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 年五月

01年推研时候的梦

原来发表在水木marvel版,收精了,令狐冲搜索的时候发现,想象力和梦境的精细程度让我现在印象也相当深刻,所以再贴一次。

推研期间做的怪梦,大概是。

在一个群山环绕的湖里,我和若干的异人镇守这一个异域。

湖是分作上下两层的,下层困着一条恶龙。

而,上下层间有铁链封锁着关卡。

铁链阵假如全操作的话,能够支持整个湖面,令湖面的重物不下沉。

我经常和伙伴们在上层湖壁的石洞中游玩,就是潜水玩,有时候开动机关,看着铁链从上下层湖间升起,情景甚是壮观。

不过封锁巨龙的那一段我们从来不敢碰,而巨龙的咆哮时而让我们恐惧地跑上水面。

一日,异域来了几个我们讨厌的冒险者,而我们恰好把铁链的全操作开动了,结果他们在湖面上行走,甚是得意。

当我接到消息,迅速从湖壁飙出来,见到我的伙伴,一个狠心的人,在劝说冒险家离开无效的情况下,把全操作关闭了,结果他们陆续的沉下去,有一个身法不错的,居然逃到了操纵的石壁附近。

而让他找到了铁链的另一个按钮,把它按下去了。

我从来没有用过这个按钮,但发现有点不对的时候,马上潜入湖中,发现那封锁巨龙的锁链已经消失,一个长长的黄绿色的身体在上升。

等我升出水面,巨龙在湖的另一侧的上空,喷出一个巨大的水花,伴随着道道彩虹和金光,好在我们的人都在这一头,没有受伤。

由于放走恶龙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我决定醒过来。

 

2012年底的梦

都说2012是世界末日,当然之前我也看了三体,年底的时候做了个梦,不算太完整,算是对末日论的一个我的认识。记录在硬盘上,现在贴上来。

有一个非常大的长方形的玄铁星靠近我们所处的宇宙,体积比地球要大上数百倍。该星球(本身)是有生命的。它声称,地球表面上的所有,都是寄生于地心铁核上的物质,必须清理掉。
地心铁核需回归玄铁星的母体。

人类茫然,玄铁性的威力非地球甚至太阳系的可调度能量可以匹敌。人类的观点列举一下:
1.在玄铁星到达前逃亡。
2.玄铁星并非真正生命体,同样有上面的生物在作祟。可与之作战
3.还有好多年,得过且过吧
4.跟玄铁星磋商一下,地球生命也移民过去玄铁星是否可以。
5.没什么玄铁星,天文学家在骗人。

 

没羽箭张清

没羽箭张清

因为听了一段张悦楷老师的水浒,对张清的连克十数名梁山大将有点好奇,这可是多年前没有特别留意的地方,于是找原文重新细细看了。

71回之前的最后的这个故事还是要从宋江和卢俊义之间的互让开始。人们总是去揣测宋江之前屡让山寨之主的位置,是否过于虚伪,因为他差不多见一个有气质的就要让一次。

由于现在流行的说法是金圣叹阉割了水浒,因此从原作上说,宋江确有受招安之心,他屡次要让的对象无不考虑过对方面对朝廷时更有顺利招安的理由。从这个角度看,卢俊义基本上满足这一条件。

后来达成的妥协就是卢俊义立功后再当山寨之主,这个有点悖论:1.卢俊义要保持对朝廷的不作大恶;2.卢俊义要立功,自然需要损害朝廷的利益。

于是有了武力借粮的举措。当宋卢各率一支,分别攻东平府和东昌府。

看一下他们各配的武将:

宋江:林冲、花荣、刘唐、史进、徐宁、燕顺、吕方、郭盛、韩滔、彭玘、孔明、孔亮、解珍、解宝、王矮虎、一丈青、张青、孙二娘、孙新、顾大嫂、石勇、郁保四、王定六、段景住,大小头领二十五员,马步军兵一万,水军头领三员,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

其中后来的天罡星有:林冲、花荣、刘唐、史进、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解珍、解宝(9人)

卢俊义:吴用、公孙胜、呼延灼、朱仝、雷横,索超、关胜、杨志、单廷圭、魏定国、宣赞、郝思文、燕青、杨林、欧鹏、凌振、马麟、邓飞、施恩、樊瑞、项充、李衮、时迁、白胜,大小头领二十五员,马步军兵一万,水军头领三员,李俊、童威、童猛

