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7 年四月

很疲倦。

今天本来是打算实现一个高效率的Jabber的php Proxy

不过发现好多东西的实现细节都不清楚,比如php的共享内存,什么时候分配,分配之后是不是退出了一直有效,等等。

不过总比用mysql实现共享会好一点吧

也难说,目前的IM proxy用数据库实现的也挺多的。

web IM和 jabberd2交互

我实在很讨厌jabberd2上配jwchat和punjab,那看来不大适合人做,于是不干了。

找了一个jabber.php来换个角度做,

不要binding行不行?那就不要binding,每次发消息多发一些就是了。

不知道效果如何,先试一下吧。

小国寡民

看到这样一个新闻:

震惊与尴尬笼罩韩国朝野 卢武铉四次哀悼遇难者

大意就是韩国政府国民对一名韩国留学生在美国杀人感到内疚和担忧之类,于是道歉等等。

再摘一段古文:

晏子使楚。楚人以晏子短,为小门于大门之侧而延晏子。晏子不入,曰:

使狗国者,从狗门入。今臣使楚,不当从此门入。

傧者更道,从大门入。

见楚王。王曰:

齐无人耶,使子为使?

晏子对曰:

齐之临淄三百闾,张袂成阴,挥汗成雨,比肩继踵而在,何为无人!

王曰:

然则何为使子?

晏子对曰:

齐命使,各有所主。其贤者使使贤主,不肖者使使不肖主。婴最不肖,故宜使楚矣!

晏子至,楚王赐晏子酒,酒酣,吏二缚一人诣王。王曰:

缚者曷为者也?

对曰

齐人也,坐盗。

王视晏子曰:

齐人固善盗乎?

晏子避席对曰:

婴闻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

王笑曰:

圣人非所与熙也,寡人反取病焉。

韩国留学生在美国已经生活10年以上了,到底造成这一悲剧的是美国排外的心态还是韩国人的血统?那些韩国人也不好好想想,这与他们有什么关系。

总的来说,韩国就是小国寡民,心态先天自卑。

我奶奶老了

真是老了,甚至把上世纪30年代的那种旧事也翻出来了。

每次我过去莞城然后回虎门,她就问我,莞城某地现在怎么样了?我说,那个地名都不存在了,现在建了高楼,你回去肯定不认识。

她就说,当年她少女时候,她家的家产都是由她来打理,那个地方几十亩的地都是她从头到尾跟手去买下来的,很有感情云云。我妈就插嘴,好在现在不是以前,不然又拿你去批斗了

我奶奶毕竟是大地主的女儿,改不了那种气质。

可惜我们这两代都没什么太大的作为。

竹叶芯,桑叶

想起小时候接触的那些土药方还是很有意思的。

比如小时候感冒发烧,不知道那时候为什么不吃西药也不吃正规的中药。我妈很早就起来,我烧得厉害,只知道她出去了。然后一会煲了点粥给我喝,材料是新抽的竹叶的芯,还有带着露水的桑叶。

有点甜,不过感冒早晚都是会好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感冒发烧不用这样的土方来熬粥了。也可能中药的流通越来越方便了吧。

虽然西林的效果很好,我家长辈总说那

,还是很少用西药治病。还有就是对赤脚医生的不放心吧。有个比喻,农村里的西医就会程咬金的三板斧,来来去去只见到几个症状,也只会用几个药。

在那时那地最舒服的时刻

在这个话题下我可以写很多。

比如本科时候在10#9#住的时候,有时候起床都还算早,7点多吧,然后到东操跑个步,也不多,3圈左右,回来便在8食堂或者7食堂吃早餐,看着忙忙碌碌赶着去教室上课的5678#的姑娘们,感觉园子里面还是有点可看的。

大一时候住10#,6:30习惯性早起,在东操晨运时会看到有个前辈,其实也不大,估计是高了几届,在排球场那里摆了刀和长棍,然后练完刀法练棍法,后来见多了,也脸熟,看到我也会对我笑笑,我也礼貌性回笑,只是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

不过大二就再没见到过了。

我特别不喜欢那种骑车过来,折腾几下器械又急匆匆赶去教室的人,整个早晨宁静的气氛都被破坏了。

其实周六早上是最最安静的,想象一个铺着露水的东操,没有几个人,很安静很和谐,因为大多数的都还在梦乡。

后来几年人越来越多了,各系的实验室都陆续迁去主楼一带,往返于主楼/东门和宿舍区的人好多,这条路感觉像是红白区之间的一个链条,持续来回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