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结希腊之行——Artemis神殿

从机场出来,我开了探途,上了机场高速,很快就发现问题了,GPS更新的速度比不上我开车的速度,于是我错过了一个口,然后再绕回来,结果交了两次的高速费。然后问收费员为什么,她大概的意思就是雅典到机场就这一条路,经过就要收钱。很明显跟中国是不一样的嘛。

天刚下过雨,路上,我第一站的目的地是Artemis神殿的遗址,以及旁边的博物馆。经过小镇,进入乡间的路,路旁有绵羊、橄榄树和原野。一个人开车就是这一点不好,不能动不动就停车拍照。只好享受开车的过程了。

博物馆3:30关门,我到的时候已经是快3点了,票价3欧。里面都是一些附近出土的大理石像的残骸,还有阿提卡本地的其他古代生活用品。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比游客还多,这个地方还是偏僻了一点。

神殿遗址在博物馆外面,因为成本和保护的需要,铁门已经锁上不再开放。倒是可以在围栏外面拍照,只有残剩的几根柱(墩),比之后再看的其他神殿都要衰败。

由于雨水堆积在神殿遗址上面,宛如在湖上立着几根残柱,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加起来看了不到半小时我就撤了,开车返回途中,看见路边也能拍到神殿遗址,就停车再拍了一段。

总结一下希腊之行——当地行程

当地行程

其实在租车之前已经确定了1.26在苏尼翁角海神殿附近过一夜,看看日落和日出。所以在booking上面订了一家一晚上,一千多人民币(支付宝)。1.27再开车一路上转啊转到开会的酒店,把车停那里。开完会后的1.30和1.31再跟集体活动或者坐公共交通到雅典城去观光。2.1再把车开出来,到马拉松转转,然后还车。妥。

于是下了几个有离线地图的app,没办法啊,google maps要用境外的4G卡才行。

说一下都下了哪些app: 百程、租租车、booking、探途离线地图、navmii,再加上之前在境外用开的Google地图。

机场取车

取行李,人品不错没等几分钟就出来了。海关入境,什么问题都没问。在机场里找个小店买点水,途径Enterprise/Alamo的店面,想着,一会再来办手续吧。买完后回来排队,前面是一对中国来的情侣在办租车手续,看起来也是在国内租车平台下的单,基本上也没有推销什么额外的保险,轮到我,给了一辆沃尔沃V60,预授权1200欧,我觉得可以。但她给我解释邮箱的时候,我误以为是要加7号还是8号的汽油,后来在外面发现完全不是这么说的,所谓的7/8就是我还车的时候要把油加到至少7格(满格是8),小乌龙一个。

给了车钥匙和车位号码,到机场外面提车,一开始走错了一个通用的停车场,到了车位号码上发现怎么停了一辆宝马,好狼狈。走出来再看看附近果然还有租车公司集中的停车场,就顺利拿到车上路了。

总结一下希腊之行——机票及租车

交通

虽然是商务,但对我来说是自行规划行程,最后还是忍不住把停留7天全用上了。计划1.26入境,2.1离境,于是订了1.25晚上11点起飞的,一度担心会不会被海关留难,事实证明,海关确实把我拉一边盘问去了,然而却不是这个原因。

走的是卡塔尔航空,上海——多哈——雅典,雅典——多哈——香港,这样的行程。因为直飞雅典的居然只有国航北京出发……在免过境签的航班里迪拜/伊斯坦布尔/多哈之间选择了多哈。

然后就是踌躇提前到的两天去哪里度过。到底是在雅典城里呆着,还是租车在城外溜达。虽然有种种不能租车或者不适宜开车的说法,最后我还是选择了租车,在阿提卡——苏尼翁转一转。

