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9 年一月

爬南山了

今天公司一众人去爬南山,冀望为牛年开个好头吧。

过年深圳的空气非常非常好,因为工厂停业了,货柜车也不跑了,人更是少得可怜。所以空气很好,晚上星星很亮,金星和月亮互相映照。

9点多,美丽的猎户座也升起来了,天狼星的亮度比得上金星了,南河三比参宿四还是要亮点。东方星空的黄道上是双子座(北河二和北河三)。

2月份的星空我最喜欢了,因为亮星基本上都能认出来,而空气质量也是深圳全年最好的。

电脑多了的烦恼

就是在家里一人一台电脑在玩

很少再有一起看电视的乐趣的。

不过要一出电视剧大家一起看还是挺难的,现在选择那么多。

感觉最近又恢复IT民工的特色了,一个春节,一部片一部片地在电脑上看,连迅雷的那个搜索上都找不到什么没有看过的比较有名的片了。

另外想,在街边做个电影下载服务会不会有点意思呢,一部片1块钱的价格,自备U盘或者MP4。

Set Off 2008 即日启程

在迅雷上看到有这部片,便下载了来,发现算是一部比较出色的低成本制作。

虽然说范伟的表演有超出想象范围的窝囊,也就是生活中不可能有这样的窝囊废(当然小品中这样的塑造是无可非议的),而当觉得夸张一点的剧本看下来还是可以的。

而情节方面,展开的比较缓慢,而最终的结尾也终于让老崔的从窝囊中走回来,即使回到塞浦路斯打赢官司又能怎么样,还不如在国内跟个共过患难而有感情的厉害女人一起生活。

这个角色的有着的性格缺陷,有不少能匹配到我们的各人中,不得不做的事情其实都可以不做,只是需要一个理由,而老崔那不得不返程的飞机被不得不发生的情节一次又一次地改签,而最后放弃。

当然剧情本身搞笑的成分冲淡了这些真正让人感慨地东西。

成龙的眉毛

想起来大年三十那天看央视比较多,成龙跟谭晶也合唱过贺年歌曲,录的mtv一个,春节晚会一个。成龙确实老了。 虽然皱纹可以掩盖,皮可以拉,然而他的眉毛淡了,淡出鸟来了。虽然看上去还是黑的,然而掩盖不了眉毛少的事实。 霸王洗发水护发素能保住头发,保不住眉毛,白搭了吧。

鼠年读书清单

鼠年看书总是断断续续的

野蛮生长

瓦尔登湖

安徒生文集

西方与非西方

李敖有话说

元素新发现

别做正常的傻瓜

还有些IT方面的书和杂志,有段时间看书特别少,也可能是工作的缘故吧

西方与非西方

这最近也算是把这本书翻完了。对于那些文章里面所介绍的社会学的分类事实上不感什么兴趣。对于将专业书当畅销书来看的我来说,最好拿里面充满了各种八卦和小故事,哈哈。王铭铭不知道现在如何了,这本书是他编的,收录了国内一些人类学学者的文章,当然多数是介绍性的。抄袭事件应该不会对王铭铭有多长久的影响,因为那圈子里面认为这不过是个行为艺术或者所认可的研究方式。当年事件出了之后我才去书店找他的书,没看到那本抄袭的,只买到这本西方与非西方,还有漂泊的洞察。

别做正常的傻瓜

看完这本书,其实值得感慨的是,在某些非投资领域上的取舍,又怎能不做那个非投资理性的抉择。

不过书后面两章所总结出来对幸福的适应,好事和坏事的取舍等等,无疑很有操作层面上的意义。

昨晚在东莞家中,换灯泡,乱动开关的毛病一直没改,灯泡旋不下来,一上电,爆了。好在没受伤,把螺旋部分用钳子旋了下来,换了灯泡,一切都好。不过好景不长,过了十分钟之后,整个房子的电都断了。

找电工过来查了一下,零线断了,是街线接进来的部分烧了。找不到合适的接线架,电工找了根线直接接了起来,铝线搭铜线,据说铝线容易蚀掉。先用着吧,反正家里用的电流也不大。

另外,看来家里的漏电保护开关也不work。

奥巴马就职了

不知道以往的总统就职的时候是否要报全名,早上看了十分钟新闻,大法官把中间的Hussein缩读为”H”是非常清晰的。既然能让他上任,还要回避这个中间姓氏的指代,真是有点滑稽。

美国的民众对这盛事还是相当的热情,不过股市就非常不给面子了。

加快进入社会主义的步伐吧,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

T43进水

事情总是被逼出来的。

某人物台词

早上到了办公室之后,拿起一支益力多喝了两口,随手放在笔记本左边,这是习惯性动作,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开机,上网。左手不小心碰到了益力多,就看到键盘左侧沾了2、3毫升,连忙拿纸来吸,而笔记本在两秒之后自动关掉了。

吸掉能看见的液体,并试图倾倒已经进去的。

接着我想起来,马上把电源拔掉,把电池也卸了下来。继续倒,并拿那瓶屏幕清洗剂过来拭擦进水的地方。

抱着点侥幸的心理把电池装回去,按电源,没任何反应。把电池再次卸了下来。

用另外的电脑上网查解决方案,送修是第一,不过花钱比较多。我心想,才几滴水,又不是最严重的部位进水。接着搜索拆机方法和风干的建议。

先把风扇搬出来,对着机器吹冷风。

然后就动手拆了,没有合适的螺丝刀,下去买了个两块钱的,按照指南把1号2号3号的螺丝都卸了下来,因为没拆过,键盘和面板花了点功夫,发现机器左侧散热口上有个粘粘的,好像是胶贴化了,赶快用纸把它擦了。然后在主板上面吹啊扫啊,看着里面貌似没有什么液体的痕迹,大概进的水都排出去了吧。

顺便把换内存的地方都看了下,原来T43的内存槽有两个,一个在键盘下面埋着,另一个在背部,而要换内存条的话直接换背部的就可以了。

风干得差不多了,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把键盘插上,把电池插入,按了一下开机键。画面回来了。Yeah!

于是关机,拆电池,把面板和键盘安装回去,上螺丝,装电池,接电源。刚上电的时候发现电池的led亮了一下就不亮了,心想不好

好在隔两秒之后,那led又亮回来了。开机,熟悉的噪声回来了

如果不是进水的话,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会拆这台T43。希望它没什么影响吧。

空城

过旧历年的深圳,一下子就要面对成为空城的威胁了。

地铁、公交、广场里面的人都不多,当然本来人多的地方人还是多。比如昨晚去的必胜客,还是要排号。价格却是下降了,虽然不能说它就薄利多销,然而薄利多销是个趋势,尤其在春节深圳人口骤减的情况下。

从另一个角度看,商家若能赢得春节深圳的战争,对战胜这场金融海啸有启发性的作用。

一个反常的人多的地方是银行。这两周去了大概四五趟银行,存款机和ATM前排长龙的情况以招商和农行为最,中行就最冷清。人多地直接原因是机器经常在

维护

,当然了,这个维护在我们的角度看来是维护,在银行看来可能只是把钱箱的钱清点,清空存款机,填充取款机等等工作。

大量的人都是存钱、转账等操作,这与东莞农信多年所面对的年末冲击没什么不同,可能只是单笔数额来说,深圳的更大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