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感冒

自从一月份在美国感冒过一次之后,清明前后的这个时段又感冒了一次。虽然比不上上次那么大规模,其实也挺难受的。因为家里的事情多且烦,公司的事情烦杂,自己又想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导致这个春天很疲劳,然后清明前后温度变化大,感冒来得不快,也没有发烧,但是鼻涕很多。

心态上面没有太多积极的变化,更多的动作出于下意识和本能,并没有太主观去规划更好的方案。

所以这次感冒事实上是心态上的反映,疲惫而不知如何调整,时间又一点一点地消耗,不如病了。

blusthost的PHP升级和wordpress版本升级

有相当长时间没有碰PHP这一块了。随便调研一下新的CMS和PIM,发现都要PHP7.1了,一看bluehost的空间,居然只有PHP 5.4,于是查了一下,原来PHP跳过了6,2015年下半年就把主版本升级到7了。真是孤陋寡闻。

再搜一下,原来bluehost要升级PHP很简单,到后台设置一下就可以了。

由于担心老的代码和PHP 7不兼容,我决定先把PHP给升级了到5.5,这个工作做得比较少,还是一步步来吧。

顺便又把wordpress升级到4.9,应该是对于PHP5.5的最新版本了。

红海行动

过年期间在影院看了几部电影,分别是《熊出没》《捉妖记2》和《红海行动》

最失望的是捉妖记2,虽然大家都很喜欢梁朝伟,但是,正是由于梁朝伟的存在,侵占了本应更丰满的剧情和特效,总投资无论多少,梁朝伟的大头在,自然吃掉了很大的部分。

除非他免费出演?不可能的。

红海行动确实比战狼2要高一个档次,战狼2有些为煽动爱国热情而作,红海行动则是以撤侨事件为背景,糅合了中东地区错综复杂的局面以及多方利益。更是直接把脏弹这个流行的话题都挖出来了。

如很多人观后感所说,基本上是高潮迭起,不停的移动、布防和射击,又不停有各种血腥的镜头,惨死和血淋淋的受伤。

太久没关心军事了,以至于都不清楚那些无人机携带炸弹是不是完全军用了,理论上技术上没有难度,而成本又低,中国军方发展这样的武器也合情合理了。

与战狼不同,红海行动没有单一主角,与黑鹰坠落类比是可以的,另一个问题是,不大可能有续集了,除非下集虚构一个什么事件出来。

中宣的水平不好说,文化部的水平是有所提升了,用市场的方法去煽动爱国,增加国力宣示的主题电影。治大国如烹小鲜,官方现在在烹的是加强意识形态认可这一道菜。

虽然明知如此,但也是很受用的,对不对?

如梦之梦

在美国买了个Sony的DPT-RP1,索尼大法好啊,很是满意,虽然需要和PC联合使用,也就是要在PC上把PDF文件拖到电子书的管理工具上。但是可以wifi同步,也是很舒服的功能了。

然后就开始看书,在办公室看技术文档,在家里就看文艺的以及小说。

过年期间,顺手就把如梦之梦的剧本再看了一遍。

想起在14年前,我在上海的时候,借过kana手上的如梦之梦看了一遍,那本书是centerwise在hk帮kana买的。

这次重看,也许人生阅历已经不一样,而对文学、表现的手法也接触得足够多了,如梦之梦并没有带给我更多的感悟,相反则是一个故事,以及去思考为何会有这个故事。为何赖声川也许是为了表达轮回、因果,而用了这样的(当时)崭新的表达手法,然而形式并不是戏剧最重要的,意义才是。

五号病人的故事更多的是莫名的际遇,而他则去探求其原因,然后上海青楼女子的故事则是简单的爱恨情仇,愚昧与文明,解放与背叛,串在一起。

表演工作坊过于注重形式,目前看来是这样的,但是形式本身的创新,也足够让他们蜚声。

新三国

赶在2018春节假期,和CC一起把这部2010年的电视剧一起看完了。新时代的历史观毕竟和旧时代不一样,我观察CC的反应,其实他也并不是那么喜欢刘关长和诸葛亮的。

新三国也恰如其分地表达了关羽的目中无人,张飞的专横跋扈,以及刘备后来的自我膨胀。直到诸葛亮与司马懿对峙,CC是倾向于司马懿的,当然有导演和编剧的倾向性,另外,诸葛亮的所作所为,在北伐中原这个事情上确有绑架整个西蜀、一意孤行的成分。

回到煮酒论英雄的环节,曹操说得没错,天下英雄就真的只是曹操和刘备而已,孙权每每希望有所作为,要么被刘备所压制,要么打不过合肥,守成的统帅。

而刘备和曹操相继去世,天下竟然不复有枭雄了。这种情况下,诸葛亮真是进不如守,守好西蜀静待中原生变未尝不是上着,然而“益州疲敝”又是事实,汉中要经营起来也不大可能。更大的危机是,诸葛及刘备带入益州的将士属于少数,陆续去世之后,就更难对抗益州本土的大家族了。所以诸葛亮不得不以战之名团结益州,否则,第二个法正和张松都会出现。

