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 年八月

8月入市总结

8月份终于开通了港股买卖。一开始的想法倒不是说对赚钱有非常大的欲望,而是半年来接触一些投资机构的研究员,对于投资方面觉得自己仍属欠缺,也许一些问题的回答上并没有抓住重点,因此开户,并阅读各种调研报告,以求能更好理解业绩,运营,调研和股价之间的关系。

然而毕竟资本是逐利的,入了市就是希望赚钱。前三周都有浮盈,第四周则赔去了一半的盈利。而从指数对比上看,前两周跑赢恒生指数,后两周都是输。

股票是个矛盾的综合体,投资和投机的机会都有,就好像物理学上的熵增过程和生物界中的熵减过程一样。从投资角度看,行业,PE,成长性,市场占有率等等貌似决定了未来的平均价格,最终平均线会收敛过去,这是跟熵增类似的。然而投机则是人性的分析,追涨杀跌,马太效应明显,击鼓传花何时终结也是取决于群体心理。

目前在碰过的股票里错过了两次10%的增幅,又追涨赚到也有割过小肉,有抄底也有做过波段。
几点体会,
机构的强烈买入和目标价的有效期颇长,也许需要一个月
有些股票周期很短,3、4周左右
蚊型股风险和机会都很大,只适宜做补充
下跌过程中的成交放大还是相当明显的回升信号
双阴完全包夹一阳,一般是暴跌信号,在某个上好在跑得快。

绣春刀

确实是好电影,虽然票房不好。听着口碑过去找影院,发现南国的院线都不排了,而南国艺恒则还有两场,于是和老婆一起去看了。

三兄弟并肩作战的电影,上次看到的是《投名状》,也同样是朝廷的炮灰的故事,不过投名状是最后相残的结局。

《绣春刀》是明朝特务组织锦衣卫的佩刀,电影中的武打动作、服饰考究相当的写实,没有考究过是否就是那样,但锦衣卫底层穿的飞鱼服、百户穿的白袍,相当的讲究。

三个兄弟,各有心病,老大只希望能补父亲的百户缺,老二对当年被他们锦衣卫送去教艺坊的官妓心存内疚与爱,老三则是杀死官差冒名顶替的流寇。

故事有点像碟中谍之类的谍战片,特务接受任务去执行,而任务一开始就是让他们无论成败都会招致死亡的。

说真的,跟反腐关系不大吧。不过联想一下重庆发生的逃到美领事馆的事情,倒是类似剧情的真实版。

说回明末,崇祯可谓个勤奋而聪明的君王,可惜特务机构积习难返,以致君主无法相信臣子,导致君臣离心离德。首辅大学士直接执政,其实就是官员体系无效的象征,金字塔的结构直接退化为扁平的结构,而特务机构又制衡这个扁平结构,人人自危,个个都巴不得早点退休。

再想想戊戌变法,光绪帝对维新派的使用,也是直接越过军机大臣,名不正则言不顺,戊戌变法失败自是必然。

 

雪国列车

周日在iMac上看了这部片(以下称TRAIN),联想起上一篇blog里面提到的羊毛战记(以下称WOOL),既有相同,也有不同。

同样是作为一个人类末日后的生存环境,都设定了能源的长久来源,WOOL使用的是地底的石油,而TRAIN则虚构了一个永动机。TRAIN用车厢分隔了阶层,而WOOL用楼层分隔了分工,为什么WOOL没有明显的阶级观?那应该是多次的暴动后调整过来的。

TRAIN相比于WOOL,大概就是国家宝藏跟达芬奇密码的比较了,一个电影先获得掌声,一个小说有名而电影晚出。

TRAIN的原则没有用文字记录下来,而只是Wilford的大脑里的控制,WOOL则不一样,简直就是精心的设置,更能数百年地轮回下去。

说回TRAIN,为何最终还是冒着人类全体覆亡的危险,去摧毁唯一的生存空间。要知道,最终连北极熊都看不见的话,那就是彻底的悲剧。

对于这些末日群体生存狭小空间的想象,两者都写得比较充分,然而考虑一下,我们的祖先难道没有碰到过吗?穴居人、岛居人不一样有类似的情况。问题是,一、没有利用宗教;二、没有放弃先进技术和知识;三、应当创造自然淘汰法则而不是用社会冲突的方式去解决人口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