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日期与心情

危机感与日俱增

自从小宝出生,我感觉自身的危机感越发重了。一方面的原因是供职的公司业绩下滑,另一方面则是同龄人之间成败已经分野,碌碌无为意味着失败,这就是所谓的中年危机吧。

同时,放眼望去,再去给一家类似规模的公司打工似乎并不是我的意愿所在,而创业本身,有想法有执行力之外,运气却是我不敢保证的。

说回当下的环境,我是看到目前很多方面都比较落后,存在改进的空间,然而处于政治及势力划分的原因,业务落在不同的也许并不是最佳的人的管理范围,从而导致在面向竞争对手强有力的挑战时,这些业务环节在不经意之间成为了短板。这些短板有可能导致一个项目或一个市场的失败,如果成功了,那一定是竞争对手的短板比我们更多。

要承认自己的不足并不容易,一个曾经辉煌的团队去承认比个人承认更为困难。我碰到的问题还存在于满目的自大,各人认为以往的经验牢不可破,包括自己的认知,随着团队平均年龄的提升,这也许是非常可怕的执念。

如何跳出框框成就新的事业?现在的社会已经陆续碎片化,我目前看到的情况是,更多的是以小团队–个人的方式去选择方向,只有陆续接近成功的时候,才会有进一步的回归到传统企业/公司的组织形式。内部创业是一种形态,但也许并不是最佳的形式。

香港打疫苗

深圳尚未完善的地方就是这样,明明希望推广新的疫苗,但是总是没货。迫不得已,要带小宝到香港去打。老婆效率也算很高了,户口是我去操作的,社保卡、身份证、港澳通行证、护照等都是她给小宝办下来的。

卓政之类的地点不合适,而且溢价太高。于是找了上水一家诊所,有儿科博士坐镇的。打电话过去问了,有疫苗。(五联、十三价、轮状)

于是10点多带着小宝,叫了个出租车就到福田口岸了。周日的上午过关的人不多,11点多就到了上水。先到小宝爷爷奶奶家,把奶瓶什么的先放好。

然后就步行过去诊所。人很多,排队的椅子都坐满了人。拿了个号,就在那里等。爷爷奶奶也跟小宝玩一下,小宝心情很好,一个劲的跟爷爷笑。

排队太慢了,爷爷奶奶就先回去吃饭了。

等到1点钟,终于排到了。医生也把疫苗都准备好。进口的疫苗做得很完善,带疫苗的针管和针头都是一个包装,用完即废弃。

打一个大腿,小宝大哭起来。还有另一个大腿,扶住的时候,小宝已经意识到不妙了,还没打就开始哭。

都打完了,哭个不停。好在还有一管轮状疫苗,口服的。估计是甜的,医生分几次给他喝,就当是打完针的补偿了。

完了,把疫苗的盒子带回去。不过医生要把批次号剪掉。

一个是HK$ 2520.00。

相比打十几次针来说,还是方便省时的。

然后把小宝送到爷爷奶奶那里去喝奶,喝完后就跟爷爷奶奶玩了一会。我们就趁这时候出来补午饭。

回去时发现小宝也玩得很开心,看来陌生环境也没太大影响。

之后就回深圳了。

这就是小宝第一次出关(去香港)。

危机感

人看来是不能闲下来的。最近几个月,主动或者被动地缺席了一些事情,然后加上公司业绩不佳,个人感觉可做的事情并不多,危机感就变得强烈了。

也不是坏事,身处忙碌之中会发现很多事情都是需要去做的,不能回避,而在事外,则可以花更多时间去思考未来,个人的能力以及定位,以求一个理想的将来。

但是危机感仍然是存在的,思考不能代表现实,也不能代表还没到来的将来,时间是值得珍惜的。

后面还是把自己的一些硬实力继续加强,争取成为主方,而不是客方。

小宝终于出生了

周日下午睡午觉,老婆照例听一下胎心,说胎心位置怎么下移了这么多。

晚上我有点困,因为连续多日被CC住院出院复诊等等事情折腾,周六去香港买了铁丸和其他一些待产的东西,周日又带CC去北大医院去复诊。很热。很困。洗完澡10点多一点就上床睡觉,一会就睡着了。

老婆把我推醒,说破水了,我赶紧弹起来,看来是破得挺快。这时候是晚上10:40。要马上去医院了,好在白天把很多准备的物品都挪到车上去了,于是去叫小孩外婆,外婆正在洗澡。我又去看了一下车,好在没被挡。赶紧把东西搬下去,把车开出来一点,车灯打亮,避免被挡。

老婆和孩子外婆都妥当了,就一起扶老婆上车,垫好出发。

老婆还是很厉害的,一边痛一边退掉给CC和其他人买的高铁票,一边打电话给医院的同学安排医生和床位。

医院安排得有点远,开了40分钟才到,好在之前来过一次踩点,不然也要找个半天。这时候已经是11:45。

医生简单检查了一下,让我去门诊敲门办入院手续。等我办完回来,老婆已经推进了产房。想在走廊等一下,护士把我们赶回房间,说是不要挡着医生出入。

于是回房间等,床号是534,是之前跟CC一起玩碰到的数字,印象有点深,因为做了个因式分解534=2*3*89.

