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 年九月

平等权利

每天上班的过程,我都是从南坪转皇岗路进关,送我太太到上步,然后再自己走滨河滨海,直到南山。

滨河滨海的信号很好,足以收到我想收到的香港电台,每天都听两个小节目,一个是香港电台第五台的报章摘要,另一个是新城财经台的香树辉Kingking倾。

港台的报章摘要偏向于政论和社论,而近几个月焦点则在双普选以及占领中环的讨论。在某个层面看,这是一个拉锯的过程,争论/争执不过是表达对北京的不满,反对派争取这些的基础是,能否做到人人一票,每票同权,这样选出来的特首才能有公信力。然而北京的顾虑在于,即使给你双普选,那么目前还说能够行使否决提名,但将来也难保要再争取取消北京的否决能力。所以这是一个拉锯,也让社会继续撕裂。

但目前每票同权则是一个貌似很正确的诉求,因为公民权都不希望被代表。

再回头看看香树辉节目中提及的阿里巴巴港交所上市谈不拢的问题。港交所同样要求的是同股同权,则股票在公司的投票权上平等。而阿里巴巴则希望仿效美国流行的合伙人制,避免被无知而短视的资本将公司长远规划打乱。最终没谈拢。

马云说过,国家无论何时需要支付宝,都可以捐出。这种行为也许合伙人制下还是可以保证对国家的忠诚,但同股同权的情况下,则大谬。

坚持平等股权,则失去阿里巴巴在港交所上市,港交所称霸全球的大好机会,也失去了发财的机会。

对比两个事情一起看,现在的香港人作为一个整体是时候做出抉择了,到底是发展和钱重要呢,还是平等权力更重要,后者也许短期内并不会给香港带来正面的作用。

但香港人注定不会是一个整体。

薛刚反唐

今天看完了「反唐演义」,也就是以前听说书里面的薛刚反唐了。

与隋唐英雄、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等唐初演义类似,题材无非是兵荒马乱,投靠收留,郎才女貌,临阵招亲,旁门左道,法宝逞凶,仙道破邪道。

不过小说很清晰地表达了李显和李旦两个反武阵营的差异,而中唐的过渡,也是先李显而后李旦。即使武则天倒台后,中原应当是同时存在两个政权,李旦阵营在反武周中不力,导致其直到中宗驾崩后才填补上空缺。

另外说说狄仁杰的角色,为何世人对狄公甚少非难,为武氏效命的同时尽力保留李唐血脉,这样的做法本来可以说是无原则,但演义中则用知晓气数之类的说法为其辩护。

太子党们的朝廷影响力在几轮的斗争中式微,也正是大唐中兴的保障,而后来逐渐演变成节度使制,也是个必然了。

相对于北宋和明,开国元勋家族在大唐的生命力是超久的。

风雪山神庙

某电视台在放水浒,看了一下,是林冲风雪山神庙的那段。

回想起整个水浒,唯武松和林冲最为详尽,而林冲一步步被逼上梁山,也正是官不容匪不容,以至一个如此善良的人,最终落草为寇。

其实,最值得研究的反而是陆谦这个人物,这样的反骨,无义的人物在现实中倒是屡见不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