新三国里面把李严和诸葛亮的矛盾锐化了,这是合理的。失去荆州之后,蜀汉也不仅失去了进攻中原的最佳跳板,也失去了中国最好的人才库。廖化为先锋真是讽刺啊。

在更多依仗益州人才的情况下,如何不要得罪士族和世家的利益又变得重要起来,这难免耗费了诸葛亮大量的精力。诸葛亮害怕使用蜀将,因此不得不使用降将和荆州将士的后裔。

正是因为考虑得太多,又不敢开罪大家族,所以诸葛亮在政治上做得步步为营,只好到前方充分发挥其军事才华了。

司马懿其实也清楚蜀汉内部的矛盾,诸葛亮也清楚司马懿不被曹氏所信任,然而司马懿选择了耗死诸葛亮的办法而又不得罪曹氏,诸葛亮无计可施。

上方谷是最后的天择,诸葛亮看到上天不助他,知道自己失天时,加上地利不足粮道艰难,人和有亏成都不支持北伐者多,三者皆无,实在是勉为其难,所以从身体上失败了。

新三国花了很多功夫在司马懿身上,包括曹丕送给司马懿的小妾。司马懿发现 小妾怀上了司马昭的骨肉,心中没说什么,但是在临盆时让胎死腹中一尸两命,虽然残忍了点。但事实上确实对司马炎的保护。须知如果名义上的儿子实际上的孙子出生,难保不会给司马炎一代人带来像曹丕一代的自相残杀。倒不如不让它有发生的机会了。

司马炎如果 能有司马懿这种鹰视狼顾的智慧,也不会搞出后代的八王之乱了。

新加坡之行

过年期间去了新加坡,周三出发周一回,走的是深航直飞,深圳出发。这是第一次从深圳机场出境,之前都是过去香港,或者在北京和上海出发。

飞了不到4个小时就到新加坡了,之前就很清楚新加坡很小很小,相当于深圳关内(罗湖福田南山加起来)那么大。但毕竟是异国,CC也还是挺兴奋的。

本来打算买一个几天的通票,后来对比了一下,发现坐地铁的次数并不多,完全可以每次买单程票解决。于是就一直买单程票了,而CC对买票这个过程很热衷,每次到自助售票机都第一时间过去按地图按站名,放钞票,取车票。

坐了两次之后,我才发现可以用之前用过的票再充值使用,同一张充值车票用三次返还0.1SGD,用6次再优惠0.1SGD。新加坡的地铁线也是相当复杂,好几家运营公司在做,当然了,比起纽约是小巫见大巫。

我们到的前几天是住在CityHall的Swissotel,一家瑞士起源的连锁酒店。放假并不贵,也许是我们订得早,当然了,楼层也不算高,不过视野还是可以的,毕竟称之为City Hall,附近以传统建筑为主。

酒店旁边就是Raffles City,可以购物吃饭,CC这个不争气的,老是惦记着去吃个麦当劳,当然了,后来我是早上带他出去逛别的地方的时候满足了他的愿望。说起这个麦当劳,我打小票出来的时候,发现上面赫然印着普通话拼音“HanBaoBao”,看来最初做新加坡餐饮系统的还是大陆华人啊。

酒店楼下有个很有名的教堂,挺好看的,叫St Andrew Cathedral,圣安德烈堂。在那里转了转拍了照片,白白的教堂,说不上雄伟,但也相当的大。教堂边上有几只鸽子,CC去赶了赶,又想找面包去喂,但我后来查了一下新加坡是否准许喂鸽子,得到风险提示之后就打消他的想法了。

继续阅读

2017,欲破而未破,欲立而未立

兜兜转转,2017总算结束了。

如上篇所说,危机很重,一方面是生了老二,另一方面则是行业明显向下。

关于行业和公司,我相信人的特质是不一样的,有的人能在困境生存,起死回生,否极泰来,但有些人只能锦上添花,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所以回到行业大周期,并不是能同一帮人从起到落都能按最佳的方式去运作好。

转型也需要转型的人才和措施。

然而话语权是在当年上升期确定的,要转移话语权又谈何容易啊。

2017少管了一部分业务,思路也清晰了,然而对更高层面的混沌无法厘清和控制就直接带来不安。

海外去了吉隆坡,济州岛和福冈,国内依然是北上广苏杭武汉,小地方就是郴州和惠州。

深圳的大本营、东莞是老家、香港是探亲地。

年中时体检数据不好,启动了一次减肥+健身的计划,最多的时候体重减了20斤,后来适当恢复了5斤,目前稳定在130。

CC上小学了,与他弟弟出生只差了一个月。变化落在他身上,而他还是离成长有距离。

看书变得杂乱。对于人类未来的思考,知识过剩的危机,今年看完生物学思想的历史,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