下一个选项就是哪个租车公司,或者哪个租车平台,什么样的车型,在哪里买保险的事情。也是利用几个周末反复比较,怕长考出臭棋,最后是通过租租车租了Alamo的车Audi A4同组,六天,1.26取,2.1还。保险是租租车的全险,其中一部分是给租车公司的基本险。用租租车的服务准备了所谓的IDP的翻译件,虽然我知道那也是自欺欺人的玩意,但有总比没有要好吧。一直等到1.23我才把租车订单下了,然后打印了一堆文件随身携带。

确定好租车,然后就是自由行动的酒店以及开车去哪里观光的问题了。

 

总结一下希腊之行——签证

首先是办理签证。

之前我办理签证一般是走的公司的渠道办商务签,或者是太太在淘宝上办的泰国签,唯一一次是去年去新加坡前找许教授帮忙申请的电子签。

这次的邀请函给到之后,感觉只是一个普通的邀请函,没有护照号码等标识信息,考虑了一下,放弃了走公司渠道(其实也是找旅行社),决定自己申请旅游签证。

从来没有自己递交过,网上对比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百程。前后也耗时了近一个月签证才到手。说一下百程的特点,基本上周期会比承诺的略长,下班就绝对不工作了,加急也没有用。

由于上一次申根签证是录指纹要求之前办的,这次就不得不去签证中心录指纹了。准备的材料也大致上差不多,我基本上半天就准备妥当了,然后快递给百程,百程就进入一个说不准什么时候能完成预审的情况,如是拖延了两三天。(这个是可以缩短的)然后就是预约签证中心的面谈。(这个百程也拖了一天)然后面谈,等结果。护照是先返回签证中心了,百程又等了两三天再去取。(这个也是可以缩短的)前后统计下来,应该是被耽误了至少有5个工作日,算上节假日,就将近10天的时间了。

等待签证的过程中收到领事馆的电调,问为何一个人过去希腊,我不想说自己过去出差,便说对那边的历史感兴趣,而且之前每三年去一趟欧洲,希望能保持……至于家人为何不跟着一起去,就是其实他们打算暑假去,我先去探探路啦。电调之前也看了一下百程给我做的行程单、机票、酒店预订单等信息,感觉还是差了一点专业度,一眼看过去就不是自己准备的。

如果还是办理申根签证,最好还是自己递交吧,虽然百程的客服也挺nice,问题是客服只是负责安抚你的,不负责流程中除了收费之外的其他任意一个节点。

签证上最后没有用我提交的照片,而是选用了签证中心拍的照片,也许既然是面谈了在现场采集头像了就用那个吧。

问了一下签证中心,12月办希腊签证的不多,一般都是去北欧看极光的。

Anyway,最后签证还是下来了,给的时间不长,一个月有效,单次入境,最多停留7天。算下来,这也许是去的第十个国家了。

原配的心思

看旧历年末的大戏,无非是吴秀波和陈昱霖的故事了。这次大家觉得陈昱霖贪得无厌,而吴秀波又心太狠。我觉得都是原配希望主导一切。

何震亚无疑是希望锁定吴秀波真的要浪子回头,简单的做法是清理掉目前的野花,另外更重要的是,要让吴在女性眼中变成一个不能再碰的危险男人。这样,事件才不会再重演,她才可以高枕无忧。所以,陈必须进去。

吴秀波无法发声,也不能说夫人不对,他的三不原则已经给发妻带来了很大的烦恼。既然改不了,那就把他事业终止掉,把他的异性缘大门关掉……

所以何震亚大不了回头过苦日子,她在意的是婚姻。如果吴秀波执迷不悟,那他经此波折后要东山再起又谈何容易。

CC总算考了次3门满分

读了一年半的小学,CC总算在小学的第三次期末考试了考了个全满分。相比第一次来说,进步还是有的。

记得一年级第一次期末考试,他自我感觉超良好,号称要拿三门满分,结果语文考了个全班倒数第一。然后接下来的一年里面,屡屡碰上看图写话写不出来写不好写不完的局面,以至于我们对他能否保证一定的水准都有怀疑了。

