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笑话,笑话

过度的高质量社交带来的后遗症

今年第一次到北京,一方面是出差,一方面是60周年系庆。期间约了些朋友坐。

我回想自己在北京的朋友里面,女性未结婚的竟然比例还不低。具体问起原因,大致上的意思是可以没有伴侣,但必须有独处的空间,而又难以找到合适的灵魂。

回想起来,北京的大学校园,尤其是以海淀为主,互联网兴起那几年,大量的社交发生在网上,然后线下随之而起。由于人的素质非同一般,所以社交的质量甚高。

直到我到了深圳工作,发现周围真的比较难找到一大稍大的社交圈可以与水木或者酒井所匹敌,这意味着,我如果要保持同样的社交强度,则社交质量必然下降。而如要保证社交质量,则社交强度必须降低。

在无意识之中,选择了后者。毕竟这不需要夜夜笙歌、觥筹交错这些额外的无意义的付出。

一切均源于,当初和你交流的灵魂是如此的有趣。

有些人说,高考就是一辈子的巅峰,在我看来,高考倒不是,大学里面的愉快的交流才是。

 

Stripe放弃区块链

原文的标题是:

Online Payments Company Abandons Blockchain Technology for Being ‘Impractical’ and ‘Overhyped’

这么一看,以为是哪家小的线上支付公司在自我炒作,点开一看,原来是Stripe。

不过说的是元老Bitcoin,但区块链的其他产品问题也不比Bitcoin少吧,Stripe作为一家高速发展的线上支付公司,自然有其生存的价值观,像区块链这种Impractical和Overhyped的,被它放弃是早晚的事情。

更重要的一句是:

“The killer app for Bitcoin out there today is ransomware.”

可以猜测,Stripe自然不愿意因为受理效率和体验上毫无优势的Bitcoin交易,反而跟勒索软件扯上关系。

————分隔线一下————

几天前看到一篇说明如何薅一个具体的区块链的系统的羊毛的事情。说说我的理解。本来薅羊毛是指利用系统设计的不完备,使用低成本操作获取高收益的微小过程,一旦该过程被自动化和批量化,则对系统带来很大的损失。

比特币本身是完备的,没什么羊毛可薅,要挖矿的,自然要损失电力和算力,但区块链在其他实施过程中,就太容易被薅羊毛了,因为要提速要便捷,一堆缺乏系统设计经验的人就进入这个行业,快速地草就了一些系统,充满漏洞,这样,黑产就来了。

如果不是区块链,运维方发现有漏洞就改正,或者直接将薅的羊毛作废,都是很简单的事情。

问题就恰恰在区块链的防篡改特性上,即使是羊毛,也不可抵赖,要作废羊毛,除非花上比羊毛损失大得多的努力去抹掉它。

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不过区块链社区还是有办法的,实在那么难受就重新做一个……

贸易战

美国商务部之前对中兴制裁,基本上就等同于判了死刑,如果没有缓和,那中兴就是关门解散的结局了。Trump这两天又在twitter上写道,要求美国商务部研究放过中兴的方案,避免双败。

看上去是中兴死里逃生,其实不然,现在中兴基本上是授人以柄,美国商务部继续高举调查大棒,中兴的日子就更加难过,哪怕美国公司对中兴恢复供货,中兴的客户呢?难道敢把中兴当成一个可以持久信赖的合作伙伴吗?Trump一句话就可以恢复对它的打击/制裁啊。

毫无疑问,中兴的市场会萎缩得很快,人员也陆续离开,一方面是长期的芯片依赖,另一方面是把柄握在美帝手上。

另外,伊朗,Trump缓和中兴制裁的同时取消了伊朗核协议,一张一弛,对上游放松,而下游收紧,其他上游厂商敢冒险跟伊朗做生意吗?中兴已经是杀鸡儆猴的鸡了,一时死不了反而给了Trump一些厚道的名声,其他(中国)厂商敢去冒这个风险,伊朗市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的。