一切都在进化,而人类也必然有一天会充分利用计算机辅助自己完成新一轮的进化。然而这种进化过后的人类,是否还能称为人,则很难界定。

几种进化趋向:

基因编辑,基于使用计算机对基因大数据进行充分分析后而进行基因组合,合成合子,孕育成完人 或者,制造人造器官,延长生命。

人造躯体,移植大脑,保证大脑的永生。

人造芯片,植入体内,加强人体运算和生命能力。

超级计算机/网络连接人造躯体及人类大脑,硅碳结合。

说多了,其实2017是对自己的生命的一个考验,我现在比较承认一点,DNA上的每个片段都能影响/潜在影响一点生命的表现,这正如我们每个人都能影响/潜在影响社会的发展进程,或多或少,也许致命。

 

危机感与日俱增

自从小宝出生,我感觉自身的危机感越发重了。一方面的原因是供职的公司业绩下滑,另一方面则是同龄人之间成败已经分野,碌碌无为意味着失败,这就是所谓的中年危机吧。

同时,放眼望去,再去给一家类似规模的公司打工似乎并不是我的意愿所在,而创业本身,有想法有执行力之外,运气却是我不敢保证的。

说回当下的环境,我是看到目前很多方面都比较落后,存在改进的空间,然而处于政治及势力划分的原因,业务落在不同的也许并不是最佳的人的管理范围,从而导致在面向竞争对手强有力的挑战时,这些业务环节在不经意之间成为了短板。这些短板有可能导致一个项目或一个市场的失败,如果成功了,那一定是竞争对手的短板比我们更多。

要承认自己的不足并不容易,一个曾经辉煌的团队去承认比个人承认更为困难。我碰到的问题还存在于满目的自大,各人认为以往的经验牢不可破,包括自己的认知,随着团队平均年龄的提升,这也许是非常可怕的执念。

如何跳出框框成就新的事业?现在的社会已经陆续碎片化,我目前看到的情况是,更多的是以小团队–个人的方式去选择方向,只有陆续接近成功的时候,才会有进一步的回归到传统企业/公司的组织形式。内部创业是一种形态,但也许并不是最佳的形式。

XMind Cloud准备关闭服务

国产纯SaaS看来活得也比较艰难啊。

http://www.xmind.net/blog/en/2017/11/xmind-cloud-service-will-be-shut-down/

XMind Cloud will be officially shut down on 31 Jan, 2018. We deeply apologise to everyone who relied on XMind Cloud in any way. It wasn’t a decision that was made lightly – we have been deliberating this for several days, but ultimately we’d prefer to spend our development and support time on features that the majority of our users can utilize and enjoy.

Don’t worry, all of your XMind Cloud files are safe. Before 31 Jan, 2018, you can still use XMind Cloud service normally. But please be sure to download all of your mind maps stored on XMind Cloud before this date.

香港打疫苗

深圳尚未完善的地方就是这样,明明希望推广新的疫苗,但是总是没货。迫不得已,要带小宝到香港去打。老婆效率也算很高了,户口是我去操作的,社保卡、身份证、港澳通行证、护照等都是她给小宝办下来的。

卓政之类的地点不合适,而且溢价太高。于是找了上水一家诊所,有儿科博士坐镇的。打电话过去问了,有疫苗。(五联、十三价、轮状)

于是10点多带着小宝,叫了个出租车就到福田口岸了。周日的上午过关的人不多,11点多就到了上水。先到小宝爷爷奶奶家,把奶瓶什么的先放好。

然后就步行过去诊所。人很多,排队的椅子都坐满了人。拿了个号,就在那里等。爷爷奶奶也跟小宝玩一下,小宝心情很好,一个劲的跟爷爷笑。

排队太慢了,爷爷奶奶就先回去吃饭了。

等到1点钟,终于排到了。医生也把疫苗都准备好。进口的疫苗做得很完善,带疫苗的针管和针头都是一个包装,用完即废弃。

打一个大腿,小宝大哭起来。还有另一个大腿,扶住的时候,小宝已经意识到不妙了,还没打就开始哭。

都打完了,哭个不停。好在还有一管轮状疫苗,口服的。估计是甜的,医生分几次给他喝,就当是打完针的补偿了。

完了,把疫苗的盒子带回去。不过医生要把批次号剪掉。

一个是HK$ 2520.00。

相比打十几次针来说,还是方便省时的。

然后把小宝送到爷爷奶奶那里去喝奶,喝完后就跟爷爷奶奶玩了一会。我们就趁这时候出来补午饭。

回去时发现小宝也玩得很开心,看来陌生环境也没太大影响。

之后就回深圳了。

这就是小宝第一次出关(去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