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白沙

随养随慌

粤语里面用字其实很多,跟广东乡土各处的历史也有关系,不一定都一样,比如这个“慌”,用来表达害怕、担忧的意思,其实广州一般都只保留一个“惊”字,我也不知道我老家是不是该用“慌”,因为发音更接近于“狂”,然而”忹”字只有狂的意思,而没有害怕的意思,因此暂时先写成慌。

回到正题。

我昨天陪阿妈回到老家,又回到那座陪伴我度过彷徨无助和奋发图强的房子,在小书桌面前整理几十年来的照片,心中不由惆怅。这小书桌前,我一直认为是那时候白沙最好风水的座位,坐在前面,无论什么思想都能都进去,无论什么公式都看得懂,抬头可看到楼下敲门的人,坐下则迎来凉爽的风。

在这里自己把中学的知识融会贯通,也把自己的心性调养妥帖。

照片里面的过去也很多,在村里的兄弟姐妹,到镇上到市里的中学同学好友,大学里面的活动交游,历历在目,只是光阴已经过去30多年了,再过几个月就是39岁了。

阿妈也老了,年轻时候一个人在白沙,含辛茹苦养大了我们几兄弟,过程中还操办好这座房子,美好的回忆敌不过岁月,白发只多不少,动作慢了,记性也不好了。

翻到和阿妈、外婆分别抱着我和我哥的黑白照片,阿妈说我出生时头平顶正,比CC和小宝脑袋都好看,加上眉清目秀,我外婆说我会很聪明,但是随养随慌,就是身体会不大好,一边养大一边害怕养不大。我说,也确实,我对童年开始记事后的事情很有印象,小学大量的请病假,四年级就留医了一次,五年级把门牙磕破(补了两次,最终拔掉种牙),这算是开始破了这个不好的运气。初中因为别的事情被迫转校。到高中生那个小病则是癣疥之疾了。我妈说,小时候确实经常感冒,但都不算大事吧,总的来说还是让人很担忧,疥疮确实没什么。

我突然想到,那时候得了疥疮然后回家不小心也传给阿妈了,搞不好就是那一次开始就把这种身体上的坏运气传给她了,然后她就发作了十多年的湿疹。只是想想,没说出来。我知道虽然我们过去都不相信神佛,但是传统的因果、运势之类,确实经常有想。

好就好在,我顺利考上最好的大学,然她和阿爸在白沙平淡而略有不足的生活有快乐,家乡的人也不再用不顺的眼光,而改成略带敬意。也许阿妈会认为这一切是值得的。

土地公公

80年代后期,我们那边生活开始好起来了,这完全得益于改革开放以及靠近香港。经济上升的同时,人们对社会主义信仰本来就不信的情况下,开始恢复了一些传统的活动。我们管理区,每条村,每一坊,都重修了土地庙,里面供奉着土地公和土地婆。庙很小,一般不到两米,面积大概是2mX2m吧。三面是墙,没有门,一般贴一副对联:公公十分公道,婆婆一片婆心。

有了庙,自然要供奉香火,当时是每家每户轮流供奉五天,轮到哪家就发一个木葫芦牌,每天早上就去土地票加香油、点香。

对于我们家,问题来了,我们家里都是不拜神的,我妈也是以无神论自居,我爷爷家里也是不拜神的,我外公家里也是不拜神的。我妈大概是觉得有点尴尬,我没想到她也会有拉不下面子的时候,于是她让我去土地庙去加香油点香。

那时候我哥在外读书,我爸在香港,我还在小学,我是体验主义者,而且这事情不用求人就能办妥。于是我欣欣然操作了五天。当然了,除了加香油点香之外,我还额外多拜了土地几下,祈求一下乡土安宁。

给路人看见,不免传开去,当然了,他们也不会以为有什么可笑的。不过一般来说,这样的活动都是女性家长操作的,而我一个小男生去做,也确实会有点话说。

土地公还是挺关照我,庙前那个斜坡我骑车从来没出过什么事,唯一一次上坡跟一个冒失下坡的自行车撞了,结果他车头都歪掉了,人摔出去,我人车都没事。

现在经过那里,也会念土地公的好,我希望他也念我的好吧。

外公

早上走到沙河西,想起来个事,小时候外公不待见我,主要有一次我去上溪,在他家里呆着,那时候也是6月,荔枝很好,他就叫我去我舅的荔枝树去爬树摘荔枝吃。可是大人的一些矛盾,我是清楚的,为了避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我选择回屋看书。外公后来也回来,发现我没有去摘,有点生气,从此认为我是一个比较废的人,只会看书,必然是个书呆子,有荔枝都不会摘来吃。话从此也传回我耳中,我自然也是不爽。我考虑周到成熟还有错吗?那时候我才7~8岁。

