了四虎。又说假李逵剪径被杀一事,众人大笑。晁、宋二人道:‘被你杀了四个猛虎,今日山寨又添的两个活虎上山,正宜作庆。’”

不过梁山以后的接家眷,倒是小心了,要若干精明能干的人去做。

今天跑了一趟海淀南路

今天9点半才出西门,去海淀南路跑这个招聘会,虽然我一早已经觉得这样的招聘会对于我来说其实意义并不大,但是最后还是去了。

是广州的若干企业和公务员的招聘场,我到达的时候发现排队的人很多很多,而且是出来多少才能进去多少的样子,于是没去排队,在门口跟别人闲聊,问问出来的人,里面的情况,有人给了宣传册子,看了看,都是些中小企业了,蓝月亮之类的,由于人还是很多,快11点了,我决定去吃个饭再过来。

在一家小吃店叫了一份担担面和一份盐水鸭,然后想起该给江师兄打个电话,周六了,这时候给电话应该不算骚扰吧。果然在哦。原来他已经在商务部工作了,其实我想要个东莞那边单位的联系方式,他就先把这事情记下了。

吃过饭,重新回到海淀南路,嘿嘿,果然没什么人了,于是就进去了。确实不怎么样,银行是工行,没兴趣,保险是人寿保险,另外一些不知名的小企业,也罢。在广州市信息中心那档上投了个简历,跟一个中年人聊起来,发现我是东莞人,于是就粤语吧,要的基本上是信息管理专业的人才,我觉得自己还是不大适合,还要考一趟的公务员,呵呵,也罢,再说了。

没到一点就出来了,门口被一辆taxi拦住,顺便坐了回来。

一色三步高,不胡

这是我的第一次面试,第一个offer,我发出的第一个拒电。

我周一下午2:30把简历打印出来,贴了照片,然后3:00到就业中心小报告厅,坐了一半的人,但是宣传材料已经发光了,只好借别人的来看。GPDI的老总以及下面各所主任悉数过来了。

大体就是讲讲各所干嘛的,show一下图片、工作环境之类的。

然后就是提问,最后一问是我问的,我问是不是经常加班,加班有没有加班费。跟传说中一样,加班很多,而且没有加班费……

于是排队投递简历,北大的人中科院的人来的也很多,后来的名单让我觉得他们的机会都不怎么大。

结束的时候碰到sky98,呵呵,很亲切的广东人,也聊了不少。

晚上6点接到一面通知,丙所,晚上7:30,虽然我不怎么清楚丙所的位置,于是在版上一看,不少人问,也不少人回答,就确定了位置。

到了丙所,找到房间,时间还没有到,于是跟边上一个同学聊起来,原来也是9#的,1字班的小师弟,gambler。

到点,进去,五个研究生一个房间,五个本科生另一个房间,开始自我介绍。

我第三个,说得挺简单,反正cs特有那些项目才跟他们说,compiler,OS等等,因为别的专业的人根本不会去做这些。

后面两个,一个广东梅州的本科北邮,在软院读研,一个本科南邮,网络所的研,苏杭师兄,杨振宇的同学吧。

然后我才知道自己其实也并不是很有优势。

于是结束了,跟他们两个一起回宿舍。

周二早上去科泰坐了一会,陈志成过来跟我们布置一点任务,一会电话过来,通知去北邮科技大厦二面。

下午2:30到了北邮科技大厦,找到房间,却没到点,听得里面在一个劲地讲技术,还真无聊,这时排我后面的一个面试的过来了,交流了一下,原来是电子系8字班的,孟斌的高中同学,广西梧州人,颇交流了一下看法,知道他其实不想去的。

然后二面,一坐下就让我吃口香糖,然后根据简历问些问题,基本上没有聊及技术,我也问了不少问题,感觉自己还是太自信,但是得知他们的开发团队人数不多,具体软件开发项目也不算大,vss做代码管理,没有DailyBuild,不过面试的这个就是信息系统组的主任,清华电子系0字班的(90届),然后聊了一下薪水之类,基本上摸出个大概,因为他们是不会说实在的,呵呵。这个主任眼睛老是眨,看得不是很适应,呵呵。不过我感觉应该没有问题。

周三,8点半之后起床,下来就接到手机,说是10:30三面,啧啧,想换个时间,不过他说不能换,于是就赶过去呗。到了房间门口,见一小姑娘说上一批都进去了,那我也进去吧……

结果里面是一大堆人,找地方坐下,跟宣讲会没什么区别,然后就是问问题,口头offer,宣布晚上8:30前要给确切回复,真够快。

散会后我们几个报软件研发(我,电子系的supcxc,fanls和一个北邮博士)的跟陈晓民(二面试的人)聊天,反正也差不多,出来之后北邮那个博士带我们在北邮吃了顿饭,呵呵,然后说起大家接受不接受的问题,发现大家都不是很感冒,其实我也猜不透北邮那个博士到底说的是什么话,反正我问他到底去不去,只是摇头,呵呵,颇为蛊惑,谁知道是不是想我们都退出了,他的校友们可以从waitinglist里面蹦出来,哈哈哈哈。最好是我小人之心啦。

不过既然北邮南邮的人那么多,我自己又不是太想去的话,还是再斟酌一下吧。

回来跟我哥聊了一下,也问了一下高中同学martin,觉得这个地方不是很值,催得又太急,于是跟supcxc,fanls一起把它拒了。

GTIS

15日16点投简历,15日19:30一面,16日14:45二面,效率一如我办事的作风,感觉挺投缘,不知道实际上怎么样呢,呵呵

不过在北京漂了几年,想回家确实是真的。

有空再写写面试经过。

Alafat

拆开来就是Ala-Fat。终于走了,拉宾等了他9年了。

他们生命中最最辉煌的那段日子,是理想主义者和偏执狂实现梦想的历史。

切格瓦拉 1928-1967

卡斯特罗 1926-?

阿拉法特 1929-2004

拉宾 1922-1995

萨达姆侯赛因 就太小了 1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