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polo

八达通的危机

香港近期开始发现自身落后于时代,最明显的就是电子支付了,先是落后于北上广深,然后新加坡推动NETS也很快,于是香港有点担心十几年前设计的八达通会拖后腿了。

林郑的推动下,香港也在制定自身的二维码标准,这无疑是与大陆的流行接轨的,与此同时,依托于智能手机的NFC交易也起来了。

相比之下,八达通只是单一的卡片,大量的可挖掘场景,会员管理等功能都需要手机App的参与,在这一点上,八达通只剩下便捷的优点了。

单一的八达通接近垄断性质的市场地位,也不符合fintech如火如荼的香港市场,必然有各方势力在挑战其地位。林郑和香港金管局还是在合适的时间做了合适的事情,先做一个规范,然后允许各家挑战者进场竞逐。

二维码与NFC将在香港的市场上并存,早期二维码会略占上风,但逐渐的,NFC会重新回到正中的赛道上,这都需要时间。

过度的高质量社交带来的后遗症

今年第一次到北京,一方面是出差,一方面是60周年系庆。期间约了些朋友坐。

我回想自己在北京的朋友里面,女性未结婚的竟然比例还不低。具体问起原因,大致上的意思是可以没有伴侣,但必须有独处的空间,而又难以找到合适的灵魂。

回想起来,北京的大学校园,尤其是以海淀为主,互联网兴起那几年,大量的社交发生在网上,然后线下随之而起。由于人的素质非同一般,所以社交的质量甚高。

直到我到了深圳工作,发现周围真的比较难找到一大稍大的社交圈可以与水木或者酒井所匹敌,这意味着,我如果要保持同样的社交强度,则社交质量必然下降。而如要保证社交质量,则社交强度必须降低。

在无意识之中,选择了后者。毕竟这不需要夜夜笙歌、觥筹交错这些额外的无意义的付出。

一切均源于,当初和你交流的灵魂是如此的有趣。

有些人说,高考就是一辈子的巅峰,在我看来,高考倒不是,大学里面的愉快的交流才是。

 

瑞典无现金潮流的法律原因

今天看到一条,说的是瑞典会先于丹麦成就无现金社会。其背后的法律基础是:

This is possible in Sweden because even though cash is a legal tender, contract laws have a higher precedence than banking and payment laws here. If a store puts up a sign that it does not accept cash, then you, as a customer, have entered a contract or an agreement with that store that they don’t accept cash. But in other countries, like Denmark for instance, payment laws have higher precedence than contract laws. In those countries, if something is a legal tender, then according to the law a store must accept it. This is one of the key reasons why Sweden is more cashless than other countries — because of its legal framework.

放在中国也是类似的,由于央行信用和权威在那里,人民币法要求商户必须接受人民币现金,所以商户不能拒绝现金交易,否则就是违法。

而瑞典的情况特殊,合同法高于支付法律,商户的服务条款中如果不允许现金交易,则顾客不能要求商户必须接受现金交易。

无现金社会

今天看到一篇英国人写的文章,大概就是对无现金社会来临觉得有一些悲凉。

现金,或者说是纸币和金属币,由(中央)银行发行,背后是(中央)银行的信用。

预付费卡/信用卡,由卡组织和银行联合发行,背后是卡组织和银行对于持卡人的信用背书。

比特币/加密货币,由挖矿机生成,背后是大量矿机和节点的算力支撑。

会员卡/积分,由商户发行并计算,背后是商户的体系在支撑。

生物识别方式,视乎支持生物识别信息的支付系统由谁支持,如果是政府,那就是政府信用,如果是商业机构,那就是商业机构的信用。

支撑的是信用,而使用的隐私则是另一个问题。

纸币带有号码,但一般来说很难追溯。金属币则完全无记号。这两者对使用者的隐私保障是最大的。

预付费卡和信用卡,每次消费其实都被发卡行记录在案了,隐私的记录方就是信用背书方。

比特币和完全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要溯源牵涉到大量算力消耗,溯源可能性比纸币高,难度却比纸币大多了。也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为保护隐私的优良品种……不然那些勒索软件为何都选比特币……

