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7 年十月

下雨了,秋雨还是冬雨

分不清也看不懂。今天NBA也开赛了。跟往年不同的是,雄鹿进入了视野,由于时差的关系,以后,像我这样早起的人就可以一边做器械一边看电视直播了。

昨晚又喝酒了,4个人喝了一瓶二锅头和一瓶古绵纯。回来发现自己的肚腩变大了,应该是最近的事情,我想要戒掉一点喝酒的习惯了,要暗示自己,140是心理关口,每天要做若干仰卧起坐减肚腩上的赘肉。

发生的事情很多,改变不了,也必须接受的。要做的事情也很多,生活终于进入一个阶段了。

色*戒明天就上映了,而我是非常崇拜张爱玲的,不为别的,就看中国那么多伪文学女青年的笔触尖都是张的影子,这一点就够让人敬佩了。李安肯定是篡改了张爱玲原作的意思,所谓电影与时俱进,其实这是不对的,我祝他早点退休,别曲解别人了。一个不打算忠实于原著的导演不值得尊重。

流行的影评人,真正懂得张爱玲的人不多,就电影言电影,或许李安是个大师。不过从卧虎藏龙开始,罗小虎和玉娇龙的戏份被李慕白抢了之后,就应该看出来,这电影大师卖的是他自己的东西。那些已故的人,不过是一张皮被李安用了。

总的来说我是个怀旧的人。

Godel,走好

简短地写一下吧。

9字班毕业之后,就很少见过Godel了,那时候还是03年,断断续续有些消息,大概是放弃了北京的生活跑到一些艰难的地方去体验去了。

这两年spaces兴起的时候,找到以前胡烈诸君的,都瞻仰了一下。Godel的文章越来越深奥,当然他也照顾我们这些人的阅读水平。

关系三部曲看得很莫名,怎么说呢,知道在说什么,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说。

不过大劫大限等字眼频频出现,我只当是一个如花姐姐或者密特一样的空头而已。

没想到这对他来说是不含糊的。

最后的一篇:

本次百年乱世大典的观看通告

from

不知所起-卓青

随着17d的顺利召开,第一轮的动荡也即将开始。想来后世的历史学家应该会解释出领导层人事安排与此的关系。

而由于首轮变乱相对平缓,真正的看点实际上要到奥运之后才会陆续出现。社会与政府的变化则要到09年才会完全出现。

在这里提请所有留在国内,准备亲身观看此次盛况空前、千年难遇的乱世大典的朋友注意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接下来的变化与混乱将是匪夷所思和前所未有的,因此,请保持开放的视角,免得错过最佳的观赏时机,并且也请小心各种新的危险形式的可能。

预祝大家观看愉快。

也祝你一路走好。

说说上周

周三晚上,本来想看嫦娥一号升空的,可是约了一大帮校友一起吃饭,认识的人只有李鑫和chocolate。

然后我迟到了,一到就被王亮催着喝了一杯二锅头。

没想到这不仅是一个饭局,更是一个酒局,山东人真是好能喝。

吃得差不多了刚想走,高大明说有下半场,无所谓,于是去了好乐迪,换了啤酒,喝啊喝,终于大家都醉得差不多了。

坐高大明的车回松坪村,快到的时候发现t43的包忘在KTV里面了

高大明也是醉醺醺,我也是走不动,就算了。

第二天5点半醒来,发现在床边吐了不少,于是打扫了,然后喝点祛湿茶解酒,想起笔记本的事情,于是给李鑫和好乐迪打电话,说是KTV到晚上开的时候才能去问有没有。李鑫也答应他从保税区那边去就近问一下。然而没有笔记本在身上我是不愿意去上班了,加上酒气没有完全散尽,于是跟国强说要休息一天了。

下午两点多,我吃了个面条,呆床上无聊写点人生感悟,忽然李鑫来了个电话,但是声音很怪,说得很急,末了要我去给他手机充值。我心想,全球通充什么值啊。他手机肯定是被偷了,然而没有他那边别的电话。正在想怎么做,那窃贼又来电话,说你怎么还不给我充值啊

