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笑话,笑话

危机感与日俱增

自从小宝出生,我感觉自身的危机感越发重了。一方面的原因是供职的公司业绩下滑,另一方面则是同龄人之间成败已经分野,碌碌无为意味着失败,这就是所谓的中年危机吧。

同时,放眼望去,再去给一家类似规模的公司打工似乎并不是我的意愿所在,而创业本身,有想法有执行力之外,运气却是我不敢保证的。

说回当下的环境,我是看到目前很多方面都比较落后,存在改进的空间,然而处于政治及势力划分的原因,业务落在不同的也许并不是最佳的人的管理范围,从而导致在面向竞争对手强有力的挑战时,这些业务环节在不经意之间成为了短板。这些短板有可能导致一个项目或一个市场的失败,如果成功了,那一定是竞争对手的短板比我们更多。

要承认自己的不足并不容易,一个曾经辉煌的团队去承认比个人承认更为困难。我碰到的问题还存在于满目的自大,各人认为以往的经验牢不可破,包括自己的认知,随着团队平均年龄的提升,这也许是非常可怕的执念。

如何跳出框框成就新的事业?现在的社会已经陆续碎片化,我目前看到的情况是,更多的是以小团队–个人的方式去选择方向,只有陆续接近成功的时候,才会有进一步的回归到传统企业/公司的组织形式。内部创业是一种形态,但也许并不是最佳的形式。

学憋气

昨晚本来打算在办公室加一小会班再回家。

老婆给我发了一个信息,说CC今天第一天上游泳课,教练教在水里憋气,他没到3秒就冒出来,教练说要回家好好加练一下,要练够10秒钟,并且发视频给他确认。老婆觉得家里人都教不了,让我早点回家给CC练习一下。

于是我就回去了。

CC在院子里疯玩,于是把他叫回家。先是捏鼻子、闭嘴摒住呼吸,看看能否坚持10秒钟,嗯,没问题。然后拿个湿纸巾盖住他口鼻,看看能否10秒钟,他开始露馅了,原来是鼻子忍不住还是想动想呼吸。如是练了两次。

打了盆清水,让CC把脸埋进去试试,他话就多了,比如,你数快一点啊,我说,我用手机来计时;比如水太凉,要温水,我说不行,就是凉水;不要按脖子,我疼,我说,好,你自己深呼吸后把脸放进去。讲了一大轮,才尝试埋进去两次,最多就3秒。

然后在线英语课到了,就先上英语课。

上完英语课,我说,继续联系吧,今天练不到10秒就不要睡觉了。

CC开始说困了,正好外婆又说他中午没怎么睡,就更有理由了,反反复复跟我争,我困了想睡觉为什么不让我睡,明天早上练习好不好?对这样的逃避我一律拒绝。

最后不得不先打了,再说一句废话打一下。如是把他手都打红了。

然后我修改了训练规则,要练20次,每次时间必须比上一次长,否则不算。练到10秒钟可以录像就可以结束。

CC又问了,问什么每次要比上一次长,我说,你玩游戏也知道每次要玩一个更高分啊。再问就打。

CC只好忍着眼泪去练习了,几次就5秒、8秒、11秒,于是我叫老婆过来录像,这次表现得不错,一下就到了16秒。

于是把他解脱了。

他到床上歇了一下,就很开心的出来跟我们说他又不困了。我问他喜不喜欢爸爸,CC很认可。

知子莫若父啊。

 

电子产品退回重售成常态?

最近,买了个京东的行车记录仪,主要考虑到可以用手机连接直接获取视频和照片。

但是wifi连上之后,设备却始终连不上?为何?

想起几天前在海边度假屋里使用那个卫星锅的机顶盒时,老板打电话过来,特意吩咐授权过之后如果还不行,请恢复出厂设置。

当时果然不行,于是按个0000进入系统设置菜单,恢复出厂设置就好了。然则,我拿到手的新机顶盒并不是出厂设置啊?

