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阳光暖风雨露

我的爷爷

也许要三言两语去纪念爷爷一方面写不完,另一方面又太轻率了点。

随着年龄的增长,现在是奔四的人了,而我爷爷在11年前已经过世,前几天再回想起他的音容笑貌,似乎开始有点陌生。但记忆中他那种豁达与乐观,又掩饰了这些年陆续了解的当年的事情。

05年我毕业工作后,爷爷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我照例放假回家都去找他坐坐。他有次对我说,其实,阿持,人与人之间都是利用的关系。比如我也是在利用你。我当时有点愕然,以为只是要告诫我注意各种假义气、友情之类的陷阱而已。及至几年后,一次和我妈一起坐港铁,我妈跟我说了当年一件事情的背后。

那时我在白沙小学读一年级,而我哥比我大四岁,读五年级。我可能经常有点小感冒,我爷爷跟我妈商量,阿持身体不好,就请假回家吧。我妈也同意了。

于是我开始了长达半个学期的病假,及至期末考试前一周,才回学校考试,结果还是考了第一名。下学期,开始亦如是,后来与老师校长之类协商过,还是回校正常上学吧。但从此我在同学中就有身体不好的美名了。

我妈跟我说,其他事情串起来是这样的,有一天,我哥从学校回到家里,爷爷奶奶发现我哥情绪不对,大概是眼湿湿的,一问之下,原来我哥做开班长,突然班主任把班长一职给了另一位女生。再问原因,原来学校新近换了一位校长,而这女生恰是校长的女儿,班主任为讨好校长,就做了如此的调动。

我爷爷很生气,不过那时候还是80年代,他虽然解放前也当过老师,但成分不好,找学校理论,恐怕得不到什么帮助,何况一个小学的班长职位而已。但这口气还是咽不下。

于是借我生病的机会,让我回家呆着,但考试照常考,也是我天生当枪的属性优秀,不负他老人家所望,在半个学期不上课的情况下,考了第一。

我的班主任是个美女老师,倒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只是校长坐不住了,因为从另外的角度看,学生呆在家里由家长教,比在学校学得更好,就是在挑战学校的教学水平,也就是挑战校长的能力。

于是校长找我爷爷谈,还是让我回学校上课,大概也是要和气一点的了。

我相信爷爷大概是觉得当年这个意气,还是有让我冒险的成分,假如我因为呆家里而成绩跟不上呢?所以有了那番谈话。

又想起他05年还跟我说了另外的话,大意是,不要太在意家族的事情,以免被这边牵绊着个人发展。也许,这是一种弥补吧。

无论如何,爷爷是我小时最亲的亲人,一起睡一起看果园,我跑步他骑车,度过一个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猴年春节,清迈

年廿八在家里时就开始发高烧了,总的感觉是被CC残存的病毒传染了。除夕当天出发,带了点退烧药,打算入境前吃点。不过后来发现海关基本不在意。

除夕晚上到的清迈,在一个德国人开的小酒店住了下来。大年初一早上发现烧得还是很厉害,不得不去医院,当地的ram hospital。

确诊流感的方式是用棉签探了鼻孔,拿去化验,不消半小时就确诊了A型流感。开了药,下午就继续去玩。

这次的流感很疯狂,好多年才有烧这么高的。

下午去了骑大象。年初二去逛了寺庙。

image

小酒店的院子

image

CC在蛇口码头

image

骑完大象玩大象

清迈的佛寺很多,也许整个泰国都如此,随便逛逛就是三四个寺庙。清迈的西方人很多,而真正愿意进庙的多是东亚人。

image

一个规模较小的庙

image

比较著名的浮屠,不让拍婚纱照

image

美,夕照庙顶

补几篇

直到这个月初,才发现vps的服务被停了。

vps的客服没有中文服务,到后台看,发现是过年期间,我的vps主机被黑了,被用来发垃圾邮件。那时候我正在清迈发高烧。。。

不过很奇怪他们为何不邮件通知我,而只是在内部的ticket系统中提示。于是我质问为何封禁前没有邮件通知。客服也反复纠缠说他们如何发现被黑如何通知的过程。而我只收到付款邮件而从未收到封禁前的警告。当然不爽了。

后来我再检查一下,原来他们处理此类事件的发件邮箱居然是trash@vps.net,本身就被我的邮箱系统当成trash了。

死无对证,于是我让他们打开,赶紧备份了,然后就关掉,不再用了。然后把paypal的自动续费协议终止了。

这几天就反复收到他们的续费通知,那就不理了。

也没研究多久,直接就开了bluehost的虚拟主机。vps太烦了,自建vpn又多事(没想到这几天vpn全面被封)。于是只做web服务,把wordpress等重新上传一遍,我是最烦升级的,所以没想做什么升级。

一买就买了3年,主要是想着大厂商质量还可以吧。

顺手把一些代码、数据库优化了一下,是时候练练手,免得手太生,读不懂新的技术。

回头再补几篇2016的blog。

毛里求斯游记(六)