辗转了,没睡着,于是坐起来等。1点20左右,老婆打电话过来,让我2:30去产房门口去接她。问她生了没,她说早生了,0:36就顺出来了,3510克。

真利索。待2:30接老婆和小宝回到房间。心中大石算是落了地。

后来问起才知道,原来连侧切都没有,直接撕裂生出来的,算是急产了。出血略多,有500cc的出血。

老婆还是很厉害了,之前CC是剖腹产,这次顺产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是需要补一补。

 

 

土地公公

80年代后期,我们那边生活开始好起来了,这完全得益于改革开放以及靠近香港。经济上升的同时,人们对社会主义信仰本来就不信的情况下,开始恢复了一些传统的活动。我们管理区,每条村,每一坊,都重修了土地庙,里面供奉着土地公和土地婆。庙很小,一般不到两米,面积大概是2mX2m吧。三面是墙,没有门,一般贴一副对联:公公十分公道,婆婆一片婆心。

有了庙,自然要供奉香火,当时是每家每户轮流供奉五天,轮到哪家就发一个木葫芦牌,每天早上就去土地票加香油、点香。

对于我们家,问题来了,我们家里都是不拜神的,我妈也是以无神论自居,我爷爷家里也是不拜神的,我外公家里也是不拜神的。我妈大概是觉得有点尴尬,我没想到她也会有拉不下面子的时候,于是她让我去土地庙去加香油点香。

那时候我哥在外读书,我爸在香港,我还在小学,我是体验主义者,而且这事情不用求人就能办妥。于是我欣欣然操作了五天。当然了,除了加香油点香之外,我还额外多拜了土地几下,祈求一下乡土安宁。

给路人看见,不免传开去,当然了,他们也不会以为有什么可笑的。不过一般来说,这样的活动都是女性家长操作的,而我一个小男生去做,也确实会有点话说。

土地公还是挺关照我,庙前那个斜坡我骑车从来没出过什么事,唯一一次上坡跟一个冒失下坡的自行车撞了,结果他车头都歪掉了,人摔出去,我人车都没事。

现在经过那里,也会念土地公的好,我希望他也念我的好吧。

学憋气

昨晚本来打算在办公室加一小会班再回家。

老婆给我发了一个信息,说CC今天第一天上游泳课,教练教在水里憋气,他没到3秒就冒出来,教练说要回家好好加练一下,要练够10秒钟,并且发视频给他确认。老婆觉得家里人都教不了,让我早点回家给CC练习一下。

于是我就回去了。

CC在院子里疯玩,于是把他叫回家。先是捏鼻子、闭嘴摒住呼吸,看看能否坚持10秒钟,嗯,没问题。然后拿个湿纸巾盖住他口鼻,看看能否10秒钟,他开始露馅了,原来是鼻子忍不住还是想动想呼吸。如是练了两次。

打了盆清水,让CC把脸埋进去试试,他话就多了,比如,你数快一点啊,我说,我用手机来计时;比如水太凉,要温水,我说不行,就是凉水;不要按脖子,我疼,我说,好,你自己深呼吸后把脸放进去。讲了一大轮,才尝试埋进去两次,最多就3秒。

然后在线英语课到了,就先上英语课。

上完英语课,我说,继续联系吧,今天练不到10秒就不要睡觉了。

CC开始说困了,正好外婆又说他中午没怎么睡,就更有理由了,反反复复跟我争,我困了想睡觉为什么不让我睡,明天早上练习好不好?对这样的逃避我一律拒绝。

最后不得不先打了,再说一句废话打一下。如是把他手都打红了。

然后我修改了训练规则,要练20次,每次时间必须比上一次长,否则不算。练到10秒钟可以录像就可以结束。

CC又问了,问什么每次要比上一次长,我说,你玩游戏也知道每次要玩一个更高分啊。再问就打。

CC只好忍着眼泪去练习了,几次就5秒、8秒、11秒,于是我叫老婆过来录像,这次表现得不错,一下就到了16秒。

于是把他解脱了。

他到床上歇了一下,就很开心的出来跟我们说他又不困了。我问他喜不喜欢爸爸,CC很认可。

知子莫若父啊。

 