我哥我三个表哥,外公都有指导过他们作文,还是大人的一些矛盾,我就没有接受他的课外教育了。当然了,我也不觉得这有什么。

等到我考大学,前几年几位哥考大学是一年考一个,分数是递减的7xx,6xx,5xx,4xx,标准分。有人不小心说怎么一年比一年低的,我妈就很生气,说怎么可能我会考个3xx。最后我考了8xx。外公也没有太热烈高兴,只是跟我说,“天道酬勤”。

我脾气还是有点像他的。所以互相看不太顺眼。

刚收到通知,外公早上过世了。有点茫然。一方面早上的回忆确实是他对我的遥感,只是我仍然记得的是那些多年前的不大愉快的过往。

愿他老人家安息。

别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无聊翻翻关于东莞的新闻,看到这么一条:

http://news.sina.com.cn/o/2008-12-25/040614932326s.shtml

=============================以下为引文===========================

放弃城区源于东莞规划要求

  12月21日,穗莞深城际轨道开工,但城轨放弃东莞城区,改道沙田、洪梅等镇的设计引起网友和市民的强烈反响。

  网友和市民纷纷反映,城轨放弃东莞城区,改道沙田、洪梅等镇,将极大增加市民去广州和深圳的出行时间,对东莞经济的发展也有影响,建议重新恢复原有线路或者修改规划方案。

  昨日,广东省铁路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负责穗莞深城际轨道交通项目的有关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放弃城区源于东莞规划要求。

  是否增设道滘站还在论证

  为何城际轨道放弃城区?

之所以改线,是东莞市有关部门提出了申请。

负责穗莞深城际轨道交通项目的有关专家告诉记者,城际轨道线路走向和站点的确定,先是由设计单位勘察设计,再进行现场核对,然后与地方政府、规划部门进行磋商。

  

一般情况下,城际轨道经过市区,肯定会给市区的经济发展和市民出行带来很大益处,但东莞方面提出,城际轨道和R1、R2线的部分路线重合,城区的客流可以通过R1、R2线输送到城际轨道上下站点,为了不重复建设,只能放弃望牛墩、道滘、汽车总站、会展中心,改道沙田等镇。

  东莞市城建规划局有关人士表示,现阶段路线方案、站点设置和铺设方式尚未完全稳定,亦不排除在道滘增设道滘站的可能。

  而广东省铁路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也表示,道滘站的设立还在研究,设计院也正在做方案,但最终结果如何还有待实地勘测和论证。

  该负责人还表示,现在公布的线路也不是最终的轨道路线,站点在具体位置上下站在虎门商贸城、长安步行街的什么位置还要重新核实。

  城轨东莞段明年春天开工

  按照规划,穗莞深城际轨道交通项目将在2011年底正式开通。记者从东莞市国土资源局获悉,目前东莞已基本完成穗莞深城际轨道交通在东莞段项目用地的量算。广东省铁路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也表示,过了农历新年,东莞段将正式开工。

  由于穗莞深城际轨道建设的总投资约达196.98亿元。该负责人表示,城轨在各个城市的路段主要是省政府和地方政府出资,但还需要一定的社会投资,欢迎东莞的投资者参加到建设中来。

  还有哪些建设利好东莞?

  珠三角地区紧密相连的一体化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还在不断完善,昨日,记者从有关部门获悉,广州(东莞)至惠州城际轨道交通的建设正在进行,而广深港客运专线东莞段拆迁征地工作也基本完成。

  广州(东莞)至惠州城际轨道交通

  东莞到惠州只要半小时

  据了解,广州(东莞)至惠州城际轨道交通项目将于明年上半年开工,其中,东莞至惠州城际轨道交通自广州地铁5号线鱼珠站起,利用穂莞深城际至洪梅站,正线全长98.977km,其中东莞市境内长70.817km,惠州市境内长28.160km。此项目可行性研究已经通过专家组的评审。

  由于莞惠城际轨道是高速铁路,全天候班次,几分钟一趟车,非常便捷,平均时速140公里,按照这个速度,惠州市民可以半小时到东莞。

  广深港客运专线东莞段

  拆迁征地基本完成

  昨日,记者从有关部门获悉,广深港铁路客运专线东莞段的拆迁和建设工作也正在进行。

  据了解,沿线征地拆迁安置用地涉及虎门、沙田和长安3个镇,目前,沙田和长安的拆迁工作已经完成,虎门还有2个地块正在进行拆迁。

=============================以上为引文===========================

虽然去年方案已经落实,然而世事难料,各种关系和力量此消彼长的情况下,线路改动是很正常的。这次莞城附近的改道很可能就有利益方面的冲突在里面。因为以我的经验看东莞官员的脾性,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做出主动的修改,基本上不可能。

我希望的是在动工的时候,白沙的建站计划不至于被影响,不然村民们地没了,地方也旺不起来的话,后果可不堪设想。希望是杞人忧天,不过目前看来,一切皆有可能。