后面两天的活动我们基本上都在酒店及附近休憩了,各有差异,就不叙说。

毛里求斯整体来说还是一个非洲国家,以黑人居多,但人均收入居世界前50,跟卢森堡差不多,因此不要把人家看成穷国。

本土的宗教是印度教,各处的小宗教建筑跟中国的土地庙差不多。当然作为游客,基本上感觉不到,因此本地人的生活圈跟游客差异颇大。

离开的时候,发现好多国人是买了船模托运的,船模好大啊,只好祝福他们买的不是Made in China。

 

 

20140727-083910.jpg

20140727-083923.jpg

20140727-083938.jpg

20140727-083959.jpg

20140727-084012.jpg

毛里求斯游记(五)

看海豚

坐船出海看海豚,是那种双体船,坐了30人左右,西方人印度人和中国人,也确实见识了所谓毛里求斯的四个游客来源:法国、俄国、印度和中国。

到了海豚出没的地方,有十几条船在那里等着看,海豚出现比较飘忽,我感觉它们并不抗拒人类的这种骚扰,如果不喜欢,早就迁徙了。

各条船也比较有默契,只要海豚在船边出现过,跳起过,那这项活动算结束了,于是就出发去其他海域,进餐,然后再去一个海岛上休憩。

这样就是一天。

这边的饮食不会太追求各种奇特的海产,即使吃鱼也是吃大鱼,而酒就比较多,在鹿岛上我们喝的是当地的朗姆兑可乐,在海豚湾我主要喝当地的Phoenix啤酒,船长也提供各色的其他酒。

双体船限30人,行程包了午餐和免费酒水

双体船限30人,行程包了午餐和免费酒水

这个海域的游艇以双体船居多

这个海域的游艇以双体船居多

海水更蓝绿

海水更蓝绿

海上告示,无非是不能做生火之类的勾当吧

海上告示,无非是不能做生火之类的勾当吧

毛里求斯游记(四)

路易港、购物以及红顶教堂

相关的旅游服务是在淘宝上购买的,早上司机在前台接我们出去了。路上基本上都是甘蔗田,也有糖厂,很香的蔗糖的味道。

开了一个小时左右到达路易港,阳光很灿烂,我们逛了waterfront,其实就是码头了,然后就去当地的中央集市,所谓的central market,卖的东西跟国内菜市场差不多,个头偏大。我们打算之后去SuperU购物,所以在路易港没买太多东西。

然后跑到山上去鸟瞰整个城市,中规中矩,跟个南山区差不多。

路易港透着一股大航海时代的味道,事实上也确实行使了印度洋中转站的角色。海边和山顶都有炮台,waterfront附近就有赌场Casino,所谓的水手销金窟。

路易港是英法争夺全球海权的非常重要的一环,从英法间易手,因此英法皆有痕迹。但60年代独立之后,最多的势力变成本土的银行了,路易港的几大高楼都是当地银行的建筑。

港口还有高高的圆柱仓库,司机充当了导游,给我们讲,那是存储糖用的,这样货船到港就可以装货。

然后去了SuperU,一个shopping mall,我们在那买了土特产以及两只龙虾等等,打算回酒店自己做来吃。

午饭后去了红顶教堂,很震撼的颜色对比,北欧的红屋顶和热带海洋的大蓝天,绿色的海洋,童话的画面。就是有些流浪汉在那里晒太阳比较不协调。

因为昨夜看世界杯决赛熬夜了,状态很不好,回程过程中晕车了,到了酒店把中午的pizza差不多吐光了。

据说是陈小春结婚的地方

据说是陈小春结婚的地方

路易港真不大

路易港真不大

两旁都是甘蔗田

两旁都是甘蔗田

大航海时代!

大航海时代!

水手的销金窟

水手的销金窟

现代港口,不过跟珠江口的码头没得比!

现代港口,不过跟珠江口的码头没得比!

红顶教堂附近的景色

红顶教堂附近的景色

 

毛里求斯游记(三)

鹿岛

原名叫Ile Aux Cerf。中国人译成鹿岛,结果酒店的黑小伙就直接问,“Ludao?”,离酒店也就15分钟的船程,鹿岛是个长条状,其中有一部分是Private part,提供高尔夫服务,其他的都是公共的。

岛上有树林和沙滩以及一个酒水吧,还有些拓展的项目,不过真正的活动在鹿岛附近的水域和其他岛。

我们一上岛就被项目掮客盯住,磨了好久在岛外的水上平台上玩了parasailing,然后中午又坐另一条船去另一个人更少的小岛上去吃BBQ。

这边的水也挺清,鹿岛的沙还算细,但人少的岛就有点略粗,而且海胆之类的太多,需注意脚下安全。

parasailing

鹿岛上的水上项目

 

BBQ

一开始不知道要开那么久的船,还以为几分钟就到了

海蜇

好多的海蜇,真想拿回酒店吃了

海星

海滩上干了的海星

海胆

后来坐玻璃船才知道这里海底海胆有多么普遍

 

鹿岛对面的小岛,退潮的时候可以走过去,不用涉水。

鹿岛对面的小岛,退潮的时候可以走过去,不用涉水。

 