外公

早上走到沙河西,想起来个事,小时候外公不待见我,主要有一次我去上溪,在他家里呆着,那时候也是6月,荔枝很好,他就叫我去我舅的荔枝树去爬树摘荔枝吃。可是大人的一些矛盾,我是清楚的,为了避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我选择回屋看书。外公后来也回来,发现我没有去摘,有点生气,从此认为我是一个比较废的人,只会看书,必然是个书呆子,有荔枝都不会摘来吃。话从此也传回我耳中,我自然也是不爽。我考虑周到成熟还有错吗?那时候我才7~8岁。

我哥我三个表哥,外公都有指导过他们作文,还是大人的一些矛盾,我就没有接受他的课外教育了。当然了,我也不觉得这有什么。

等到我考大学,前几年几位哥考大学是一年考一个,分数是递减的7xx,6xx,5xx,4xx,标准分。有人不小心说怎么一年比一年低的,我妈就很生气,说怎么可能我会考个3xx。最后我考了8xx。外公也没有太热烈高兴,只是跟我说,“天道酬勤”。

我脾气还是有点像他的。所以互相看不太顺眼。

刚收到通知,外公早上过世了。有点茫然。一方面早上的回忆确实是他对我的遥感,只是我仍然记得的是那些多年前的不大愉快的过往。

愿他老人家安息。

电子产品退回重售成常态?

最近,买了个京东的行车记录仪,主要考虑到可以用手机连接直接获取视频和照片。

但是wifi连上之后,设备却始终连不上?为何?

想起几天前在海边度假屋里使用那个卫星锅的机顶盒时,老板打电话过来,特意吩咐授权过之后如果还不行,请恢复出厂设置。

当时果然不行,于是按个0000进入系统设置菜单,恢复出厂设置就好了。然则,我拿到手的新机顶盒并不是出厂设置啊?

同样的思路,把360的行车记录仪恢复了出厂设置,也变得OK了,一切都很好。

问题就在于,这些到了最终用户手上的电子设备都需要再重设出厂设置,因为他们出厂后被(轻度/重度)使用过。

从一般感觉上,京东的商品这一块还算正常,折扣也算正常,但不会注明是重销售产品。而亚马逊的折扣相当大,细心一看,原来确实是重新销售的退换货。

至于愿不愿意购买,消费者就自行决定了。

如果说是淘宝,低于正常价格的,基本上都是翻新货或者二手货了。

夬卦

之前为某种关系占了一个卦,是夬卦。

周易卦辞:

  夬:扬于王庭,孚号,有厉,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

  初九:壮于前趾,往不胜为吝。

  九二:惕号,莫夜有戎,勿恤。

  九三:壮于 ,有凶。 君子 ,独行遇雨,若濡有愠,无咎。

  九四:臀无肤,其行次且。 牵羊悔亡,闻言不信。

  九五:苋陆 ,中行无咎。

  上六:无号,终有凶。

而一般的算命卦辞是:

卦辞:风刮乱丝不见头,颠三倒四犯忧愁。慢行缓来头有绪,急促反惹不自由。

看来这个上六影响很大,尽管从第一到第五都是阳爻,都没有问题,但终有凶。如何破?

北宋易学家邵雍解

排除决去,必须刚断;始吉终凶,谨慎自重。

得此卦者,大运将过,困难将至,宜提高警惕,谨言慎行

邵雍说的就是谨慎,没人能预测上六带来的困难有多大?只好谨慎从事。

———–

就目前的情形来看,多做是不是会多错?谨慎从事是不是会导致结果来得太慢?需要争取一些什么吗?

 

 

迪斯尼和邮轮游

今年春节和老婆儿子去上海坐邮轮,登船前一天去了上海迪斯尼。人好多好多。几个热门项目基本上是不打算排的200分钟,加上天气冷,在寒风中排队可不是让人开心的事情。

跟CC两个人玩了探险家联盟,CC胆量还是可以,除了最后的绳桥,8根索的没法跨过去,走了10根索的,其他的都顺利通过了,差不多是被我推啊推啊过去的,哈哈,就是没有犹豫的时间。

一直等10点半的班车回酒店,走之前还去打了两次的巴斯光年。CC第一次还不会开枪,第二次就比较熟练了。

邮轮游第一天上船,第二天济州岛,第三天福冈,第四天纯海上,第五天下船。

日本的当地导游的水平比韩国的高不少,但我后来发现那是统一的套路,一步步烘托游客对购买日本产品的意欲,然后不经意之间加强对他推荐的产品的信心,只要你认真听下来成交的机会就很高。

CC对岸上的项目没什么兴趣,在船上就是反复想泡泳池,前后加起来泡了3次了。

这次旅程发现CC变得非常的喜欢顶嘴和反问,简单说来就是不听话,被我脱了裤子打了几次屁股。有一次打得大哭,眼镜旁边都出了紫癜。

大海上看星星还是很不错的,只是这个季节,海上薄云比较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