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养随慌

粤语里面用字其实很多,跟广东乡土各处的历史也有关系,不一定都一样,比如这个“慌”,用来表达害怕、担忧的意思,其实广州一般都只保留一个“惊”字,我也不知道我老家是不是该用“慌”,因为发音更接近于“狂”,然而”忹”字只有狂的意思,而没有害怕的意思,因此暂时先写成慌。

回到正题。

我昨天陪阿妈回到老家,又回到那座陪伴我度过彷徨无助和奋发图强的房子,在小书桌面前整理几十年来的照片,心中不由惆怅。这小书桌前,我一直认为是那时候白沙最好风水的座位,坐在前面,无论什么思想都能都进去,无论什么公式都看得懂,抬头可看到楼下敲门的人,坐下则迎来凉爽的风。

在这里自己把中学的知识融会贯通,也把自己的心性调养妥帖。

照片里面的过去也很多,在村里的兄弟姐妹,到镇上到市里的中学同学好友,大学里面的活动交游,历历在目,只是光阴已经过去30多年了,再过几个月就是39岁了。

阿妈也老了,年轻时候一个人在白沙,含辛茹苦养大了我们几兄弟,过程中还操办好这座房子,美好的回忆敌不过岁月,白发只多不少,动作慢了,记性也不好了。

翻到和阿妈、外婆分别抱着我和我哥的黑白照片,阿妈说我出生时头平顶正,比CC和小宝脑袋都好看,加上眉清目秀,我外婆说我会很聪明,但是随养随慌,就是身体会不大好,一边养大一边害怕养不大。我说,也确实,我对童年开始记事后的事情很有印象,小学大量的请病假,四年级就留医了一次,五年级把门牙磕破(补了两次,最终拔掉种牙),这算是开始破了这个不好的运气。初中因为别的事情被迫转校。到高中生那个小病则是癣疥之疾了。我妈说,小时候确实经常感冒,但都不算大事吧,总的来说还是让人很担忧,疥疮确实没什么。

我突然想到,那时候得了疥疮然后回家不小心也传给阿妈了,搞不好就是那一次开始就把这种身体上的坏运气传给她了,然后她就发作了十多年的湿疹。只是想想,没说出来。我知道虽然我们过去都不相信神佛,但是传统的因果、运势之类,确实经常有想。

好就好在,我顺利考上最好的大学,然她和阿爸在白沙平淡而略有不足的生活有快乐,家乡的人也不再用不顺的眼光,而改成略带敬意。也许阿妈会认为这一切是值得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