我还是敷衍了两句,

马上马上

,想起老曹,于是跟他在msn上说了一下,然后问他要了高大明的电话。老曹也打电话过那电话去了一下,确实是被偷了。

晚上王亮帮我去好乐迪把笔记本拿了回来,先放在保税区那边。

周五上午我顺路过去保税区,跟他们聊了些事情,然后把T43拿回来。也知道李鑫是在沙发上睡了,把手机放茶几上,于是就被人走进来偷了手机。

感觉笔记本失而复得,也没有什么特别欣喜地地方。倒是不在身边的时候很迷茫,感觉都不知道做什么好了。我觉得生活对电脑有点太依赖了。

微软让步了

不过是在欧洲。

中国如果也能跟欧盟一样强硬,一样要求,只要让微软的技术资料费用下降,专利费下降,那么盗版现象就会相应减少了。

欧盟其实对美国的这些巨无霸企业也是一种防范的态度。

痴心换情深

在大巴上看车载电视听到这首旧歌,很优雅的旋律,压的是en韵。那种九十年代初中期的歌,真是让人回味啊。

歌曲:痴心换情深 专辑:真经典 歌手:周慧敏

痴心换情深

这个世界或有别人

亦能令我放肆爱一阵

对你飘忽的爱为何认真

热情热爱倍难枕

怎知道爱上了你象似自焚

仍然愿意靠向你亲近

也许痴心可以换情深

在无望盼天悯

随缘份过去你不再问

不懂珍惜此际

每每看着我伤心

只因你看惯我的泪痕

对你再不震撼

看见了都不痛心

如何象戏里说的对白

相恋一生一世

说了当没有发生

思想已永远退不回头

爱过痛苦一生

沾满心中的泪印

这个世界或有别人

亦能令我放肆爱一阵

对你飘忽的爱为何认真

热情热爱倍难枕

怎知道爱上了你象似自焚

仍然愿意靠向你亲近

也许痴心可以换情深

在无望盼天悯

随缘份过去你不再问

不懂珍惜此际

每每看着我伤心

只因你看惯我的泪痕

对你再不震撼

看见了都不痛心

如何象戏里说的对白

相恋一生一世

说了当没有发生

思想已永远退不回头

爱过痛苦一生

沾满心中的泪印

随缘份过去你不再问

不懂珍惜此际

每每看着我伤心

只因你看惯我的泪痕

对你再不震撼

看见了都不痛心

如何象戏里说的对白

相恋一生一世

说了当没有发生

思想已永远退不回头

爱过痛苦一生

沾满心中的泪印

先说说F1

难道所有的传统世界都容纳不了新锐吗?

ICEMAN赢是赢了,然而这些真的是游戏的潜规则。多年媳妇熬成婆,然而像是一种安慰。

Hamilton加油,不过麦凯伦车队需要找一个Alonso一样强大的车手不容易啊。如果Kubica和Hamilton两个新锐合作会不会更好一点?

今年的Hamilton比所有能在这样的年龄得到如此成功的人要收敛得多了。然而大家都认为他很黑很狂?这个世界的车迷真的这么不可理喻么?

根本原因还是Alonso和Kimi两人的车迷覆盖了整个F1。

被遗忘的时光

又是重阳了。

我突然发现,对于重阳的回忆,我只有去年。重阳那天,我已经是赋闲在桃源村了,于是一个人爬上了塘朗山,看着袅袅山烟,新坟与生人,只是自己没有惆怅。

塘朗山已经被房地产公司破坏了。一平米一平米地破坏,一个山头一个山头地敲碎,运走,然后建起一栋栋不负责任的火柴盒一个薄的房子。不忍看见这样的结果,后来我就搬走了。

世事总是无常的,对么?

现在真的是无欲则刚了,除了想要个孩子,呵呵。

在贵煎饼里讨论关于手机电视的

RA。

然而我觉得多数人都没有整个产业链都走一遍的可能。从设计–研发–认证–生产,体验–推广–销售,消费–售后等等。

当然也不至于把事情看得太难。

USB取电+数据传输的移动电视模块,应该比内置的电视芯片更有市场吧,至少看上去支持USB接口的都能用。更重要的一点是,手机本身不需要再为这个功能重新做结构上的调整,重新过各种认证。

我们的祖先

最近在睡觉前看卡尔维诺的我们的祖先。

现在已经看完了第一个故事,就是那个被大炮打成两半的舅舅。

无论寓意还是喻意都算明显,

不过最后卡尔维诺让这两半又合回去了。我觉得这样看,他才是一个小说家。因为看的时候,确实没想到他会这样安排一个结局。

伟大的小说家是每一页都会让你发现不在想象中的东西。有时候会发现情节乏味,然而你还是不能猜到下一页是什么。

秋风起了

周末吃了一个大闸蟹。没想到今年最后还是吃大闸蟹了。

看了网上郎咸平的一篇讲话记录,觉得现在中国经济确实是

骑虎难下

了,继续升就更心虚,跌的话就无法控制局面,要软着陆还是很麻烦的,因为投鼠忌器,在人心上的损失也还是很大的。

一切根源在WTO?既有这方面的原因也有中国本身制度不完善的原因。

我更趋向于中国会在台海进行战争,不为什么,至少要泄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