这次也有一定的侥幸,因为语文考试的写文部分终于不考看图写话了,改成写留言条?避过短处就好了。

对图画的阅读能力一直以来都是个缺陷,正如他总是找不到东西……同理心也偏薄弱,正在通过阅读文本和看电视逐渐在培养。

最开心的大概是他外公外婆吧,我猜他们从来没有得到过类似的激励。CC也很兴奋,不要打压,好歹让他高兴一个生日吧,因为今天是他的农历生日。

另外说一下Pygmalion Effect,我一直觉得儿童接受教育的过程中早晚要摆脱这种外部效应的正面影响,真正激励和推动来自内在和家庭就好了。但是应该什么时候取消这种效应才是最合适的时机?CC属于一个会严重负面暗示的人,也许摩羯座多是如此,所以一定程度上需要我们反复建立他的内部信心支撑是有必要的,而老师或者学校,反而是外在的不可靠激励,也不一定能长期而且细致地培养他的信心。这种培养的行为至少应当持续到他建立了明显自我正反馈的为止。

 

过华清宫

Just try to translate the famous poem, referred to other translation.

Passing Huaqing Palace
Du Mu

Viewed from Chang’an, Mount Li seemed full of embroidery, pile and pile;
On the top-hill, countless gates opened one after another with rhythm;

The imperial concubine smiled, to meet the horse stepped red dust;
No one knew it was for the litchi arrived.

Restart the English writing

Which level is my English grammar? I am not sure.

Today, I install the Grammarly app to my chrome. When I do input the English in the web pages, the plug-in will check my input and give the hint when it found errors.

Therefore, I will try to do some writing on my personal blog–guipo.com.

 

无现金支付进入捐赠领域

昨天看到一篇说荷兰教会开始提供带NFC reader的捐赠盘收取教友的捐献。

很正常的改变,因为西方国家陆续取消现金了,而教众又确实有捐献的宗教情感需要。于是捐赠盘应运而生。

带来的结果是,更容易统计到教众的捐献习惯以及金额比例等数据。有些挺有意思的,比如:

天主教信徒的平均捐献金额要低于新教信徒。

文中大概解释了一下,新教信徒会更大程度上认为教会是自家的,因为新教的牧师是由教众选出来的,而天主教的神父则是教会委派的。既然有了拥有的感觉,多些捐献也是顺理成章的了。

人聚人散

最近T总离职了,而当年我回公司的时候正是找的他。听到他要离开,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是因为年龄大了,钱赚够了就退休而已,其实他也就是50不到,两个儿子一个读小学一个读大学。

后来问起了解的才知道是到竞争对手那里去了。不由唏嘘。说起公司,在行业大势转差的情况下,依然有不错的业绩表现,当然了,起因是竞争对手之前不愿意花大力气做好的海外市场被一步步深耕而出的成果;然而竞争对手一般是短视而且激进,看到自己业绩不行而你做得好,不会去分析你是什么原因成功的,就看着,你做XX区域市场得到了成功,那我也去做,缺人就挖人。

你做的产品为什么就能被这些客户认可,那我也去做一样的。产品同质化,各个链条的人员都挖一遍,还是没成功啊?钱还有剩的话,那就再挖,价格战。钱花完了?一地鸡毛。

真正的差异是什么?我认为是企业文化。一个to B市场的企业文化是非常重要的,从坏的角度看,也许是谨慎而保守。拿着风投的钱,恨不得把人员就位,996就能获得良好的业绩的想法则是to C的。从嫉妒的那一刻开始,就在企业的文化基因上面有了质的差异。资本的意志在这种类似于创业公司的搅局者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说回T总,也许是在错误的时间做了几年前就要做出的决定了。性格上与创业公司显然是不相匹配的。当然,对方也许是看重,毕竟当年有成功地垄断一个市场的经验,虽然那已经是十年前了。

人来人往,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有些人是赶下一场了,有些人则留在席上,等下一道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