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香港

香港打疫苗

深圳尚未完善的地方就是这样,明明希望推广新的疫苗,但是总是没货。迫不得已,要带小宝到香港去打。老婆效率也算很高了,户口是我去操作的,社保卡、身份证、港澳通行证、护照等都是她给小宝办下来的。

卓政之类的地点不合适,而且溢价太高。于是找了上水一家诊所,有儿科博士坐镇的。打电话过去问了,有疫苗。(五联、十三价、轮状)

于是10点多带着小宝,叫了个出租车就到福田口岸了。周日的上午过关的人不多,11点多就到了上水。先到小宝爷爷奶奶家,把奶瓶什么的先放好。

然后就步行过去诊所。人很多,排队的椅子都坐满了人。拿了个号,就在那里等。爷爷奶奶也跟小宝玩一下,小宝心情很好,一个劲的跟爷爷笑。

排队太慢了,爷爷奶奶就先回去吃饭了。

等到1点钟,终于排到了。医生也把疫苗都准备好。进口的疫苗做得很完善,带疫苗的针管和针头都是一个包装,用完即废弃。

打一个大腿,小宝大哭起来。还有另一个大腿,扶住的时候,小宝已经意识到不妙了,还没打就开始哭。

都打完了,哭个不停。好在还有一管轮状疫苗,口服的。估计是甜的,医生分几次给他喝,就当是打完针的补偿了。

完了,把疫苗的盒子带回去。不过医生要把批次号剪掉。

一个是HK$ 2520.00。

相比打十几次针来说,还是方便省时的。

然后把小宝送到爷爷奶奶那里去喝奶,喝完后就跟爷爷奶奶玩了一会。我们就趁这时候出来补午饭。

回去时发现小宝也玩得很开心,看来陌生环境也没太大影响。

之后就回深圳了。

这就是小宝第一次出关(去香港)。

平等权利

每天上班的过程,我都是从南坪转皇岗路进关,送我太太到上步,然后再自己走滨河滨海,直到南山。

滨河滨海的信号很好,足以收到我想收到的香港电台,每天都听两个小节目,一个是香港电台第五台的报章摘要,另一个是新城财经台的香树辉Kingking倾。

港台的报章摘要偏向于政论和社论,而近几个月焦点则在双普选以及占领中环的讨论。在某个层面看,这是一个拉锯的过程,争论/争执不过是表达对北京的不满,反对派争取这些的基础是,能否做到人人一票,每票同权,这样选出来的特首才能有公信力。然而北京的顾虑在于,即使给你双普选,那么目前还说能够行使否决提名,但将来也难保要再争取取消北京的否决能力。所以这是一个拉锯,也让社会继续撕裂。

但目前每票同权则是一个貌似很正确的诉求,因为公民权都不希望被代表。

再回头看看香树辉节目中提及的阿里巴巴港交所上市谈不拢的问题。港交所同样要求的是同股同权,则股票在公司的投票权上平等。而阿里巴巴则希望仿效美国流行的合伙人制,避免被无知而短视的资本将公司长远规划打乱。最终没谈拢。

马云说过,国家无论何时需要支付宝,都可以捐出。这种行为也许合伙人制下还是可以保证对国家的忠诚,但同股同权的情况下,则大谬。

坚持平等股权,则失去阿里巴巴在港交所上市,港交所称霸全球的大好机会,也失去了发财的机会。

对比两个事情一起看,现在的香港人作为一个整体是时候做出抉择了,到底是发展和钱重要呢,还是平等权力更重要,后者也许短期内并不会给香港带来正面的作用。

但香港人注定不会是一个整体。

Snowden

周一也就是端午假期的第一天,在百安居挑马桶的时候,刷了一下微博,发现这个叫斯诺登的美国特工跑到香港爆美国政府侵犯隐私的大锅。

接下来的几天,虽然斯诺登没有更多的情报,除了特别说出美国对香港的情报监听之外。
更多的进展是美国媒体、公众,香港媒体、公众的看法。

香港激烈的民众自然是希望香港能与美国对抗,拒绝引渡斯诺登。而跟亲中一样,任何公开的亲美同样是不受欢迎的。

说回媒体,水果日报噤若寒蝉,既不敢说要求港府引渡,因为这会被扣亲美帽子,也不敢说支持不引渡,这样不合立场。而亲中报纸也看不懂北京的指示,也只是说你看美国人其实天天都在入侵和搜集我们的情报,还污蔑中国资助黑客。

真正有意义的是中立报纸,从民意出发,从香港的国际形象出发,是否一个真正被全球所信赖的自由港,取决于梁政府这次的抉择。

这是梁政府翻身的一个机会。

引渡斯诺登与否并不会对已经发生的泄密有任何的补救,美国也知道这一点。而梁真正需要的是斡旋华府,安顿斯诺登在香港的同时,让美国人也不要那么难堪。

最终梁选择了交由法院处理。
目前看不出这一招是否足够好。

北京态度也有些暧昧,习刚访美,跟奥巴马会面,这事情相当考验北京的政策。

安纳博格庄园一面,老大哥们商量的正是互相交流如何控制恐怖主义以及自定义的恐怖主义,中美在这个问题上必然是合作,而不是攻击对方侵犯隐私。

低俗喜剧

今天在PPS上看了低俗喜剧。该片的成功关键在于杜汶泽,而不是其他,也跟彭浩翔关系不大。
总的来说是一部很一般的搞笑片,而香港则好久没出现过这样的电影了。

骡子的情节确实很恶俗,不过放这个框架底下还能感觉稍和谐。
总的来说还是有点不痛不痒,很难能放声大笑,于是往一点点文艺上靠了。

陈静的表演不错,当然了,换个同类型的女演员也不是太大的问题,角色要求不高。

今天去了趟HK

先是陪我妈去看我爸,然后陪我妈去把回乡证换了。

然后去又一城转了一圈,然后去中环坐缆车上太平山。

看看沧桑,看看中环广场,看看那些可以一下子让人憧憬着成功的名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