其中后来的天罡星有:吴用、公孙胜、呼延灼、朱仝、雷横、索超、关胜、杨志、李俊、燕青(10人)

无论从武将的质量和智囊的质量看,都是卢部占有优势,宋部天罡中有带兵经验的则只有花荣(林冲是个教头而已)。

但卢部中最重要的人物无疑是吴用了,晁盖死后,吴用是完全忠于宋江的,他这次随军出征担当的角色是让卢俊义既不能速胜、也不至于失败。

所以宋江收服董平必须在卢俊义降服张清之前,当然了,宋江还是会惺惺作态一下。

宋江见说了,叹曰:“卢俊义直如此无缘!特地教吴学究、公孙胜帮他,只想要他见阵成功,山寨中也好眉目,谁想又逢敌手。既然如此,我等众弟兄引兵都去救应。”当时传令,便起三军。

卢部在宋部援军抵达前,都交战了几阵?郝思文为张清所伤,项充为丁得孙所伤。两个都不是天罡星。卢部手下强手如呼延灼、索超、关胜都没出战,专等及时雨过来?卢俊义心水也很清,怎能轻易压过宋头领的风头。

两部合一后,张清先克宋部四将:徐宁、燕顺、韩滔、彭玘,都是地煞,然后是卢部的宣赞(地煞)和呼延灼(天罡),然后再克刘唐(宋部地煞)、杨志、朱仝、雷横(此三人均是卢部天罡)。

然后关胜是被张清震退。至此,卢部的天罡里面马步军头领中,就只有索超和燕青没有出战了。

这时候董平出场,因为他与张清是好友,除了阵上对骂几句,当然也让张清领会到形势比人强的道理,所以张清也恰到好处地和董平滚在一起,好多交流几句。

索超性急,很不知趣的过来要帮忙,于是后来也被张清狠狠地打了一石子。至此,卢部天罡武将中,除了燕青放暗箭赢了点彩头之外,简直灰头土脸。宋江也不会把花荣和林冲放出来对战张清,只让他们去截斗救人,哪怕一丈青都不舍得,要知道一丈青的战力堪当林冲。

张清后来中计受擒,梁山用的是吴用的计谋公孙胜的法术,奇怪了,这些人不正是在卢俊义带的军队中么,早半个月肯定是出工不出力。

聚义时,张清善战,自然归在天罡一档。可是得罪的人多,也为他日后留下机会和麻烦,根据“你行你上”的原则,张清和董平在聚义后期加入,击败过不少头领,也因为时机的原因无法成为宋、卢的心腹,因此排位不错,但必须打先锋(70回以后)。

当然了,作为武将,战死沙场很正常了。

Gary S. Becker逝世及现今社会

早上听香树辉倾倾倾,才知道又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去世。

主要从日本出生率说起,Becker的理论认为,子女是一般耐用消费品,生儿育女需要牺牲机会成本及悠闲成本。。。因此理性经济社会,出生率会下降。

现在应验得很对了,日本15岁以下只占8.x%,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莫不如是。

另外,Becker还认为,政府对单亲家庭的补贴会导致结婚率低,现在美国也应验了。

另外,建议学券制激励家长送儿童入学,香港等地方也在用了。

对于Becker这些学术来说,都是超前于时代的,然而相当的准确。

但应验的地方多发生在经济足够理性的发达国家,也就是说,这些国家/社会,传统的道德、宗教等观念对人的影响已经渐趋薄弱,因此经济理性会占据上风(享乐主义则是另一个话题)。

当然Becker的解决思路就是各种的激励措施,比如如何把用于养老的社会福利转向鼓励生育,毕竟这是未来的纳税群体,用学券制代替现金上的补贴以引导学童家长并减轻其压力,等等。

 

流星蝴蝶剑

第一次对流星蝴蝶剑感兴趣还是看电视剧,那时候亚视拍了一步叫剑啸江湖的电视剧,似乎有一点复兴的气象。

剑啸江湖的主要架构是按照流星蝴蝶剑来的,因此,剧后字幕里也有说明这种改编关系。刘松仁,秦沛,徐少强,一堆老牌武侠的主角来出演。

说会流星蝴蝶剑的小说本身,高老大的组织如何能崛起成为成功的杀手团体,一直是没交代的,这样的缺失让人根本上怀疑其杀手的实力。也许古龙刻意要营造一种杀手跟武功关系不大,是气质和训练做到了。

律香川对老伯女儿的虐恋也颇耐人寻味,其实他已经具备很好的条件,很大机会能名正言顺成为老伯的女婿,为何连这都不能忍,非要走这样的路?