再往西就是以色列,Trump力挺以色列,与欧洲之前的分歧就更加大了。迁使馆是一步妙棋,最小的成本挑动整个中东、连带欧洲的神经。

Trump的精力实在是太充沛了,从东亚玩到西亚,牵连几乎全球都跟着他的节奏跑。而且只是twitter治国,twitter治地球。

回到中国,全球被Trump搞得如此混乱,中国如何保本,甚而增强影响力?更实际的做法是甘当老二,配合美国Great Again。目前看不出中国在大局面决策方面有比Trump更高效的制度和人才出现。

当然了,习core收紧外交于自己手上是对Trump的方式的一种回应,中国、欧盟相比美国(Trump)弱的地方就是决策慢了。

危机感与日俱增

自从小宝出生,我感觉自身的危机感越发重了。一方面的原因是供职的公司业绩下滑,另一方面则是同龄人之间成败已经分野,碌碌无为意味着失败,这就是所谓的中年危机吧。

同时,放眼望去,再去给一家类似规模的公司打工似乎并不是我的意愿所在,而创业本身,有想法有执行力之外,运气却是我不敢保证的。

说回当下的环境,我是看到目前很多方面都比较落后,存在改进的空间,然而处于政治及势力划分的原因,业务落在不同的也许并不是最佳的人的管理范围,从而导致在面向竞争对手强有力的挑战时,这些业务环节在不经意之间成为了短板。这些短板有可能导致一个项目或一个市场的失败,如果成功了,那一定是竞争对手的短板比我们更多。

要承认自己的不足并不容易,一个曾经辉煌的团队去承认比个人承认更为困难。我碰到的问题还存在于满目的自大,各人认为以往的经验牢不可破,包括自己的认知,随着团队平均年龄的提升,这也许是非常可怕的执念。

如何跳出框框成就新的事业?现在的社会已经陆续碎片化,我目前看到的情况是,更多的是以小团队–个人的方式去选择方向,只有陆续接近成功的时候,才会有进一步的回归到传统企业/公司的组织形式。内部创业是一种形态,但也许并不是最佳的形式。

学憋气

昨晚本来打算在办公室加一小会班再回家。

老婆给我发了一个信息,说CC今天第一天上游泳课,教练教在水里憋气,他没到3秒就冒出来,教练说要回家好好加练一下,要练够10秒钟,并且发视频给他确认。老婆觉得家里人都教不了,让我早点回家给CC练习一下。

于是我就回去了。

CC在院子里疯玩,于是把他叫回家。先是捏鼻子、闭嘴摒住呼吸,看看能否坚持10秒钟,嗯,没问题。然后拿个湿纸巾盖住他口鼻,看看能否10秒钟,他开始露馅了,原来是鼻子忍不住还是想动想呼吸。如是练了两次。

打了盆清水,让CC把脸埋进去试试,他话就多了,比如,你数快一点啊,我说,我用手机来计时;比如水太凉,要温水,我说不行,就是凉水;不要按脖子,我疼,我说,好,你自己深呼吸后把脸放进去。讲了一大轮,才尝试埋进去两次,最多就3秒。

然后在线英语课到了,就先上英语课。

上完英语课,我说,继续联系吧,今天练不到10秒就不要睡觉了。

CC开始说困了,正好外婆又说他中午没怎么睡,就更有理由了,反反复复跟我争,我困了想睡觉为什么不让我睡,明天早上练习好不好?对这样的逃避我一律拒绝。

最后不得不先打了,再说一句废话打一下。如是把他手都打红了。

然后我修改了训练规则,要练20次,每次时间必须比上一次长,否则不算。练到10秒钟可以录像就可以结束。

CC又问了,问什么每次要比上一次长,我说,你玩游戏也知道每次要玩一个更高分啊。再问就打。

CC只好忍着眼泪去练习了,几次就5秒、8秒、11秒,于是我叫老婆过来录像,这次表现得不错,一下就到了16秒。

于是把他解脱了。

他到床上歇了一下,就很开心的出来跟我们说他又不困了。我问他喜不喜欢爸爸,CC很认可。

知子莫若父啊。

 

电子产品退回重售成常态?