沙滩椅后来说要收费,还不如回酒店的沙滩晒

沙滩椅后来说要收费,还不如回酒店的沙滩晒

 

毛里求斯游记(二)

去酒店是旅行社安排的拼车,我们三对去的酒店各异,但都在一个区域。我们的酒店叫Anahita,是四季旗下的,据说中国人很少(老婆特意选个中国人少的,也不考虑她一句话不说的英语和我动不动就听不懂的尴尬)。不过每天吃饭我们都能看到一两桌也是中国人。

接待生是个很精明的黑小伙,居然汉语说得很好,原来是在法国驻华大使馆工作过。后来问起他为何回毛里求斯,大概也是希望回自己国家发展吧。

Anahita就是个度假村,很多房子都卖出去然后交给酒店管理、出租,有一批别墅都卖掉了,60%~70%是中国土豪买的,最贵的是2.5m Euro。还好。

到酒店我一直纳闷人家为什么跟我说Good morning,回头看看自己手机,原来是因为没调到当地时间。。。中午随便吃点什么,下午就开始午睡,倒时差。

几天的行程是:

  • checkin,休息
  • 鹿岛
  • 路易港、SuperU、红顶教堂
  • 游艇看海豚
  • 酒店休息,SPA,酒店的其他项目
  • 再去一趟鹿岛,checkout

 

毛里求斯游记(一)

说是游记,我是不想写成流水账。跟朋友们说,夸张点就说自己是去非洲度假(什么,度假居然跑去非洲?!),我要的就是这种夸张的效果。

其实毛里求斯位于印度洋,在马达加斯加的东边,南回归线附近。马达加斯加和毛里求斯之间还有一个法属的留尼旺岛。

虽然深圳已经有直航了,但我们订得比较早,从香港走,坐的是毛里求斯航空。航程9小时。国内其他城市也有直航,但必须注意的是,航线的角度基本上是香港–路易港的延长,因此航程也会增加2~3小时。(所以北京飞时间还是很长的)

毛航不是天合也不是星空,所以无法积分。省省。但想积分的可以选深圳的南航……

我们的机票是在途牛上订的,和Anahita酒店的套餐一起。说回这些网络服务,真是太方便了,我们的组合是:

途牛:机票和酒店
淘宝:每日活动

毛航的飞机餐还不错,当然了从香港出发跟路易港回来差别也有点大,毕竟香港是美食天堂啊。有红酒和啤酒。另外,毛国的人普遍身材好,所以碰到胖子坐旁边的概率低,对于飞美国的经济舱,我想起来都怕怕啊。

航班上中国人还是挺多的。毛里求斯的国际机场其实不在路易港,离路易港有四分之一个岛的圆周。但是航班上总要说明去哪个城市吧,毛里求斯没有别的城市了,就到路易港吧。

机场他们都说小,我看够用就可以了,作为一个国际机场足够了。入境时基本不问问题,因为免签,所以给酒店预约单,往返机票,健康申报,人家就一个字,go。老婆的护照从此告别白本。

出来换卢比(Rupee),缩写是rs,一美元换29.x卢比。购物的时候我们喜欢把价格除个5,当成人民币价格判断贵不贵。。。我们带零散的美元少了,其实多带一些1美元的钞票比较好,因为给小费的问题,我们到了三天才看见25Rs的纸钞,之前一直用50Rs给小费,如果有1美元的话,就给1美元好了。

 

 

 

01年推研时候的梦

原来发表在水木marvel版,收精了,令狐冲搜索的时候发现,想象力和梦境的精细程度让我现在印象也相当深刻,所以再贴一次。

推研期间做的怪梦,大概是。

在一个群山环绕的湖里,我和若干的异人镇守这一个异域。

湖是分作上下两层的,下层困着一条恶龙。

而,上下层间有铁链封锁着关卡。

铁链阵假如全操作的话,能够支持整个湖面,令湖面的重物不下沉。

我经常和伙伴们在上层湖壁的石洞中游玩,就是潜水玩,有时候开动机关,看着铁链从上下层湖间升起,情景甚是壮观。

不过封锁巨龙的那一段我们从来不敢碰,而巨龙的咆哮时而让我们恐惧地跑上水面。

一日,异域来了几个我们讨厌的冒险者,而我们恰好把铁链的全操作开动了,结果他们在湖面上行走,甚是得意。

当我接到消息,迅速从湖壁飙出来,见到我的伙伴,一个狠心的人,在劝说冒险家离开无效的情况下,把全操作关闭了,结果他们陆续的沉下去,有一个身法不错的,居然逃到了操纵的石壁附近。

而让他找到了铁链的另一个按钮,把它按下去了。

我从来没有用过这个按钮,但发现有点不对的时候,马上潜入湖中,发现那封锁巨龙的锁链已经消失,一个长长的黄绿色的身体在上升。

等我升出水面,巨龙在湖的另一侧的上空,喷出一个巨大的水花,伴随着道道彩虹和金光,好在我们的人都在这一头,没有受伤。

由于放走恶龙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我决定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