同样的思路,把360的行车记录仪恢复了出厂设置,也变得OK了,一切都很好。

问题就在于,这些到了最终用户手上的电子设备都需要再重设出厂设置,因为他们出厂后被(轻度/重度)使用过。

从一般感觉上,京东的商品这一块还算正常,折扣也算正常,但不会注明是重销售产品。而亚马逊的折扣相当大,细心一看,原来确实是重新销售的退换货。

至于愿不愿意购买,消费者就自行决定了。

如果说是淘宝,低于正常价格的,基本上都是翻新货或者二手货了。

纸牌屋

在邮轮和深圳到上海的往来飞机上看完了纸牌屋。贵在真实。

也让人清楚所谓的民主选举是如何被媒体所操纵。从政治的角度看,没有政客/政治家是完美的,而选举过程则可以尽量做到完美风暴。

不过中国估计见不到媒体操纵选举的可能了。

每月一卜

今天是问个人的前进还是保守。

结果是上风下水,涣卦。

卦辞给出来的意思也分积极和消极的。

积极的就是既然是涣散的、不看好的,那就凝聚人心,振作,一个思想去战斗。

消极的就是顺风顺水,该散则散,该换则换。

混乱才是这个卦的意向。

要么大前进,突破目前;要么保守。这两者之间的状态反而是信命了。

发政施仁

迷茫才去卜卦。

今天卜了一个五十一临卦:【临】者上临下也,坤居兑上似临民之意。发政施仁。

上平签。

安心等待吧。

君王无道民倒悬,常想拨云见晴天,幸逢明主施仁政,重又安居乐自然。

当年的烂片

现在发现人们总是对现在评价过低。

前几天把《无极》和《满城尽带黄金甲》都翻出来看,那几年,《英雄》看过几次,《十面埋伏》在影院看过一次,后来陈凯歌的无极和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听说风评不行,于是就没看了,连电脑上都没看。

感觉是为口碑平反的时候了。电影,不过是制作人、导演、演员的一种表达而已而已,各花入各眼,除非实在是差的一塌糊涂。

无极就是败在一个馒头的血案这种无良的二次创作上,当然了,今天再有这样的二次创作也只是拾人牙慧,不会吸引太多的注意力。然而无极那时候,正好是web2.0的兴起,稍花点心思的二次创作,就能吸引眼球,也顺路吧原创打入深渊。陈凯歌有讲故事,也有视觉效果,也有内涵,是无奈众人从众,生怕背上SB之名,于是打分很低。无极的NB在于,它对东亚大陆的文明/部落皆有所指,其中的寓意也在现实中落在几个主演身上,比如谢霆锋和张柏芝。

黄金甲略逊于无极,更多的事周润发和巩俐之间的配合。也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一个悲剧,一个五代的故事,为什么是五代,五代就是国君连儿子都信不过,而南北朝的琅琊榜,虎毒不食儿。记得当时对黄金甲的差评无非就是感觉这种乱伦+谋逆的故事出乎想象而已,然而历史上确有。当然了,黄金甲的胸,挤得也是太多了一点。

那几年的大片都不被看好,哪怕是现在国内外均获好评的《功夫》。因为那时候web2.0,实在是太装逼了。

琅琊榜

琅琊榜确是不可多得的新电视剧,只是我看得晚了一点。

然而以现在国外流行的每周一集/两集的速度去看,琅琊榜无疑是慢节奏的,这也是国产电视剧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国内现在播放电视连续剧,是一天两、三集的速度播放的,所以慢节奏也能带来不错的感觉。

说回剧情,这是一个复仇的故事,真正的优势是赤焰军之前的庞大根基和社会/江湖关系。不过你反过来看,赤焰军/林燮这么厉害,都可能影响到几个国家的立储,整个天下不就是他们股掌之间吗?所以梁帝的忌惮不无道理。

林燮和萧景禹的理想,是在于天下,而不仅仅是梁国,这也是他们和梁帝之间的分歧所在了。

复仇的过程多少有些运气成分,反正无巧不成书吧。

刘涛虽然戏份不多,但凭借此,加上今年的欢乐颂,一下就重回一线,殊为不易。

聪明CC和笨CC

周一快天亮的时候做了个梦,因为儿子最近表现并不好,连个简单的个位加法都不动脑想,也答不出来。有点失落,就带他带外面玩。

好像是一个寺庙吧,在门口不远碰到一个差不多大小的小孩,CC见到他,两人都哭起来了。仔细一看,这个小孩长得和CC一模一样。

深究一下,原来他才是我们一直教大的CC。CC小时候被克隆了一个,另一个家庭没教好,最近偷偷把CC调包了。

晚饭时候跟CC讲这个梦,CC觉得很搞笑,但也知道自己表现得让我失望了。

为何是娱乐业

看到song JJ分享的一篇文章,说是目前中国的自杀率低了,但是并不可喜,因为以韩国的经验来看,目前中国只是暂时稳定,但后面个人发展空间跟期待之间不符,自然会诱发更多的自杀事件。

从可能期望来说,中国目前经济增速放缓甚至轻微衰退,确实不能满足大多数人的既有期望。应对方法无非是两种,1.做好期望管理,降低期望;2.转移个人期望目标。比如以前是拜金的,改为拜偶像或者文化追求。

自我降低期望对于充斥社会的所谓正能量来说,充满了种种冲突,而中国这些年来对年轻人又习惯推崇竞争、向上而不是保守、稳定,这一点上,洗脑专家们又要进一步去调整策略。

转移个人期望目标,只要有这个社会需求出现,宗(Xie2)教和文化娱乐产业的机会都来了。宗教的话题也不展开了,目前全球都在头疼。而也是参考韩国,韩流的兴起正是90年代,也是转移个人期望的娱乐业。以中国的庞大社会基础和社会需求来说,娱乐业的充分竞争是非常好的现象,尽可能在经济下行周期前大力发展,引导转移期望到各种偶像、娱乐节目中去。

说说香港文化娱乐业衰退的原因,还是长者一句,“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所致,代表了一种的压制,以至于传媒、娱乐业无所适从,最后丧失了弥补社会裂痕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