相反徐克在剑啸江湖里面则让秦百川的女儿莫愁根本就不知道谁是恶棍,楚江南在欺负她时出现,都是带了面具。

流星蝴蝶剑的成功还在于营造了那种后面数十年以边沿人,无间道等名词出现的卧底形象。

圆月弯刀

我想为每一个看过的小说都写一篇印象blog,不过古龙确实是个高产的作家。

圆月弯刀在初中还没有转校之前,借同学的看过前面两本,印象是相当的深刻。比如“可笑”,“秦可情”,这两个名字,以及她一开始对丁鹏做的种种。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我一直都没看到丁鹏后面的奇遇,会不会人生就是这样,被骗了就认栽,不至于自寻短见,但绝迹于江湖,或者艰难地从头再来,这才是真正的人生。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其实是对女生说的,因为,女生的黄金年龄来得早去得快。可惜的是丁鹏是男的,而旁边连个师傅都没有。所以遭受如此的挫折是个必然。江湖的忘性很大,就像现在的社会。

奇遇后的丁鹏还是回来了,不过我认为圆月弯刀最好的故事还是奇遇之前,一种通用的仙人跳情节,各自不同的细节。后面的复仇则有点为读者泄愤而已。圆月弯刀以外,很少见古龙让主角筑底反弹,大肆报复的,因为类似的故事,写一个就够了。

古龙也让丁鹏除了武学之外增加奇特的艳遇,诱惑如苍蝇一样粘了上来,当然,危险也随之而来。也算是吸引年轻读者的一些伎俩。

故事到了丁鹏和谢晓峰会面之后就基本结束了,而柳若松的重新崛起不过是为故事的结束找一个丁鹏的像样的对手罢了。

又,想起那时候,大概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时候,看TVB的电视剧圆月弯刀,改动较多,还记得那时候秦可情是由温碧霞来出演,黎姿似乎演的是谢晓峰的女儿。只是那个什么“黄花树下,不见不散”,有点太土。远不如“小楼一夜听春雨”给读者带来的遐想。

乌克兰和哈扎尔

乌克兰危机之前的春节,看完了哈扎尔辞典,当时我还一直以为这是小说家杜撰的一个古代汗国。按照其地理的描述,理应位于多瑙河和伏尔加河之间黑海以北的广大平原上。小说的内容也昭示该汗国在东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的竞争区域。

及至乌克兰克里米亚事件一出,对乌克兰的历史分析的文章渐多,我才能把这两个名称对应上。

准确地说,先到达乌克兰大地的是东斯拉夫人,也就是斯拉夫向东迁徙的一支,然后突厥人的一支哈扎尔人杀到,征服了东斯拉夫人,于是有了哈扎尔王国。王国也是短暂的辉煌就消失了。

然后反复在东斯拉夫人的后裔和东方游牧民族后裔之间竞争。

从哈扎尔辞典看来,一千多年前这片土地上已经由数个宗教在竞争教众(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现在是东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但方式算是相当的文明,不像巴尔干半岛那样死去活来。也许是太肥沃而又地广人稀的缘故,虽然千年来数度易主,乌克兰大地上似乎不屑于流太多的血来解决问题。

从民族演进上来看,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之间的矛盾是非常小的,因为他们算是同文同种,而俄罗斯即使在沙俄时期都是极力拉拢乌克兰人一起对抗波兰、对抗奥匈帝国、对抗奥斯曼土耳其,也可以说是一种绑架吧。

如果北约势力真的靠近,俄罗斯很容易就重新把这些历史情感扯出来,所谓的与子同袍。

再说说为何突厥人、哈扎尔人、蒙古人、鞑靼人为何都未能在这片土地上长久统治,根本的原因还是,这是一个农业为主的地区。而外来统治者对南方和西方的文明更为崇尚,而不知道如何在本地构造长久的文明基础,俄罗斯人在这方面则做得要好,虽然东正教并不怎么强大。哈扎尔辞典中说到的外国人在哈扎尔王国拥有的更多特权(不同宗教可以分别立法、独立法院等等),让本国人都热衷于学习外语则是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