有中心的加密货币类似于信用卡,溯源难度大于卡,小于去中心化额加密货币。

会员卡/积分,隐私数据只在商户处,但被取出来却是非常容易的。

生物识别,等同于满大街的IoT网络了,谁拥有设备谁就可以访问他人隐私。

乘虚而入的加密货币

今天看到一篇说一些加密货币方案在经历经济危机的国家崛起的事情。

比如土耳其,美国对其征税其实是因为土耳其在一带一路上的重要作用以及中俄贸易的某种枢纽的关系,但是在两个世界之间充当贸易角色的土耳其一旦被美国以这种方式点破,意味着以后日子也不好过了。于是里拉暴跌。

带来的结果是,加密货币由于其稳定性(至少比里拉稳定了)和国际通用(某些程度上)性,就可以在该国的贸易上取代法币的位置。

同样的例子是委内瑞拉,之所以近年来区块链的创新很多出现在委内瑞拉这个经济崩溃的国家,也就是其法币和金融系统已经不堪使用了,这时候互联网&加密货币得以乘虚而入。

假如,加密货币能伴随着这些国家的经济否极泰来、谷底反弹,那农村包围城市之后,就是加密货币的大春天了。

数字货币的逃税方式

区块链为基础的数字货币,或者叫加密货币,如果用于购物,其逃税方式也一直是零售界所考虑的。

比如某餐饮连锁店是跨国运作的,他们一直有推出礼品卡的店内支付方式,这时候可鼓励顾客使用数字货币,购买礼品卡,再使用礼品卡进行店内消费。

在此以前礼品卡也可以使用正常的法币购买,只是用美元购买后用于人民币区消费,美元购买礼品卡的行为是必然被征税的。

如今,使用数字货币购买礼品卡,购买者的身份已经难以追踪了,整个行为就像是该连锁店内顾客发生的一场线下游戏,难以监控和课税。

继续阅读

IoT + tokenization, NFC支付的延伸

几天前说到那个无人机送货,现场使用NFC支付的场景,实际上两边都是使用NFC技术。无人机方面是一个NFC Reader,而收货的cushion是NFC Card, 完成交易之后,无人机向cushion投放货物。

因为cushion是一个无人看守的NFC Card,因此不能保有真实的卡号,这时候Token就发挥作用了。

屋主下订单后,绑定银行卡的App就为cushion申请了一个token,以作为银行卡支付的临时凭据,当然了,该token也有其使用范围和业务的限制,比如专用于Amazon付款。

同样的原理,我们可以推演出更多的IoT搭配token的支付方式。

比如手环或者智能手表,当然了,这个算是用得比较多了,在儿童乐园里面,有一些付费项目,家长就往儿童的智能手表上推送一个token,以方面儿童自行支付一些他/她觉得值得多玩的项目。

再比如汽车交过路费/停车费,可以在ETC的地方使用token,比如由谁支付此次高速费,则他向ETC推送一个一次性的付款token,以完成此次结算。

再有就是当凭证对应着银行卡/身份时,我们又需要使用这个银行卡/身份去授权一个其他人去做一些什么事情,比如一家人在酒店/会所,使用各种项目,但不可能都拿家长的银行卡分头行动,之前的解决方案是使用酒店/会所所发放的手环或者会员卡,离场时统一结算。当使用token的IoT足够多的时候,可以这家人的每个成员的私人物品,比如首饰、眼镜、手表等等,经银行卡授权的token注入后,即可使用这些带NFC功能IoT直接进行支付,避免后续再结算的麻烦。

软件如何侵入POS中

https://www.theatlantic.com/technology/archive/2018/07/when-software-ate-the-point-of-sale/565919/

这是《大西洋》上关于POS/支付行业发展的一篇评论,关于POS为何会成为一家家巨头或新兴企业瞄准的目标。

很长,但也把卡、POS的前世今生说了个通透。

无人机送货,货到付款

早上看到这篇:https://internetretailing.net/payment/payment/prototype-pay-by-drone-technology-unveiled-18141

Worldpay利用非接触式EMV技术,无人机在投递的时候,确认接收货品的垫子的收货信息与订单相符,然后松开货物,完成投递。

再进一步,垫子如果能主动告诉无人机,我需要什么货,是否无人机可以投递的同时,像reader读卡一样,完成一次无人干预的机器对机器的支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