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 年四月

比赛

某天凌晨4点钟醒来,看了皇家马德里对巴塞罗那的下半场,梅西进了两个,由于声音太小,我很久才发现皇马踢少了一个。

然后看了广东胜了新疆,8年7冠,感觉有点无趣。

早上看了马刺对灰熊,邓肯被黑八了,那个缩水赛季邓肯夺冠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一晃就12年了。老了,居然被马克加索尔欺负了。解说说帕克眼中有泪,我觉得,邓肯流泪的话还说得过去。

时间啊时间,逐渐摧毁了青春、活力和激情,无论是否成功过。

百年清华

我还记得98年5月的时候,那一年我哥要大学毕业,我要考大学,他几个同学在我家里一起看电视,其时正值北大百年校庆,我哥的一个同学半开玩笑的问我是不是要考北大。其实那时候我已经是报了清华的。一晃已经13年了。

这里终结学业理想的最好的地方

报考和考上清华是可以满足你的亲人的这方面的虚荣的。如果对学术没有爱,而又要满足这种心态,那么清华作为学业的终点是非常合适的。

于是人生黄金时代的数年在此度过。高中时代自以为已经完善的人生观在此升华。梦想也可以在此启程,没有这个园子里的人承载不起的重任。

只不过仍然会被政治左右,因为它不是一个独立的存在。

除了红色之外,另外的感觉是很重的工程的感觉,你要花上至少两年的时间,才能找到那些人文气息浓厚一点的组织。因为大多数人都在学习中消耗了。

我感到幸运的一点是清华的校训一直有效,并持久地影响着我。毕竟无欲与无为萦绕了太久,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点算是遗传的。而乾卦,是一种追求,不断对乾卦的追求与执行,能在无为中有为。(坤卦可以用来消除戾气)

百年校庆决定不回去,有个原因是,毕业后我回去过两次,感觉已经静不下心来感受,所以每每充满失落地再次离开。近乡情怯,似乎有点已经把它当成精神故乡的感觉了。

===================================

社会永远是浮躁的,只有记忆中的那个清华园,银杏叶铺满主干道,可以安静地骑车经过。

曼联开始失冠

曼城终于赢曼联了,真是很久的期待啊。

不过比赛发生在温布利大球场,而不是曼彻斯特。

这场球似乎比伯纳乌的更刺激,毕竟那边容易造成审美疲劳呢。

没文化很可怕

清明顺便看了眼祠堂。

村里在翻修祠堂,并排三座。

靠南的是始祖祠堂,中间的是书院性质的祠堂,靠北的貌似是晚两辈的。

始祖祠堂挂了横幅欢迎那位以前马英九的办公室主任回来省亲。

中间的祠堂庭院里面的横匾上书了四个字,书带流芳。闲人们在聊那个

字对不对,难道不应该是

么,书香门第之意。

其实书带流芳是对的,是说郑玄。这似乎也是郑氏宗祠的专用句吧。

不过无文化真可怕,传统文化更可怕。我没有查过之前,真不敢说对错。

地域性的素质差异

今天清明,照例回白沙和家人一起去扫墓,因为清明的今天不是周末,所以人理所当然没有去年重阳那么多。(东莞的习俗是清明重阳都要扫墓祭祖)

早上6点去了最后一趟的拜新山(我祖母的)。然后喝早茶。

中午12点半再去扫墓。两点半就结束了。想下山走,问题就来了,来扫墓的车源源不绝,有的从前山上山路上来,还有图快从后山下山道上来,于是下山道就堵住了,进退不能。

没有交警,互不退让。回旋的空间其实还是有一点,只是很多人只顾着自己,更有些人看到目的地就在咫尺,就把人物卸下。弃车扫墓去了。天

折腾了好久。在堵车的路上好不容易让上山的车让开一条路,这样下山的车才能走。

我们大概4点钟才回到家,浪费了将近一个小时。

我敢打赌,在堵车路上有不少警察或者是公务员,然而他们从来不会觉得自己需要去挺身而出去进行调度。

相比之下,深圳的警察素质高很多,虽然不是公务在身,穿的也是便服,但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们会主动站出来,去疏导去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