最近,买了个京东的行车记录仪,主要考虑到可以用手机连接直接获取视频和照片。

但是wifi连上之后,设备却始终连不上?为何?

想起几天前在海边度假屋里使用那个卫星锅的机顶盒时,老板打电话过来,特意吩咐授权过之后如果还不行,请恢复出厂设置。

当时果然不行,于是按个0000进入系统设置菜单,恢复出厂设置就好了。然则,我拿到手的新机顶盒并不是出厂设置啊?

同样的思路,把360的行车记录仪恢复了出厂设置,也变得OK了,一切都很好。

问题就在于,这些到了最终用户手上的电子设备都需要再重设出厂设置,因为他们出厂后被(轻度/重度)使用过。

从一般感觉上,京东的商品这一块还算正常,折扣也算正常,但不会注明是重销售产品。而亚马逊的折扣相当大,细心一看,原来确实是重新销售的退换货。

至于愿不愿意购买,消费者就自行决定了。

如果说是淘宝,低于正常价格的,基本上都是翻新货或者二手货了。

纸牌屋

在邮轮和深圳到上海的往来飞机上看完了纸牌屋。贵在真实。

也让人清楚所谓的民主选举是如何被媒体所操纵。从政治的角度看,没有政客/政治家是完美的,而选举过程则可以尽量做到完美风暴。

不过中国估计见不到媒体操纵选举的可能了。

每月一卜

今天是问个人的前进还是保守。

结果是上风下水,涣卦。

卦辞给出来的意思也分积极和消极的。

积极的就是既然是涣散的、不看好的,那就凝聚人心,振作,一个思想去战斗。

消极的就是顺风顺水,该散则散,该换则换。

混乱才是这个卦的意向。

要么大前进,突破目前;要么保守。这两者之间的状态反而是信命了。

发政施仁

迷茫才去卜卦。

今天卜了一个五十一临卦:【临】者上临下也,坤居兑上似临民之意。发政施仁。

上平签。

安心等待吧。

君王无道民倒悬,常想拨云见晴天,幸逢明主施仁政,重又安居乐自然。

当年的烂片

现在发现人们总是对现在评价过低。

前几天把《无极》和《满城尽带黄金甲》都翻出来看,那几年,《英雄》看过几次,《十面埋伏》在影院看过一次,后来陈凯歌的无极和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听说风评不行,于是就没看了,连电脑上都没看。

感觉是为口碑平反的时候了。电影,不过是制作人、导演、演员的一种表达而已而已,各花入各眼,除非实在是差的一塌糊涂。

无极就是败在一个馒头的血案这种无良的二次创作上,当然了,今天再有这样的二次创作也只是拾人牙慧,不会吸引太多的注意力。然而无极那时候,正好是web2.0的兴起,稍花点心思的二次创作,就能吸引眼球,也顺路吧原创打入深渊。陈凯歌有讲故事,也有视觉效果,也有内涵,是无奈众人从众,生怕背上SB之名,于是打分很低。无极的NB在于,它对东亚大陆的文明/部落皆有所指,其中的寓意也在现实中落在几个主演身上,比如谢霆锋和张柏芝。

黄金甲略逊于无极,更多的事周润发和巩俐之间的配合。也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一个悲剧,一个五代的故事,为什么是五代,五代就是国君连儿子都信不过,而南北朝的琅琊榜,虎毒不食儿。记得当时对黄金甲的差评无非就是感觉这种乱伦+谋逆的故事出乎想象而已,然而历史上确有。当然了,黄金甲的胸,挤得也是太多了一点。

那几年的大片都不被看好,哪怕是现在国内外均获好评的《功夫》。因为那时候web2.0,实在是太装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